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若小说网

第十五章 首杀

  当朱有道到了山庄门前时,早迎上来一群人。
  朱有道一眼看到了自己的爷爷和父亲,他们都有伤在身,被人扶着。
  “我的儿——!”
  一个妇人跑了过来,一把抱住朱有道,正是他母亲李婉蓉。
  朱有道被抱住,正在想着是不是要跪下,道一声“娘啊,不孝孩儿回来了”啥的,却被一个讨厌的声音打断:“哎呦!可真是热闹啊!我说朱老头,我不想让我这新家死了人不吉利,才给你们留下时间搬走,既然你们不领情,那就都不要走了!”
  朱有道回头看去,只见身后跟上来一群人,一副来者不善的样子。
  朱温又跳了出来,掐着腰叫骂:“老匹夫,我家大哥学艺回来了,他可是个制符师,你等着受死吧!”
  修士之间,如果没有特殊方法,修为高的很容易就看穿修为低的一方,所以,孙真英能看出朱有道是练气三层,朱有道却看不出孙真英修为多高。
  为首是一个一脸阴鸷的中年人,朱有道在云州境内跑了近百个坊市,如今历练得也算有些眼力,一眼就看出此人也是个散修,想来就是那个孙真英了。
  朱元昌和朱刚烈父子虽然受伤,也强撑着上前,把家人护在身后。
  朱温只是凡人,哪里来得及反应?但朱有道早就留心,他见孙真英手中扣着火球符,出手就是一团火球,就用法器挡了下来。
  “道友,怎么出手就要人命?”朱有道并不想随便与人为敌,他还想和孙真英谈谈,让对方知难而退。
  孙真英修为也只是练气五层,一般情况下也足以碾压朱家祖孙三代了,他早看到朱有道只有练气三层,因此并不把他放在心上。
  见朱温跳出来叫骂,孙真英脸色突然一冷,一抬手,一道红光直奔朱温。
  朱家人都知道插不上手,都退在后面。
  修士在练气期的前半段,法力和神识不足以隔空驾驭法器,除了丢灵符外,战斗方式还是和凡间武林一样,以近身战斗为主。
  哪知孙真英并不想多谈,他一抬手,又是一道黑光,直奔朱有道面门。
  朱有道大喝一声:“你们都退后,我来对付他!”
  这样的奇门兵器在修真界从来没有出现过,但在朱有道原先的世界,却非常有名。
  因为这件法器就是:平底锅!
  孙真英先用火符去打朱温,被朱有道拦下,又甩出一道黑光,却是一件软鞭法器,又被朱有道挡了下来。
  朱有道用的法器有些特别,那是一个有沿的金属圆盘,带有一个长长的把柄。
  后来,朱有道来到一个名叫青牛谷的坊市,恰逢青牛谷坊市就像镜湖坊市一样,即将举行一场交易会,朱有道得到这个消息,自然要留下来。
  在这次交流易会上,朱有道趁机出手了一批灵符,也收获了一些东西。
  说起这个平底锅法器,也有一段故事。
  当初朱有道离开了镜湖坊市,搭乘飞舟一路沿坊市而行,半年之后,朱有道走过了几十个坊市,一路倾销灵符,储物袋里藏着的灵石多得花不完。虽然对很多好东西眼馋不已,他却不敢随便购买,原因只有一个,修为太低。区区练气三层若是动辄拿出大量灵石购物,绝对会被别人盯上。
  然而,朱有道高估了自己的法力,这面盾牌如果炼成,那妥妥地是一阶中品法器。但在炼制中才发现,以他炼器三层的法力,根本不足以支持炼制完这件法器。结果导致法器炼制到一半,法力却不够了,朱有道也是有急智,临时更改了炼器目标,他见半成的盾牌像个锅底,就把储物袋里以前炼制的一根铁棍接上去当做手柄,于是这件法器成了一把平底锅。
  可以说,朱有道把平底锅带到这个世界,完全是个意外。
  其中朱有道重金拍下几块百年寒铁,这百年寒铁是炼制中品法器的材料,在高明的炼器师手里,甚至能炼制成一阶上品法器,朱有道得手之后,就想为自己炼制一件防身法器。
  朱有道翻遍炼器宝典,打算给自己炼制一面盾牌。他又收购了一些配料,就开始动手炼制。
  现在,孙真英一言不合就要出手杀人,朱有道亮出了平底锅,先是挡下火符,救了朱温一命,又挡下孙真英的软鞭法器。
  孙真英连续出手没有建功,他不但没有生气,反而大喜。他一边进攻,一边大叫道:“小子,你竟然有中品法器,交出这件法器,道爷饶你全家性命!”他混了半辈子散修,身上才一件下品法器,见到朱有道不过练气三层,就有中品法器,如何不眼红?他自持修为高了两层,在心中已经把平底锅视为自己的囊中之物了。
  这个平底锅毕竟是一阶中品,而且平底锅用起来也相当顺手。
  平底锅可当做盾牌,也可以接暗器,更可以做饭烧菜,最重要的是,用平底锅拍人很过瘾,很解气!
  孙真英差点疯掉,眼前这小子不过十五六岁,修为也不高,用出一件中品法器也就算了,现在竟然摸出一打灵符,而且还都是中品灵符!制符师就可以这样不讲道理吗!这灵符不要钱的吗?这一张就是四五块灵石啊!
  朱有道打出一张灵符,又拈了一张再次打出,孙真英把法器舞得密不透风,挡下了两张灵符,却被震得手臂发麻,法力运转已经有些不畅。
  朱有道被打出了真火,他心中大怒,叫了声:“老匹夫,你打伤我爷爷和父亲,还没和你计较,又要来夺我朱家山庄,你既然那么喜欢这里,就把命留在这吧!”
  朱有道随手给自己拍了一张风行符,又拍了一张护盾符,又摸出一打中品火球灵符,一张张的砸了出去。
  既然仇怨已经结下,朱有道自然也不会心慈手软,他举起平底锅,把刚爬起的孙真英拍了下去,连连拍了五六下,孙真英已经被拍进了地里,眼见是没命了。
  跟随孙真英前来的人傻了眼,他们是孙真英的后辈,都是凡人,见孙真英死了,都一哄而散,准备逃走。
  眼见朱有道又打出一张灵符,他哪里还敢硬接?转身就要逃走,却不想他刚转身,就被朱有道看出破绽,一个跳跃就用平底锅拍在了孙真英的背上。
  朱家上下几十口齐声喝彩,朱元昌更是大喊:“有道,杀了他!”
  朱家这段时间没少被欺负,哪里肯放他们走?朱元昌一声令下,他的几个儿子一马当先,率领朱家儿郎们追杀了上去。
  朱有道收了孙真英的软鞭法器,撇了撇嘴,很是看不上眼,又从他尸体上摘下储物袋,打开看了看,也没见啥值钱的东西,连他最期待的功法都没有。
  这是朱有道两辈子加起来第一次杀人,但他早有心理准备,并没有感觉不适。
  收了战利品,回身和爷爷父母相见,携手进了庄园。朱元昌拉住孙子的手舍不得放开,不停地说:“我孙子出息了,朱家振兴有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