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若小说网

第二十六章 奴隶

  本该寂静黑夜,倒热闹起来,李尘风未回头看一眼热闹的篝火“盛会”,朝着城北而去,待到完全消失在黑巷中,火光处的“欢声”依旧连绵不绝。哪里来的盛会,只有熯天炽地的烈火,更有火中凄惨嚎叫的人影。
  城北官狱的瓦墙上,李尘风看着远方火光烛天的区域,嘴角微微翘起,这把火甚是满意。
  官牢之内,本该潮湿的泥臭味中混杂着一丝烤肉味,滋滋响声伴随着痛呼声而止,随后反复重蹈。
  “下一个。”
  话音刚落,身扣镣铐的长队中,前方的男子有些胆战向前,一名牢捕滔起清水泼在男子身上,已在碳火中烧红奴字烙铁,印到男子臂膀之上,顾不上皮肉发出的滋滋声,男子痛呼起来。
  “下一个。”
  狱卒身前两名八九岁的孩子相互靠在一起,原本有些暗淡的烙铁很快烧红了起来,两名孩子靠在一起,身子使劲往后缩着。
  狱卒哪里来的好耐心,瞄着后方翘着二郎腿,哼着小曲的大人松了口气。一把攥住抗拒的孩子,将两人分开,还未使力,手臂一疼,另一名孩子狠狠地咬在手臂之上,狱捕吃痛急忙松手,孩子这才松了口。
  “废物,这点事都办不好,滚开。”
  原来哼曲的男人一脚踹开狱卒,周边其他狱捕隐有嘲笑之意,也不敢笑出声来,索性看着亲自上手的大人。
  男人不带感情看着两个孩子,伸出大手抓向其中一人,孩子见状本想故技重施,还未上口,一只大手而来,孩子直接被巴掌拍在地上,脸颊都已拍肿,懵懵然的趴在地上。
  男人掐住另一名已被吓蒙的孩子,按在地上,左手抄起烙铁,缓缓的往其脸上凑去。孩子拼命挣扎,也挣脱不了铁钳般的大手。趴在地上的孩子想挣扎起身,奈何身体像灌满铁汁一般沉重,只能眼睁睁看着。
  “欺负一个孩子,是不是只有这点能耐了?”
  略有嘲讽的话语响起,众人这才看到门口不知何时出现的年轻男子,掐住孩子的男人起身,盯着这个来历不明的男人。被掐住的孩子扶起趴在地上的孩子,带有期待的目光注视着男人。
  “你是怎么进来的?敢来这里我看你是不耐烦了!”
  一名狱卒见他人没了动静,以为是个抢功的好机会,抽出别再腰间的皮鞭,朝年轻男子抽去。
  年轻男子丝毫未动,眼看皮鞭要抽在身上,原本眼中燃有希望的众人,眼神又暗淡下来,被救的孩子一脸焦急,急忙喊道:“大哥哥,快躲啊。”
  持鞭狱卒看到丝毫未动的年轻男子,以为是吓破了胆,脸上更是一片狰狞。原来有些忌惮的领头男人,也是放松下来,误以为自己谨慎过头了。
  挥鞭狱卒以为大局已定,沉浸在幻想之中,还未听到皮鞭抽打在肉体上的声音,只觉得手臂一凉,这才看到臂膀之上空空荡荡。本以为是自己看错了,本能的挪动臂膀,哪里还来的手臂,疼痛传来,鲜血涌出,狱卒痛苦的哀嚎出声,躺在地上打起滚来。
  “我就这样子进来的!”
  李尘风看着在地上打滚的狱卒道。
  一时间除去狱卒的哀嚎声,周围一片寂静,好似看怪物一般的看着年轻男子。刚在一幕未曾躲闪的年轻男子,只是轻轻动了动手指,便成了接下来的一幕,有些出奇更有些恐怖。
  “前辈,都是误会,都是误会,莫要伤了和气。”领头男人换了一副嘴脸道,顾不上年纪之差。
  领头男人名叫张庆林,靠着祖上挖矿偶然得到了一本拳法,到了自己这一辈也算有些门道,虽不说是天赋异禀,但也好歹进了三品。虽年轻男子的只是动了动手指头,也将他吓了个够呛,这哪是寻常武夫,凝聚剑气最起码也得是六品以上的境界,虽不清楚六品之上是什么境界,但如此碾死自己区区一个三品就好似碾死一只蚂蚁一般。
  “你是?”
  “晚辈张庆林,在这狱中混个官职,不知前辈此次大驾光临所谓何时,如若能帮上忙,并将倾力而为!”
  “我听说这里有人口买卖,想来做一笔生意。”
  张庆林听后放松下来,心中更是有些欣喜,想着怎么讨好眼前之人,虽看此人年龄不大,且穿着破破烂烂,指不定是哪个宗门或者宗族外出的弟子或子嗣,要是攀上关系,那不止是靠山这么简单。至于其他人和两个孩子,在年轻男子说出人口买卖的同时,心情更是跌落到低谷。
  “有的有的,眼前这些都是要贩卖的奴隶,眼下这些都是还没印章的奴隶,前辈可以随意挑选,带回后可印上独有的姓氏印章。”
  李尘风打量着戴着锁考的众人,眼前应该只是一少部分,包括关押在牢房在内的,应该不在少数。视线最后停留在两名孩子身上,之前没有仔细打量过,现在才看的清楚两名孩童相貌有九成相似,五官精致有些优美之感,李尘风甚至分不清是男是女。看着李尘风投来的目光,其中一个躲躲闪闪,受伤的孩子则爬起身子,顾不上还嗡嗡直响的脑袋,跪在地上连着给李尘风磕了三个响头,开口道。
  “我知道您是有本事的人,今日您带走我们,我们甘心为奴为仆,任凭差遣。”
  张庆林看着有模有样的孩子,心里气不打一处来,小东西还真是好眼界,这么快就想攀上高枝。看其一脸郑重的模样,恨不得自己也跪在地上,求小爷赏口饭吃,但还是碍于面子,没有那么做。
  李尘风绕有兴趣的看着眼前的孩子,没有开口答应,也没有让其起身,只开口询问道:“让你为奴,你甘心吗?”
  “不甘心!”
  “那你为何还要跟我为奴?”
  “为了有一天能回来报仇!”孩子毫不犹豫的回应道。
  李尘风没有说话,倒是张庆林心里有些乱套,不说这孩子有多高的武学天赋,有一句老话说的好,“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你就算再不济也是高人身边的奴仆,人家能带个废物在身边,好说歹说实力也得看的过去,强者手中怎么也能调教的出来。要是非要往长远了说,这孩子才多大,等他壮年的时候,自己等人早已步入衰退之年,哪里还是对手,他可不信这孩子能把自己忘了。
  “我对奴隶不甘兴趣,尤其还是孩子。”
  张庆林听后心里舒了一口气,算是免了后顾之忧,要是这位爷真收了两人,除非隐姓埋名,不然后半辈子要躲躲藏藏了。
  “不过……”
  张庆林刚松一口气,听到年轻男子话说了一半,屏住心神,竖起耳朵等着下文。
  “我也挺讨厌贩卖人口之人!”
  话音刚落,张庆林感觉周边有些冷意,暗叫一声不好,朝着还没听明白的狱卒开口道:“杀了他,不然都得死。”
  狱卒一听也是清醒过来,本还疑惑为何张大人如此好说话,对这小子处处忍让,心中都有些不爽。之前的出手怕也是用了什么江湖把式,怕不是被张大人看出了倪端,这才让吾等动手。
  张庆林可没那么多想法,只想让众人拖延时间罢了,看众人扑向年轻男子,脚底发力朝着外面拼命跑去。冲在最前的几名狱卒,看着往相反方便而去的张大人有些蒙圈,未来得及思考,只觉得胸口一疼,心脏破碎,瘫软在地上没了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