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若小说网

第二十七章 宝库遗藏

  朱有道出了皇宫,回到朱震的庄园,见朱震已经解决掉李拓,拿回了食盒,就问道:“四叔,越国前朝皇室姓什么?前朝是怎么灭亡的?”
  朱震一愣,不明白朱有道问这个做什么,他随即道:“前朝是吴国,皇室复姓宇文。据说吴国灭亡得很突然,当时的吴国皇帝不知道发了什么疯,突然大肆诛杀大臣,还有几个大家族触不及防之下被无故灭了九族,后来现在的皇室李家起兵造反,推翻了吴国,建立了越国!”
  朱有道点了点头,已经猜到了几分真相。
  朱震不敢怠慢,陈声道:“有道,你尽管吩咐!”
  “第一,越皇已经被我杀了!你派人通知大伯,让他动用我们朱家的势力,扶植景阳王李安登基!”
  想必前朝吴国是宇文家所建,宇文家的修士不知道遭遇了什么危险,吴国的宇文家凡人怕敌人斩草除根,就自导自演了一场好戏,先是宇文家弄得天怒人怨,然后李家跳出来抢夺江山。如果朱有道没猜错的话,李家是宇文家的秘密分支,越国皇室和前朝吴国皇室根本就是一家人。难怪越皇和李拓谈话时,多次称宇文家为祖上。
  “四叔,有几件事马上去做,非常重要!”
  景阳王李安是朱有道的舅舅,也是李芸娘的父亲,虽然是皇室宗亲,却属于旁支,这么多年也是因为和朱家关系亲近,才得以封王。但正是因为和朱家关系密切,越皇一直对景阳王多有防范,从来不让他掌握实权。
  天下兵马大元帅谢玄和朱家的关系更密切了,不说谢玄的女儿谢晓红现在是朱有道的夫人,在这之前,这谢玄出身寒门,少时差点饿死街头,被朱家收留,传授了武功,然后送往军中。朱家原本只想在军中埋下一根钉子,想不到这谢玄颇有才干,竟然凭着自己的努力一步步走上高位。当然,这些隐秘外人是不知道的。
  朱震点头:“这个不难,我们朱家在越国暗中经营多年,景阳王李安,天下兵马大元帅谢玄,越京三大御林军统领中的两位,和我们关系都很密切!”
  朱有道点了点头,他知道朱家在越国潜在势力非常大,拥立一个新皇帝并不太难。
  他没有神识,也听不到越皇和李拓的谈话,自然不知道食盒里是什么。此刻见朱有道取出玉玺,当然非常震惊。
  朱有道说:“这块玉玺材料不错,对我有大用,景阳王登基之后,让他自己招人再造一块玉玺吧!”
  这时,朱有道接过朱震递过来的食盒,打开之后,里面是一块十寸见方的玉玺。
  “镇国玉玺!”朱震惊呼道。
  作为朱家之人,自然明白,朱家能在越国有这么大的权势,全是因为背后有修真家族存在。
  只要朱家的修士越来越强大,越来越多,他们这些朱家凡人才会世世代代享尽荣华富。
  朱有道继续道:“拥立新君的事情交给大伯来做,你现在去调遣麾下所有精锐,随我去东郊皇陵。越皇祖上在那里留了些宝贝,对我们家族有大用!”
  朱震也面露喜色,联想到越皇想要给子女检测灵根,以及朱有道说的,对家族有大用的宝贝,那这些宝贝一定是对修真者有用的东西了。
  天还没亮,朱震动用关系打开城门,一行数十人就策马出了城门,直奔东郊而去。
  行了半日之后,来到一座山下,朱震勒马对朱有道说:“越国皇陵和前朝吴国皇陵都建在这座山上!”
  所以家族的一切力量,首先要为修士服务。
  朱震做事很有效率,很快就召集了五六十名高手,其中有朱家族人,也有朱家培养的死士。
  又行了半个时辰,山路渐险,大家就放弃马匹,徒步上山。
  没走多久,就有山上驻军喊话:“来人止步,皇家重地,禁止通行,违者杀无赦!”
  朱有道说:“上山!让大家注意戒备,山上有驻军守护!”
  朱震一马当先,策马登山。
  朱有道低声道:“杀了他!”
  身后的人群中飞出一箭,直接把驻军统领一箭穿喉。
  朱震举起一块兵符:“我们奉命接管此地驻军!”这块兵符是朱有道亲自去谢玄府上要来的。
  山上驻军的统领道:“我们是皇家禁卫军,大元帅也调动不了我们,速速退去!”
  朱震再次举起兵符,大喝道:“全部放下武器,否则以叛逆罪名处斩。”
  驻军们面面相觑,终于有一人放下了武器,其他人也纷纷效仿,不一刻,朱有道带来的人手就接管了皇陵驻军。
  山上驻军见统领被杀,纷纷弯弓射箭,箭雨纷纷如雨下,朱有道手一挥,用法力使出擒龙手,几道龙形法力把箭雨全部抓住,再反手射了回去。只这一下,就把前面的驻军射杀了三十多人。
  山上驻军被朱有道这一手镇住了,加上统领已死,没人指挥,全都不知所措!
  但这只是表象,真正的宝库在皇陵一角,有一个隐蔽的暗门。
  朱有道用神识搜索,很快就发现了暗门,他也不耐烦寻找机关,运起法力把石门震碎,进入了通往宝库的通道。
  朱有道在越皇密室中得到的古书,上面有藏宝库的具体位置。他也不需要人带路,让人守好外面,独自一人进了皇陵。
  这个皇陵是吴越两国数百年所建,掏空了半个山腹,里面建得像宫殿一样。
  朱有道先用神识仔细搜查了一遍,取出在越国皇宫密室里得到的钥匙,插入锁孔,轻轻扭动,大门发出一声沉闷的声响,缓缓打开。
  朱有道在门外站了片刻,没发现危险,举步走了进去。
  通道蜿蜒向下,里面布设的陷阱比皇宫密室中更多更险,但对于修士来说,也只是摆设罢了。
  朱有道一路下来,终于来到宝库面前,被一面钢铁浇筑的大门挡住了去路。
  门内却没有了去路,面前出现了满满一池血红色的液体。朱有道鼻子动了动,闻出池中液体全是腐骨水,剧毒无比,筑基之下的修士落入水中,必死无疑。
  而水池上方光华流转,显然有阵法守护,如果强行从空中突破,必然触发阵法。
  朱有道心中却越发欣喜,这说明宇文家精通阵法,只要得到宝库遗藏,说不定就能得到阵法传承。
  丹、器、符、阵四艺中,阵法传承是最稀少的,也是朱有道梦寐以求的知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