舞若小说网

第十四章:燕泊渚上,鱼垂四海

  对方一身藏青色高领长袍,神似中世纪西方祭司之类的穿着。
  脸上,还带着羊角面具。
  “什么人?”方杨下意识问道。
  声音出口,意识暗暗探出,试图查探对方修为。
  只是在接触到来人身体时,却感受到一股排斥之意,阻绝他的感知。
  可以猜出,对方身上要么有隔绝别人意识的灵宝,要么,就是修为境界和自己相当甚至超过。
  方杨顿时打起了精神,万分戒备。
  “我可以帮你。”
  在长达半刻钟的对峙后,来人终于出声。
  声音是烟嗓,很低沉。
  明显,这人刻意不想暴露身份,通过真气暂时改变了原有的音色。
  “有什么条件?”虽然不知道对方身份,但方杨还是被他话语里的内容吸引。
  “我要你杀仙师。”
  “帮我?”方杨将如今的小眼眯成了一条缝,轻哼一声,“你不知道我是谁吗,就说帮我,难不成和道院有仇?”
  “你很聪明。”来人沉默了一会,才继续开口,他没想到,邪灵竟然会有那么强的思维能力,“不多废话,我可以助你脱困。”
  屋内续上油灯。
  坐在柜台前。
  ......
  夜风微冷,回到了自己的闺房。
  那一块的皮肤,变得枯槁,像是风干的老树皮,和其它地方的娇嫩白皙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在石臼下,她闻到死婴身上的血气,现在,皮肤也随之出现老化。
  铜镜里,清晰倒映出自己的面孔。
  燕九月抬起微微颤抖的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
  她定神看着镜中的自己,
  年轻、端庄、活力.......
  她从瓶子里倒出不知名的绿液,涂在那一块受损的皮肤上。
  神奇的事情发生,没过几秒,老化的肌肤重新变得娇嫩。
  “十年、二十年,还是忽然间......”
  “朝生暮死,生如浮游......”
  可是,她的眼神却一点点变得空洞和木然。
  “我还能活多久?”
  豆大的泪珠,从眼角滚落,滴躺在柜台铺张开的油画上。
  画里,头发花白的年轻女人,姿容秀美,好像在冲着自己淡淡微笑。
  “我还能活多久.......”
  她反复呢喃,宛如魔怔。
  燕泊渚上,渔垂四海。
  “你真的是别人的‘影子’?”
  画卷的下角,
  一行小字:
  【助力人物4:李子擢——境界:感真——施恩点:无——可偷取修炼中所获真气:0%】。
  来人走后,方杨调出了系统面板。
  屋中,又想起女子的低喃声。
  .......
  而且,系统的机制,只要和自己有交集的人物,都会被备入其中,除非这人的实力比助力栏里的所有人都低,那样才不会被系统计入。
  “李子擢、李子黜.......”
  第四栏,被一个多出来的人名取代。
  对方刻意隐瞒身份,但估计打死也想不到,自己有系统,
  卫索还称呼他为师兄,自己刚穿越来时,就是对方去向老仙师报得信。
  刚刚的神秘人叫做李子擢。
  方杨表情一呆。
  记得道院里,有个叫李子黜的来着,
  这人要他杀老仙师,那肯定是和仙师有仇。
  而且这人应该不会是道院里潜藏的间谍之类的人物,不然一个感真期,藏于山中,怎么可能不被察觉。
  难不成是巧合,撞名了?
  方杨越想越奇怪。
  收掉系统面板后,方杨的目光定格在身旁,
  那里多出了一个小物件,
  不过,
  这些都不重要了。
  晶石通体漆黑,还在发光。
  透明的内部,倒影出一张张狰狞的鬼脸。
  是刚刚的神秘人留下。
  一颗巴掌大的晶石。
  方杨有了一个计划,
  自己是否可以利用魇鬼,帮助自己到千叶子的住处拿到道典?
  据神秘人所言,这个是纳灵珠,里面封禁着七只低级以上的魇鬼。
  这些魇鬼会听从施术者的摆布,为其所用,甚至可以附着人身,从而操纵他人。
  只是,方杨不知道,
  神秘人给他这些魇鬼的真实目的,其实是想让它将其吞噬,从而快速恢复己身,然后去除掉老仙师。
  好像可行!
  到时候管他什么阴谋诡计,自己只要解除禁制就立马跑路,保准谁都别想找到自己。
  所有人都不知道,邪灵依旧是邪灵,只是灵魂却易主了,方杨的生存本能,就是苟着活下去!
  “这东西该怎么用?”
  邪灵是圣贤的负面情绪中剥离的能量体,从某种意义上来讲,邪灵也可以归类为魇鬼,甚至是高等级的魇鬼。
  鬼物相互吞噬,然后壮大自己,是这些负面生物的生存本能。
  那是低等生物对高等生物的本能敬畏。
  方杨将真气灌入其中。
  摆弄着晶石,方杨瞪眼观察。
  里面的魇鬼,好像十分恐惧自己,原本狰狞的脸颊,在和方杨对视后,马上就匍匐了下来。
  “滴答、滴答......”
  黑暗深处,像是有着水珠低落。
  晶石一时间乌光大甚。
  整个灼幽殿被灰色的浓雾充斥,殿内景象变得更加漆黑。
  滴水声戛然而止,伴随而来的还有一声哀鸣。
  有什么东西在眼前一闪,重新躲入四周无光黑暗中。
  莫可名状的恐惧扩散。
  方杨忽得吐出口浊气,真气催动,红色血光从身体内迸发,驱散灰色的雾气。
  所以民间有这样的传闻,一旦晚上,必须留灯,不能发出任何声音,否则魇鬼就会找上你。
  面前召唤出的这只,应该是个野兽死后形成的鬼物。
  “果然。”方杨轻声道。
  这魇鬼惧怕光线,喜欢呆在极致的黑暗里,所以每逢极夜,才是它们最为活跃的时期。
  方杨收敛了身上散出的红色血光,大殿内重归黑暗。
  他把意识外放而出,感受黑暗的一角,蜷缩着一团东西。
  至于滴答的水声,说不定是它嘴里流出的涎液。
  看向声源处,那里留下了一滩浓稠的黑色液体。
  不可名状,狰狞可怖!
  “过来!”
  那是一种方杨从未见过的生物,扁平畸形的下身,头部长满触手,触手遮住口器,所以涎液顺着下颚躺落在地。
  方杨越发确信,这个世界,有着他所不知的很多奇异生物。
  方杨见猎心喜。
  鬼物对他很恐惧,不过听到号令,还是蠕动着躯体,向着他的近前方靠近。
  方杨唤了声,试着指挥这个古怪生物。
  “可以去偷道典了!”
  现在,
  那位叫李子擢的义士,估计打死也想不到,自己培养的魇鬼,会被方杨用来做偷窃之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