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若小说网

第五章:意外开启的上帝视角

  大殿中。
  一周没经擦拭的神像上,已经起了一层灰。
  微光从天窗透出,哗哗的翻书声响起。
  《启玄术》并不厚,方杨在一个晚上就将之读完。
  只是有些晦涩的地方还需要反复研究。
  今天,那只手臂又长了不少,翻动书籍很是利落。
  他大概了解到这个世界的修炼体系。
  从最开始的淬体打磨根基,当身体达到一定韧性后,就可以在体内凝聚气海,进入初境。
  初境之后为感真,感知真气游走,并释放于外。
  后是入形,标志是真气外化,凝聚成任意形态。
  最后是结婴,也就是在识海中形成道胎。一般来说,道胎有两部分,其一是无暇的纯净之胎,其次就是杂念形成的邪灵部分,剥除邪灵,才能成就圣婴,因此,完成结婴的修者,被称为圣贤。
  按老仙师的说法,邪灵胚胎要三个月才能化形,那时候,自己的修为可能才会定型。
  估算了下,到时应该能有入形期的修为。
  “意识可以探查体内的话,不知道能否探查外部......”方杨若有所思,本想摸摸下巴,结果手伸出,触及的却是坑洼坚硬的胎壳。
  方杨探知了下,丹田内是翻滚的红色真气,像是十丈高的瀑布。
  自己大概是感真境界。
  不单如此,自己的实力与日俱增,真气化成的瀑布每天都在延展和扩宽。
  不需要视物,整个灼幽殿内外,方圆几十米都成了立体模型般,可以被他清晰探知。
  简直有如上帝视角。
  方杨心情大悦,兴致勃勃地继续挖掘。
  没有迟疑,他闭合视线。
  按照启玄术中的描述,将意识向四周散步开。
  一时间,方杨只觉得感知变得异常敏锐,大殿外几十米,一众弟子的交谈声都尽收入耳。
  在此之内,任何的人和物都在自己的监视范围中。
  只是存在一定风险,在监视别人的同时,如果对方修为达到一定境界,就会感知到自己。
  刚刚意识外放时,方杨就察觉到,有一名打坐中的道童睁开眼,惊咦一声后,朝灼幽殿的方向望了一眼。
  一个小时后,他才把意识收回。
  眩晕感随之传来,有点疲累。
  经过刚刚一番尝试,总结出,自己意识外放可以扩展五六里左右。
  这一次,不知道过了多久。
  直到远东的方向传来一阵阵铜钟声。
  像是有人在击罄。
  这人多半有着接近感真的实力,感受到了方杨扩散出的意识。
  “上帝视角确实好用,可太耗费精神力了。”
  困意席卷,方杨也是无奈,只能再次陷入沉睡。
  “有人来拜山了?”这是个略显稚嫩的声音。
  “一定又是山下那群恶民!”回答的声音很愤怒。
  “恶民?”
  方杨迷迷糊糊投出视线。
  钟声长鸣,不绝于耳。
  因为感知强大,大殿外弟子的交谈声很容易就被他听到。
  变本加厉,完全把别人的善良当成了自己可以得寸进尺的筹码。”
  听到这些对话,方杨沉定心神,有些疑惑。
  魇鬼。
  “你是不知道,前几年冬天,遇上极夜,山下的魇鬼整日出没,死了不少人。猎户把自己关进兽笼,酒贩钻进酒缸,还有屠户吞刀自尽......
  死状一个比一个怪异,最后人心惶惶,扣耳村就派了人上山,求到我们道院门下。仙师见他们可怜,就亲自下山,帮村里镇邪两个月余,直到极夜过后。
  村民也算知礼,给我们送了不少香火,但没想到,事后,动不动就有人来拜山,今日李家的娃儿生了,找我等去驱邪,明天张家的老头疯了,又让我等去做法。
  自己如果没有实力,估计很难在这种环境中活下去。
  心中想着,就把意识扩散了出去。
  他这次很细心,为了节省精神力的消耗,所以只是延伸出一缕,向着钟声传来的方向而去。
  他留意到这个字眼。
  鬼,异世界,还真有这种存在?
  方杨心中凛然,若有所思。
  那是一座矗立的碑坊,后方,足足四五十人,为首一老一少,衣着光鲜。
  跟着的都是随从,带着高帽,躬身,有的手里托着玉帛,有的托着瓷器,还有绸缎......
  碑坊前方,则站满道童,全是听到敲钟声聚集而来。
  为了防止被人察觉,所以一道,他劲量避开修为高的道童。
  这座山峰比他想象中还大,上次意识探出,足足扩散了数里,也没感知到山峰尽头。
  意识出离了有七八里左右,差点到了方杨所能探知的极限,才临近声源。
  “老朽张太清,不请自来,烦劳相国移步相见。”碑坊后,高额秃顶的老头只是在众多弟子间一扫而过,下一秒就把目光锁定在正西方,一座鹤首的高塔上。
  老头拍了拍自己面前的袍服,直接就朝着高塔的方向跪倒下来。
  身旁的青年也见状效仿。
  一众道童表情错愕。
  他们都以为是村民来扰,可看现在情况,这些人都不像是山下来的。
  方杨见到如此阵仗,很是谨慎,没敢将意识逼近,只敢远远观望。
  “原来如此。”小道童会意。
  很快,众多弟子中,就有一人走了出来,径直来到碑坊下老者身旁。
  方杨远远观望。
  碑坊前,道童们面面相觑,不明所以,没多时就开始交头接耳。
  “这老头向着积殷台拜什么,那不是老仙师住的地方吗?”小道童随着一老一少的目光,看了看正西方的鹤首高塔。
  “老仙师壮年时曾在尧国为官,一度位居相国,这老头多半是尧国来的人。”老道童出言解释。
  “凛冬将至,极夜到来,我等特请相国回朝。”老头久居官场,浑身带着股腐败的傲慢之气,说话间,也不看李子黜一眼。
  “大人还请回吧,仙师入山创立青河时就曾说过,不再过问朝堂。”
  “烦劳仙师移步相见。”老头没理会李子黜,而是朝着积殷台的方向,再度高声喊道。
  这人他认识,正是李子黜。
  他是三代弟子,在弟子里,算是辈分最高的,这种情况出面倒是正常。
  “这位大人,能否告知来意?”李子黜询问道。
  这老头摆明了软硬不吃,自己再多说,别人也权当废话。
  “小师姑来了!”
  忽然人群中有人喊道,就见从积殷台的方向,一道白色身影飞掠而来。
  气氛有些僵硬。
  这些人似乎全然没将一众道童放入眼中。
  李子黜神情略显尴尬,欲言又止。
  “嗯?”她忽然轻咦一声,目光迅速落向远方,
  那是灼幽殿的方向所在。
  方杨只觉得心神一震。
  这身影有如飞燕,眨眼间就落在了距离道童们不远的一处石台上。
  “小师姑。”人群里立即就响起了一阵阵参差不齐的问候声。
  燕九月点点头,先是环视一圈,大概了解了形式。
  “遭了!”
  似乎,
  被察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