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若小说网

第一章:转生成圣贤的邪念是种什么体验

  凛冬将至,鹿矮山上的植被开始陆续枯萎。
  一轮落日横亘在西天,投射下昏黄的光影。
  山中小桥上,七个衣冠简朴的道童正席地而坐。桥旁,槐树下则靠着一名老翁,盘膝打盹。
  除了潺潺的溪水声外,四周静得出奇。
  山风凛冽,道童们脸蛋冻得发红,却一动不敢动,只能抬起眼,直勾勾看着槐树下的人影。
  过了许久,老翁的鼻腔里传出淡淡的鼾声,几个道童才开始窃窃私语。
  “仙师睡着了。”
  “瞎说,仙师是不用睡觉的,他定然是神游去了。”
  左侧两人是新招进山的道童,相比起来更显年幼,攀谈起来也是肆无忌惮。
  “通俗的讲就是剥除自己的杂念。
  因为人都有贪欲,尤其是修道者,讲究的是无欲无求,所以长期压制下就容易出现很多负面情绪。
  此种情绪会逐渐变成我们的第二个意识,这种意识穷凶极恶,在情绪失常时控制我们的身体,所谓的入魔就是被这种意识操纵。
  “不要随意揣测,仙师昨日才完成解灵,这几天正是最虚弱的时候。”右边年纪大些的道童压低声音,提醒着,生怕惊扰了树下休息的老翁。
  “师兄,什么是解灵?”小道童转过脸,好奇问道。
  “果然是山野小子,这都不知。”年长的道童斜了他一眼,有些不屑回答,过了半晌才道,
  几人连忙闭上嘴,老老实实端坐在原地。
  不知不觉间,太阳已经彻底落下西山,天色逐渐暗沉。
  山中气温也开始下降,道童们冷得直打哆嗦,即便如此,却没人敢站起身。
  唯有到了仙师这般境界,彻底剥离了心底的邪灵,待其成型时再将之斩灭,方可使得自己臻至完美,成为真正的圣贤。”
  小道童听罢,心潮澎湃地点点头,看向老翁的眼神愈发恭敬,说道:“早就听说仙师壮年时在尧国的事迹,一直心生敬畏,如今他老人家终于成就圣贤。”
  “不要多言,就这般候着吧。仙师近期十分虚弱,别扰了他老人家休息。”
  “出大事了!”
  几番推搡下,老仙师身子抖了抖,睁开双眼。
  青年低下头,语无伦次道:“仙、仙师,您的邪灵,他,他刚刚动了!”
  就在这时,桥对岸的林子里忽然响起一串急促的脚步声,一名青年狂奔而来。
  “仙师,出事了。”
  青年神色慌张,连续几个踉跄后,才跑到槐树下,在道童们惊诧的眼神中,摇晃着老仙师的肩膀。
  青年笃定地点头:“我提着油灯,看得一清二楚。”
  “那你可听清他说了什么?”。
  “听清了,不过不知道什么意思。”青年作回忆状,“好像说得是:卧槽难不成是穿越了。”
  “胡说八道,邪灵三个月才会成型,现在不过是胚胎一具,怎么可能会动。”闻言,老仙师微显愠怒。
  青年急得额头冒汗,组织语言:“是真的,方才我在祭坛擦拭神像,看见贡台下的邪灵胚胎动了,他......他还在说话。”
  老仙师站起身,蹙着眉,觉得青年不似说谎,于是问道:“真的看清楚了?”
  正前方,青灯古佛交映生辉,屏风掩映。石器铸成的桌椅下还有袅袅檀香燃放。
  身后则是长方形的贡台,其上摆满佳肴,似乎放置没多久,还冒着热气。
  门扉上挂着匾额,四个烫金大字灿灿生辉。
  ......
  灼幽殿,蛮乌神像前。
  方杨环顾四周。
  然而,这还不是最令他惊奇的。
  最古怪的是现在,似乎,自己成了第三人称视角。
  和游戏里一样。
  “真不可及。”
  这些陈设古色古香,让方杨觉得十分陌生。
  记得自己是在一场旅行途中遇上山体塌方,被滚滚而下的巨石活埋,随后失去的意识,可再度清醒就成了眼前这般景象。
  正发懵间,殿外的木门传来被推动的声音。
  是有人进来了。
  方杨回过头,就见数道人影蜂拥而入,领头的是名身着戒衣的老翁,身后还有数十名道童,纷纷提着油灯。
  莫名其妙......
  自己驱使的躯体像是一个巨大的蚕蛹,没有手脚,只能凭着意识四下挪动。
  “我这是穿越,还是到了地府?”方杨自语。
  青年指着方杨,高声喊道。
  已经不需要他提醒,老仙师此时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
  三百年的阅历,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怪事,就是道典记载里,也从没听说刚剥离的邪灵胚胎有行动能力的。
  这些人的着装复古,神情各异,但都不约而同的将目光锁定在了自己身上。
  方杨只觉得如芒刺背,忍不住后退了两步。
  “仙师,你看,你看啊,我没说谎,他真的在动!”
  有人喊道。
  很快,十几个道童就将老仙师团团包围。
  所有人都摆出戒备的姿态。
  “赶快去找你们小师姑!”深知邪灵的恐怖,老仙师很快镇定下来,挡在几名弟子身前。
  邪灵,是从自己身上剥离的所有负面情绪,本打算三个月后邪灵成型,到时自己再将其斩杀,但没想到胚胎竟然会提前苏醒,按自己当前的状态,他丝毫没把握能和邪灵抗衡。
  “保护仙师!”
  半分钟过去,两方就这样对峙着,没人动手。
  方杨这边没有动作,而老仙师一方则是如坐针毡,尤其是站在靠前的一众道童,额角已经渗出汗珠。
  “仙师怎么办?”有道童问道。
  “真的穿越了?”方杨喃喃自语,心中已经有了七成把握。
  只是此情此景,让他有些不明所以。
  看装潢,这里像是个神祠,周围这些人多半就是道士之类的人物,而且他们似乎还挺畏惧自己。
  虽然不知道其中意思,但还是能觉察的出,这一众人对自己绝非友善。
  如果真等到他们口中的“小师姑”到来,恐怕危险。
  意识到这些,方杨有了决断。
  “不要动,这邪灵胚胎还未生出眼耳,可能听不见也看不见,待你小师姑到来后再做打算。”老仙师这般说道,心中不免费解,按理说邪灵都是暴躁的,可面前这具胚胎的表现却异常安静。
  另一边,方杨将两人的对话尽收入耳,大概知道了点什么。
  他们称自己是“邪灵胚胎”。
  这次道童们直接一哄而散,几个年纪小些的尖叫着就朝灼幽殿外跑去。
  “说了不要动,邪灵如今不能视听,但感知尤在。”老仙师看着一众不成器的弟子,只能吹眉瞪眼。
  方杨于是又挪了挪。
  他控制着蚕蛹似的身躯向前挪了挪。
  果不其然,道童们都是吓得节节后退。
  邪灵是从他身上剥离下来的,战力起码有全盛时期下自己的一半,虽然现在只是胚胎,但实力仍不容小觑。
  此时只剩几米之遥,一向处变不惊的老仙师,后颈也窜上了一股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