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若小说网

第二十章 新娘上门

  朱有道在狼牙山上的生活有些安逸,但他在修行上并不敢有所松懈。
  日子就这样过去了小半年。
  这一日,狼牙山下来了一个车队,十几辆华丽的马车,每一辆都被四匹高头大马拉着。车队前前后后守护着数百名士兵,显然车上的人来历不凡。
  车马无法上山,就留在了山下,车里的贵人乘坐一顶顶轿子被抬上了山。
  当十几乘轿子被抬进朱家庄时,朱有道刚完成一天的修炼。
  李婉蓉亲自来找朱有道,她一脸喜色,拉起朱有道就走:“有道,快跟我去看看,你媳妇儿都到了!”
  李婉蓉连忙拉住他:“你修你的道,又不影响娶媳妇,你爷爷给你找了十几个小奶奶;你爸爸要不是我这些年拦着,又生下你和你妹妹两个有灵根的,他还不知道要给你找多少小妈呢!他们都能找女人,你怎么不能找?”
  朱有道无语,修道是不影响找媳妇,但找媳妇影响修道啊!特别是我修的童子功,不到大成坚决不能破身,这可是影响修真前途的事情!总之,可以丢命,不能失身!
  “娘,儿子一心向道,这媳妇儿是万万不能娶的!”
  朱有道一脸懵逼:“娘,什么情况,我哪来的媳妇儿?”而且他娘用了个“都”字。
  李婉蓉边走边说:“你爷爷和你爹临走的时候吩咐,让你大伯在越国为你找几个媳妇儿,现在人都到家了,娘都看过了,个个貌似天仙,比你娘我年轻的时候还漂亮,有一个是你舅舅家的女儿,她可是被越国皇帝册封的公主呢!”
  朱有道一个哆嗦,回头就走:“娘,我一心修道,不要什么媳妇儿,让她们都回去!”
  “儿子哪敢骗娘,你要不相信,儿子给你发个誓!”
  李婉蓉打掉朱有道举起的手:“行了行了,不管是不是真的,人来了你总得去见见,不然回头人家不把咱们朱家骂死?”
  朱有道无奈,随着母亲来到了前厅,只见院子里停靠着十几顶轿子。他心中无语,不会找了十几个吧!
  李婉蓉掐着腰道:“你想让娘一辈子抱不到孙子?不行,这次来的有我娘家的侄女儿,咱们朱家话都说出去了,怎么能让她们回去?娘可丢不起这个人,这媳妇儿你要也得要,不要也得要!”
  见道理说不清,朱有道只能吓唬她:“娘,儿子修炼了一门神功,如果破了身是会没命的,是儿媳妇重要,还是儿子的命重要?”
  李婉蓉果然被吓着了,她盯着儿子看了片刻,有些不相信的道:“你说的是真的?哪有这么混账的神功,你不会骗娘吧?”
  进了会客大厅,就见三个穿着大红嫁衣,披着红盖头的女子端坐在椅子上,还有一些人在旁边喝茶,陪同的是朱有道的大伯朱奎。
  朱有道松了口气,原来新娘子只有三个,其他的都是送亲之人。
  见了朱有道进来,朱奎连忙道:“有道,快来见过客人!”
  朱有道前世发达之后,做了不少荒唐事,惹出了无数风流债,最后被情人谋夺了家业,也算是报应。穿越之后,因为修炼了童子功,他打定主意,童子功大成之前不再招惹女人,没想到现在还是麻烦上身。
  朱有道突然想起郑舒,几个月前,他周游云州归来,路过万象城,见到了这个儿时的玩伴,如今大家都是十五六岁,到了情窦初开的年龄。他察觉到郑舒对自己有了些不一样的情愫,朱有道果断抽身,就是怕招惹情债。
  连郑舒这样的美少女修士他都不愿招惹,何况这些凡间女子?凡人的生命不过百载,自己童子功还未修成,人家就化为泥土,何必耽误人家一生?
  朱有道直言道:“各位,不是有意得罪!我是修道之人,修炼的道法需要保留童身。我爷爷和父母不了解,私下安排了婚事,我事先也不知情。如今各位小姐到了家里,我是无法接纳的,在下这里有延年益寿的丹药三瓶,请各位连同小姐带回去,向长辈们言明此事,以作赔礼!”
  十多位送亲之人,连带朱有道大伯都面面相觑,都没想到事情会这样。
  送亲之人都是新娘子家的长辈,他们还没有决断,三个新娘子中的一位倒是掀掉了红盖头:“姓朱的,本小姐已经穿了嫁衣,上了花轿,哪有颜面再嫁别人?你若不认这门婚事,我就自刎于此!”她是越国大元帅之女,名叫谢晓红,自幼也是习武之人,性子最是刚烈,所以一言不合就要杀人,而且要杀的是自己。
  朱有道过去一一和客人见礼,那些客人虽然都是人间权贵,但朱有道是修真者,在他们眼中就是神仙一般的存在,他们并不敢拿大,都赶紧回礼!
  经大伯一介绍,朱有道才知道,三个新娘子一个是越国亲王也就是他舅舅家的女儿,朱有道要叫她表妹,名叫李芸娘。一个是越国兵马大元帅的小女儿,他父亲掌管越国天下兵马,她名叫谢晓红;还有一个是富甲天下的富商之女,名叫刘倩儿。
  可以说都是非富即贵啊,如果不是朱家是修真家族,还真高攀不起人家。
  最后一个倒是没说话,只是从大红盖头下传来抽抽泣泣地哭声。
  朱有道没有办法,拉了送亲之人到一边商议:“各位长辈,我朱有道是铁了心修仙问道的,两百年内不会娶妻,请你们向自家的小姐言明,若愿回去,我送上延年益寿的丹药;若不愿回去,我朱家少年英杰多得是,让她们自选一个如何?”
  三位新娘的送亲之人也是无法,只能去劝自家小姐。
  朱有道知道事情难办了,凡人之中,女子最注重名节,人家大张旗鼓地出嫁,再被送回娘家,无论如何名声是不好听了。
  另一个新娘子没有掀了红盖头,倒是坚定地道:“芸娘既为君妇,若无失德,即遭遣还,安有颜面归家,唯死而已!”
  朱有道心中暗道,完了,又一个认死理的。
  最后一个刘家之人道:“婚姻大事全凭长辈做主,哪有自己当家的!我是倩儿的叔叔,也是她在这里唯一的长辈。朱公子既然志在仙道,我也不能看着自己的侄女守活寡,这事我做主了,你们朱家再选一个少年英才,我若看着满意,就让他和倩儿即日成婚。”
  朱有道松了一口气,总算是解决了一个大麻烦。他对大伯朱奎道:“大伯,你看朱温怎么样?”
  朱奎点头道:“朱温不错,是小一辈中武艺最强的,又聪明上进,让他过来给刘小姐看看吧!”
  过了一刻,大家都回来。
  谢家之人说:“我们家小姐说了,等你两百年!”
  李家之人说:“我们家小姐说了,既为君妇,安能再择他人,再有此言,唯死而已!”
  朱温和一众小辈正趴在墙头上看热闹,哪知道好事就临到他头上,被叫进来时还一脸不知所措。
  刘倩儿的叔叔拉着他,过去给刘家小姐看了一眼,这朱温生得一副好皮囊,比朱有道还好看,刘小姐含羞带怯地转过头去不说话。刘家叔叔明白她的心意,回来对朱有道点了点头。
  朱有道对朱温说:“这是给你说的媳妇儿,你须好好对待人家,若是有半分委屈,我饶不了你!”
  然后不管一脸呆滞的朱温,就把他赶了出去,安排人给朱温准备婚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