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若小说网

第二十一章 心魔来袭(加更)

  第二天,朱家庄贴了喜字,挂了红灯笼,给朱温举办婚事。
  朱有道把李玉娘和谢晓红二女留了下来,却没有拜洞房。
  几日之后,朱有道给三家送亲之人带足了回礼,送了客人下山。
  一应回礼中金银珠宝,绫罗绸缎倒也罢了,最珍贵的就是每家一瓶延年益寿的丹药。
  三女家中都是凡人中的贵极人家,什么珍宝都不缺的,之所以愿意嫁了女儿到朱家,就是因为朱家是修真家族。
  虽然对于修真界来说,现在的朱家真的不值一提,但对凡人来说,却依然高不可攀。就像这瓶延年益寿的丹药,在凡间无论多少钱也买不到,但能结亲朱家,丹药就这么到手了。
  朱家庄建在山上,占地甚广,屋舍庭院是不缺的。作为家族中的修士,朱有道的夫人都能独占一个院子。
  既然已经是名义上的夫妻,朱有道总不能一直避而不见。他先来到李芸娘居住的院子,李芸娘是他舅舅家的女儿,年方十三,人还没长开,就被称为越国第一美人,她是皇室宗亲,被越皇册封为公主。
  所以,三家听闻朱家要娶妻,就把最优秀的女儿嫁了过来,所谓三书六聘,相亲会面,一概没有,连个过场都不用走。
  再说朱有道,即使把新娘子让朱温分走一个,还有两个等着他伤脑筋呢。
  凡人寿命不过百年,我重活一世,有纯阳童子功在身,仙道可期,岂能不珍惜?
  在心中默念了几十遍道经,朱有道这才稳定心神,躬身一礼,叫了声:“表妹!”
  当日初见,李芸娘带了大红盖头,朱有道没有见到她的容貌,今日一见,果然艳姝无双,有沉鱼落雁之姿。让朱有道顿生放弃仙道,与她共享人间极乐的想法。
  但这种念头只在心中打了个转,就被他强行驱出脑海。
  “夫君,芸娘岂是不知羞耻,不守妇道的女子,我既嫁作你妇,自当夫唱妇随。你志在仙道,云游四海八荒,我坐守家中,静待君归。但愿你行得累了,回家稍歇;飞得高了,仙足稍驻。芸娘一介凡体,寿不过百年,又岂是夫君的累赘?”
  朱有道心乱如麻,这要是在前世,有这样的女子这样对自己,我前世岂会……唉,可惜,我修炼童子功,没有两百年难以大成,只能辜负她了!对了,不知道芸娘有没有灵根,如果有灵根,我们一起修行,将来未必不能成为神仙眷侣。
  “夫君,唤我芸娘便是。”
  “芸娘,我修炼的道法不能……”
  朱有道坏笑道:“芸娘,想什么美事呢!我查一下你有没有灵根,要是有灵根,夫君带你一起修仙,咱们做一对神仙眷侣!”
  李芸娘一脸惊喜:“夫君,芸娘……芸娘也能修仙吗?”
  想到这里,朱有道一时激动,突然抓住李芸娘的手腕。
  李芸娘心中一惊,以为朱有道是把持不住,她忙道:“夫君不要,你志在仙道,可不能因为芸娘破了……破了那个……”
  朱有道心烦意乱,突然一阵邪火上升,却无处去发。只觉得世间总是如许多无奈之事,前世身患绝症,他无力自救;今生千辛万苦,研究出雕版制符术,又不敢放开手脚使用;如今想要带携芸娘踏入道途,却又无灵根在身!
  为什么!为什么世间总如是多不如意之事!
  “我看看,这修仙啊,得有灵根!”朱有道把法力渡入李芸娘体内走了一圈,皱了皱眉。
  李芸娘见他这样,知道了结果:“夫君,算了,芸娘这是福薄,无法常伴夫君左右……”
  突然之间,他丹田内纯阳宝珠一震,喷出一圈白光,散入四肢百骸,一股暖意自骨髓深处升起。得这股暖意之助,朱有道终于恢复了神智。
  看着满脸泪痕的李芸娘,朱有道问道:“芸娘,我刚才怎么了?”
  李芸娘见朱有道双眼赤红,面目竟然现出狰狞之色,她惊道:“夫君,夫君,你怎么了?”
  朱有道似乎入魔了一般,两世人生中不如意之事一一涌现,而美好的记忆却不知所踪。他心中怒火越燃越旺,只想动手毁去这个世界!
  他感觉了一下身体,原来,他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晋升到了童子功第三层。
  朱有道从纯阳宝珠中得到童子功的时候,就被吕祖遗留的神念警告,修炼纯阳童子功,需要度过三次心魔之劫,分别是童子功三层之时,达到三阳之境,会遭遇一次心魔之劫;童子功六层的时候,达到六阳之境,会遭遇一次心魔之劫;童子功九层的时候,达到九阳之境,会遭遇一次心魔之劫!
  “夫君,你刚才双目赤红,好像要杀人一样,吓死芸娘了!”
  朱有道回思刚才的经历,心中一惊,自己刚才似乎经历了一次心魔!
  所以,这童子功看似简单,只要每日坚持修持,就能达到巅峰,但其中凶险危机,不足为外人道。
  这还是心魔之劫,随着童子功的提升,还会有外魔劫难。童子功逐步把他改造成纯阳之身,阳气会越来越旺,这对于妖魔鬼怪以及修炼采补之法的魔道修士来说,无异于唐僧肉一般,可谓是劫难重重了。
  这心魔来时毫无规律,也无征兆,因此防不胜防,如果挺不过去,就会堕入魔道,沉沦苦海,变成无意无识的魔头,本能憎恨世间一切!
  这心魔之劫一次比一次厉害,而要度过此劫,除了自身要坚守内心,不为所动之外,还要有纯阳宝珠在身才行。
  这是一件好事,但朱有道却高兴不起来。
  他虽然度过了心魔之劫,但唤起心魔的诱因依然存在。
  朱有道心中一阵后怕,幸好他自重生以来,心中自有坚持,只把仙道作为目标,不敢稍有懈怠,加上吕祖遗泽,纯阳宝珠之助,这才有惊无险地度过一劫。
  童子功三层,就是把身体修炼到三阳之境,以这个世界的灵根作比较,他的修行天赋就相当于四灵根,已经从最低等级五灵根,小进了一步!
  是服从懦弱,畏惧命运,还是迎难而上,以力破障?
  这有什么可选的?我重活一世,岂能被自己打败?自当排除万难,披荆斩棘,既要坚守自道,又要随心所行,这样的我,才是真正的我!
  朱有道内心中认为,世间有太多不如意之事,但为何不如意?他前世被人谋夺家产,是因为他不够强大!他空有无量灵符,却不敢光明正大的销售,是因为他不够强大!他想带携芸娘入仙道而不能,也是因为他不够强大!
  而这些之所以能诱发心魔之劫,就是朱有道内心中渴望强大,渴望力量!
  童子功和修为的相继提升,心境上也经历了一次蜕变,让朱有道欣喜若狂!
  而心境上的突破,直接影响到修行,法力涌动之间,他的修为也在这一刻更进一步,达到了练气四层。
  想明白这些,朱有道心中似乎有枷锁碎裂。
  他一把抱住不知所措的李芸娘,在她额头轻吻一下:“芸娘,自古以来,从未有以无灵根之身而成道者,我愿知其不可为而为之,带你共修大道,期间你我都要历经重重劫难!我为你所累,将历尽千劫;你身无灵根,将历尽万难!大道艰险,前途莫测,你敢陪我走一走吗?”
  李芸娘懵懵懂懂地道:“夫君,芸娘不知道什么是仙,什么是道,只知道夫唱妇随,你要我怎样,我就怎样!”
  朱有道哈哈大笑:“那好,山高涯深,你且跟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