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若小说网

第十二章 结束

  迟渭南讲完了当年的事,徐单行沉默不语,倒是一旁的徐意、李尘风二人处于震惊之中,在徐意心中自己父亲一直是侠义的象征,听完之后心里有些塌陷,看着徐单行,希望他能开口反驳,告诉自己一切不是真的。
  至于李尘风也只是暂时的震惊而已,很快便镇定下来,开始想起了退路。
  一时间场面寂静的可怕,徐单行率先开口打破了沉默。
  “大哥,当年的事确实是我做的不对,但我儿子是无辜的,今日你放他走,我甘愿偿命。”
  “爹…”
  徐意剩下的话还没说出口,就闭上了嘴巴,他想活着,要是这样能让他活命,他当然愿意,在听完整个故事后,徐单行在他心中的形象早已经崩塌了。
  迟渭南看着眼前各怀鬼胎的父子俩哈哈大笑起来:“徐单行,你真是养了个好儿子,不过放心,在我杀了他以后,也会送他下去跟你团聚的!”
  还在演戏的徐单行听完眼神一冷,抛开了面具,看着迟渭南冷声道:“那就试试大哥这些年功力有没有退步。”说完横身上前持剑刺去!
  迟渭南看见持剑刺来的徐单行也是面带狰狞,这一幕自己等了多少年,今日仇人在前终于可以大战一场,随后拔剑而出,与徐单行战在一起,一时间整个洞内都是铁剑碰到一起的铮铮声。
  两人不知道过了多少招后,身上都有了不少剑痕,血肉粘连着衣裳,看起来有些恐怖。
  “大哥,剑法还是跟往常一样锐利。”
  迟渭南没有回话只是冷哼了一声,继续持剑而上,在看了眼一旁的徐意后,迟渭南剑锋一转朝着徐意刺去,徐单行本以为是朝自己而来,没想到目标既是自己儿子,眼看剑势汹汹阻挡不及,只好用身体护住徐意。
  徐意看着越来越近的剑刃早已经吓得闭上眼睛,在没有感受到该有的疼痛后,徐意睁开眼睛,只见自己父亲立于身前,剑尖从胸膛贯穿,一时间楞在当场,看着身前的背影,热泪流出!
  迟渭南早就料到徐单行会为徐意挡剑,一副得逞之色。
  这一剑虽然刺穿了身体,但对于五品武夫而言,并不算致命伤,随即准备趁热打铁杀掉徐单行,刚欲抽回透过徐单行身体的长剑,却没挪动分毫,这才发现徐单行用手紧紧的抓在剑刃上,手掌被剑刃搅烂血流不止,但脸色丝毫不变。
  “大哥可还记得当年我们杀小温侯的一招?”
  迟渭南一时走神,徐单行身体猛的朝前而去,整把长剑透胸而过,只剩剑柄留在外面,随后手中长剑手腕翻转,也是贯穿了迟渭南的左胸,迟渭南不可思议的看着徐渭南,口中涌出不少血液,随即倒在地上。
  李尘风眼看迟渭南倒在地上,暗叫一声不好,也顾不上腿上的疼痛,赶忙往外逃去,刚想转身给儿子打开锁链的徐单行,看到要逃走的李尘风,也顾不上其他,朝着李尘风而去,如果今天的事泄露出去,江湖将再也容不下他,自己的儿子也会被牵连。
  还未跑出几步的李尘风被身后突如其来的徐单行吓了一跳,明明受了这么重的伤,为什么还能这么快,早知道平日里多锻炼身体了,还未等李尘风后悔完,徐单行一掌拍在了李尘风的头上,还侧着身子的李尘风直接被一掌拍飞,随后躺在地上七窍流血。
  徐单行看着躺在地上的李尘风松了口气,正常人接这么一掌已经没了活着的可能性,随后不去管李尘风,朝着徐意而去。
  徐意看着满身鲜血走来的徐单行,心里满心愧疚,刚欲开口说话,看向徐单行背后时,眼神变得惊恐起来。
  徐单行看着徐意的神色还未回头,左胸一凉一把红色的短剑透心而出,徐单行顾不上心口的疼痛,折断透过身体的剑刃,抬手往后插去。
  徐单行捂住胸口转过身来,看着头颅上插着断剑的迟渭南往后倒去,身体直直的砸在地上,看着没有了气息的迟渭南,徐单行心中涌出一抹悲凉,口中也是大口大口的涌着鲜血。
  徐单行视线开始模糊,踉跄的朝着徐意走去,还未来到徐意身边,身体就摔在了地上,徐单行看着不远处的徐意,好像口里在喊着什么,但自己却什么也听不见,眼皮越发沉重的徐单行想起了似曾相识的一幕,当年在山顶迟渭南好像也对自己说过什么,往事像倒退一般在眼中重新走过,直接停在了山顶的那天,徐单行终于听到了迟渭南当时说的话。
  “单行我拖住他们,你快逃。”
  徐单行想要回头看看迟渭南,但身体越发的沉重,逐渐闭上的徐单行喃喃道:“我错了,大哥…”
  ……
  两天后躺在李尘风手指动了动,随后慢慢睁开了眼睛,头痛欲裂的打量着四周,原来自己还在山洞里,李尘风长呼了一口气,扶着墙壁爬了起来。
  起身后的李尘风这才看到躺在地上的迟渭南和徐单行,还有依旧绑在原地的徐意,看着脑袋上插着断刃的迟渭南,李尘风知道一定是自己昏迷后发生的事情,李尘风挪动着身子绕开了两人,朝着徐意走去。
  徐意被迟渭南抓住的这些天就没怎么吃东西,这两天更是滴水未进,无力的徐意听到脚步声,本还以为是有人救自己了,当看到是李尘风后,本就难看的脸色变得更难看起来。
  李尘风吃力的捡起了地上的长剑,站在徐意身前,徐意有些害怕,瑟瑟发抖的看着李尘风开口道:“放过我好不好,我所有的一切都是你的,只要你放过我,我什么都给你,别杀我……”
  李尘风看着求饶的徐意没有回答,在徐意恐惧的目光下,举剑挥下。
  今夜天空乌云密布,看不到任何星辰,黑夜中李尘风用长剑当做拐杖,背着用衣裳裹着的包裹,缓慢回到了住处。
  本来还在嬉笑打闹的众人看到满身是血的李尘风吓了一跳,有人想上前去搀扶,被一旁的小桌子瞪眼后,又缩了回去。
  李尘风看着众人笑了笑没有说话,无力的靠在门框上,舔了舔干燥的嘴唇后,看着小桌子道:“我知道你们恨我,家人一场给我口水喝没什么吧。”
  小桌子本想反驳,在看到李尘风苍白的脸庞后也心软下来,端了一碗水给他,李尘风接过水一饮而尽,随后大咳了几下,不少血液混杂着清水咳了出来,李尘风没有在意,用袖子擦了擦血水,艰难的站起身来。
  “日后带他们离开这里吧,再找个没有江湖人的镇子。”
  小桌子刚想开口说话,李尘风抬手打断了小桌子,随后转身往外走去。
  漆黑的夜空中突然下起了大雨,李尘风抬头任雨冲刷在自己脸上。
  “有缘再见!”
  李尘风背着身子摇了摇手,不知道是说给众人的还是说给自己听的,随后踉跄着身子消失在雨夜中。
  第二日小桌子从噩梦中惊醒,有些后悔的看着空荡荡的草床,懊悔昨晚为什么不留下李尘风,噩梦中都是李尘风惨死的画面,小桌子越想越是心神不宁。然后喊回众人寻找起李尘风,但找了许久都没有任何踪迹,小桌子有些懊恼。
  “要是风哥也出事了,小凳子肯定不会原谅我!”
  刚说完话的小桌子灵光一闪,朝着小凳子坟墓跑去。
  等小桌子来到坟墓,哪里有李尘风的影子,当看到坟前的东西后,小桌子跪在地上泪流不止,墓碑前插着一把剑,还有一颗徐意的人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