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若小说网

第十七章 选择(上)

  李尘风楞了一下,已经猜到了结果,假装没事人一般,朝着老乞丐离开的方向走去,口中更是念叨着:“不是让你等等我嘛,你看你走那么急,喔对了家里还炖着鸡呢...”
  “喂,你是干嘛的,鬼鬼祟祟在这干什么?”
  还未走出多远的李尘风被喊住了。
  李尘风知道是怕不点了,回过头来哭丧着脸道:“大哥,我说我在上厕所不小心来错了地方你信吗?”
  两名强盗似笑非笑的看着李尘风,开口道:“你说呢!”
  李尘风无奈的耸了耸肩,一脸正经的开口道:“二位爷动手轻点,我......”
  话还未落两人就被两人按倒在地,随后一阵拳打脚踢,李尘懂双手护住头部,说来也奇怪,既然感受不到丝毫疼痛感,甚至觉得两人的拳头软绵绵的,小腹更是有些灼热感,心里疑惑难道身体出了问题?
  强盗有些打累了,停下了拳头,有些吃力的看着地上的小子。
  “妈的,这小子身体怎么这般结实?”一名强盗揉着手道。
  “不管了,先抓回去再说,说不定跟前几日抓回来的有什么关联,指不定能从嘴里套出点什么,到时候老大不得好好奖赏我们。”另一名强盗也甩了甩手道。
  还在云里雾里的李尘风听到两人对话,之前的想法也确定下来,老李等人确实还活着,并没有吐露出什么。
  两人将李尘风待会山寨,再跟几名汉子打过招呼后,李尘风被带到了一处木牢,更是看到了分开关押的众人。牢房里神色暗淡李清照看到被带来的人后,先是一喜随之又有些悲伤起来。强盗再将李尘风扔进李清照的牢房后,叫嚷了几句离去。
  “怎么你也被抓来了,是不是山谷的位置被发现了。”
  李清照慌乱的问道,其他牢房几人也同样想问这个问题。
  “没有,他们……他们都离开了。换地方藏起来了。”
  其他几人听后放松下来,倒是李清照一脸不解道:“那你怎么被抓进来了?”
  “我是来救你啊,感不感动。”
  李清照本想点头,下巴点了一半又摇起头来,脑袋不自觉的低了下去,眼泪滴答滴答的往下落。
  看着故作坚强的少女,李尘风有些心疼,像长辈般揉了揉少女的头部,柔声道:“没事了,我会带你出去的。”
  李清照哪里还坚强的下来,扎进了李尘风的怀里,也不顾上有别大哭道:“大海叔不肯说出山谷位置,被他们打死了,我爹也被他们带走了,现在还没有回来,他是不是出事了?”
  李尘风看着怀里淘淘大哭的少女,心里也不是滋味,轻轻拍打着因哭腔有些颤抖的后背柔声道:“没事的,放心吧,老李叔不会有事的。”
  李清照流着眼泪使劲点了点头,趴在怀里没了动静。
  李尘风看着怀里的眼皮微肿的少女,看样子不知道哭过多少次了,在心里更是将其当做妹妹看待,如今自己的亲人这般模样,任谁都火冒三丈,在李清照稳定后,这才朝着门口的强盗喊道。
  “去告诉你们老大,就说我有些话想说,前提是众人的安全。”
  强盗听后离去,应该是前去汇报了。
  山寨的地牢内,吴刚鞭打着木架上的男人,身上一道道血肉模糊的鞭痕看起来就有些恐怖,这名叫老李的男人又一次忍不住昏了时,吴刚也停下了手中的鞭子。
  城里那位大人找上自己时,吴刚早早的立好了军令状,虽说做走狗有些难听,自己这么多年实力一直都在两品的境界,本还以为易于常人,最后也只是做空梦而已,眼看自己梦醒了,那位大人也伸出了橄榄枝,江湖梦虽然破了,但也得让自己衣食无忧啊。
  做强盗不见得是什么高收职业,尤其是在这鸟不拉屎的地上,再这样下去早晚得饿死,就算不为了自己考虑,也得为了身后的兄弟考虑。这里可不是兄弟情深,谁知道在吃不饱饭的情况下谁会替代自己去接那根橄榄枝,吴刚是个聪明人,所以一开始便答应下来,虽然做了走狗,好歹也赚的盆满钵满。
  前些日子又下了命令,非要找到从城里逃走的那些人,要是办不到就滚回山上养老,已经习惯金银珠宝的吴刚吓了一跳,刚尝到甜头的日子也能这么跑了,这才拼命的翻山倒柜,凭着蛛丝马迹还真是埋伏了这群人,本以为抓回来会有所收获,没想到一个比一个嘴硬,到现在也没问出点消息,看着离时间越来越少,也是有些犯愁。
  想到这里吴刚又觉得有些窝火,拿起长鞭往老李身上抽取,还未动手手下打断了吴刚,吴刚看着一脸笑模样的手下道:“怎么把你小子乐的,没看我正忙着,有事快说有屁快放!”
  “刚抓来那小子说有话要交代。”随后将李尘风的话重复了一遍。
  吴刚是知道心抓来一人,之前两人也来汇报过,本还以为不知道从哪抓来的野小子骗赏的,也未太在意,没想到还真抓对了。
  吴刚舒了一口气,看样子任务办砸不了了,兴奋之于滔了一瓢水泼在了老李脸上。
  老李从昏迷中清醒过来,本以为又要吃一顿鞭子,看到笑嘻嘻的吴刚没有动手,随后被两人架起往外离去。
  一路上吴刚满脸得意,一副轻松之色,倒是老李一头雾水,再回到牢房见李清照没事后,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李清照看着伤痕累累的老李,趴在木牢夹缝上红了眼睛,老李怕让其太难受,强忍着疼痛笑了笑,之后才打量到一旁李尘风,李尘风看着老李询问的目光,点了点头。
  “就是你小子要见我?人我带回来了,想说什么说吧。”吴刚随意打量了一番开口道。
  李尘风心里有些没底,本来想仰仗老乞丐的,关键时候不见了踪迹,本来没想过面对这种情形。如果不找个话题,老李说不定能被活活折磨死,单看伤痕累累的老李,这个决定就是对的,要是自己再来晚点怕都已经凉了。
  “我说了寨主不会杀人灭口吧,就怕寨主接到的任务,不只是抓住我们,而是一个不留。”李尘风一脸深意的看着吴刚。
  吴刚有些讨厌如此精明的李尘风,清冷的拍起了手掌,皮笑肉不笑道:“不得不佩服现在的年轻人,头脑真是灵光啊。”
  李尘风拱了拱手,同样皮笑肉不笑道:“寨主谬赞了。”
  吴刚话势一转开口道:“既然你形势看的透彻,那你到说还是不说?”
  “寨主,大家都是聪明人,只要你放了他们,我绝对会知无不言,不然无可奉告。”
  “好好好,不亏是英雄出少年,既然你不说……”话说了一半,抬手示意了一番,强盗立马从牢房抓出一人。
  “杀了!”吴刚开口说道。
  李尘风刚要开口阻拦,强盗似乎不给其张嘴的机会,快刀斩下,头颅滚出去老远。
  李尘风看着人头怔怔出神,还以为谈好条件就能放了众人,没想到既然如此不讲道理,一条人命说杀就杀。李尘风更是被铁血手段镇住了,眼下不说得死,说了也活不了。
  吴刚看着还在犹豫的李尘风,朝着手下又摆了摆手,强盗心神领会从牢内又拉出一人踩在地上,大刀举起,一幅刽子手的架势。
  “再问你一次,说还是不说,说不定你说可我还真能放过你们,但我说的是“说不定”。”
  李尘风有些犹豫不决,看着被踩着头颅趴在地上的男人,内心万千想法都于事无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