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若小说网

第九章 正主

  惠黄城中徐府的议事厅中,徐单行打发走了汇报的下人,脸色有些难看的坐在了椅子上,这已经是第来人三次汇报了,结果还是没有找到徐意三人,心里难免有些悲凉的徐单行闭着眼睛,看起来有些苍老。
  一会后徐单行睁开了眼睛,眼中闪过决然之色,人往往得到了想要的东西,就变得贪生怕死起来,这么多年,徐单行从未踏出惠黄城一步,今日倒是做好了决定,亲自去找自己的儿子,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李尘风可没闲着,在蒙面人将消息散布出去之后,镇子上就来了不少生人,到处打听关于徐意的消息,李尘风不用想也知道是谁来了,但仔细观察后,才发现没有正主,眼看着这第三拨人马别走了,李尘风有些着急,这正主既然还没来。
  又过了几天,李尘风靠在镇口的石头上,无所事事的玩着石子,眼看这一个月的时间就要到了,这正主还没出现,自己也没手刃徐意,就得莫名其妙的死在这里,最后暴尸荒野,想到这里的李尘风一肚子窝火,也不管那股气在不在自己肚子里,用力的锤了几下,没收力的李尘风还真把自己打疼了,捂着肚子在地上打着打着滚。
  李尘风趴在地上消停下来,也不管地上的泥土,脸贴着地面看着远方,本来无神的牟子变得光亮起来,不远处一个男人牵着马朝着镇头走来,直觉告诉李尘风正主就要来了,李尘风也不着急,依旧趴在地上,只是将怀里的一把折扇拿了出来,塞到了腰后的裤腰带上,随后闭上眼睛等待起来。没多久李尘风就听到一人一马停在了自己的身旁,随后后腰一凉,李尘风不用想也知道,那人一定将折扇抽走了。
  徐单行看着手中的折扇,正是徐意的东西,这扇上吊坠还是他送徐意的,但心里却有些疑问,自己儿子爱不释手的扇子怎么会在这小乞丐手里,随后看着地上的李尘风道:“这把折扇是哪里来的?”
  李尘风这才故意睁开眼睛,看着拿着折扇有些苍老的男人,打量了男人的相貌后,隐约看出徐意的影子,虽然年纪略大,但也是能分辨出来的,李尘风当然知道这扇子的来历,从一开始就是为了钓大鱼的,但为了不引起怀疑,李尘风直接起身大叫道:“我都没怪你拿我扇子,你到还问我扇子哪里来的,你以为你是谁啊。”
  说完伸手朝着扇子抓去。
  徐单行哪里见过这么嚣张的乞丐,见李尘风伸过来的手臂,顺势扣住手腕,李尘风感觉手臂一阵疼痛,身体本能的往下,来减轻手臂的疼痛感。
  “我再问你一遍,这扇子哪里来的!”徐单行有些愤怒的问道!
  正在哎呦的李尘风,听到这句话后知道机会来了,开口道:“先松开,哎呦呦,疼,松开我再说。”
  徐单行听后冷哼一声,撒开了扣着的手臂,看着正在揉胳膊的李尘风开口道:“说吧,我没那么好的耐性,你最好说点有用的消息,不然今日我定要你死的很难看。”
  “我是在一处山洞里发现的,觉得不错就带回来了。”李尘风一脸害怕的说道。
  “山洞?这个山洞在哪快带我去看看!”
  李尘风没有说话,直接伸出了手掌摆在徐单行的面前,这并不是李尘风想要赚钱,而是为了麻痹对方,如果说了直接带他去反而会有破绽,像这种老狐狸还是小心点为好。
  徐单行看着李尘风一副贪财的样子,心中的警惕放下了一些,还真是如李尘风所料,徐单行心中确实有所想,如果轻松就答应了这其中绝对有问题,眼下一副爱财的样子倒是打消了一半顾虑,随后掏出一块金元宝扔给了李尘风。
  李尘风接过金元宝,不可思议的看了一眼,放在嘴边咬了咬,一切都看在徐单行眼里,更是让他放心下来,眼下这架势,装是装不出来的。其实也不是李尘风真的装出来的,只是曾经的一个现代人哪里见过这么大的一块金元宝,以前见过的都是电视机看到的,到自己这么一看,真如电视里一样沉甸甸的,便学着电视里,用牙咬了咬。
  “够了吧!”
  “够了够了,这就去,这就去。”随即在前面带起了路。
  李尘风跟往常一样带着徐单行来到荷花地,在说完洞口就在深处后遍想转身离去,接下来的事他就不能再深入了,坐山观虎斗就可以了。
  刚转过身去的李尘风就被徐单行拦住了,徐单行心里其实还有些疑惑,为什么之前派来的人三次都没有看到这把扇子,而自己刚到镇上就碰到了,难道真的是巧合吗,虽然之前的测试让他打消了不少顾虑,但还是有些不放心,如果真的有问题,这小乞丐便放不得。
  “你跟我一起,如果真像你说的那样我便让你走,你要是非要走,我现在就掐断你的脖子。”
  李尘风心里暗骂了一声老狐狸,今日这事看样子自己没法置身事外了,随后嘴上哀怨一番后,也只能带着徐单行朝着洞口走去。
  当两人来到洞口后,徐单行没有犹豫直接带着李尘风进到了洞里,他急于找自己的儿子,眼看希望就在眼前了,速度也快了些,很快两人就来到那处空间的位置,徐单行突然止住了脚步,看到了不远处的儿子。
  此时的徐意口里正塞着麻布,双手被铁链绑在身后,看到来人是自己父亲后有些惊喜,但看了眼身后的李尘风口里发出呜呜的声音。
  徐单行来不及多想赶忙上前取下了麻布,李尘风见状暗叫一声不好赶忙转身要跑,但此时徐意口中的麻布已被取下,看着要逃跑的李尘风喊到:“爹,这小乞丐是同伙,别让他跑了。”
  徐单行听后脸色一变,捡起一块石子朝着正在逃走的李尘风射去,李尘风还未跑几步小腿一疼直接摔倒在地上,回头看了眼正在怒视自己的徐单行,心里暗骂,这蒙面人怎么还不出来。
  徐单行没有去管李尘风,正想办法打开绑着徐意的铁链,背后一股杀意袭来,徐单行赶忙抽剑去挡,两把剑刃擦到一起,顿时摩擦出了不少火花,随后两人同时出掌,两掌相对,拉开了距离!
  两人交手后都注视着对方,徐单行看着眼前的蒙面人感觉似曾相识,在对方的双眼中更是能看出无尽的仇恨,从刚刚交手能感觉出对方的实力与自己旗鼓相当,到底什么时候得罪了这么一个高手。
  “不知道在下哪里得罪了阁下,既然绑架了小儿,还引在下前来,徐某做事从来都是问心无愧,江湖上也送的一个侠字,今日如果放了小儿,我就既往不咎!”徐单行开口道。
  “好一个问心无愧,徐大侠做事还真是健忘的很,不知道你还记得我吗?”
  蒙面人说完,随手取下了蒙在脸上的黑布,一副苍老的面容出现在众人面前,从面相上看年龄应该与徐单行相差无几,只不过右脸到嘴巴的一道疤痕有些狰狞。
  徐单行不可思议的看着蒙面人,说话变得迟钝起来:“你……既然还没死!”
  “不可能!”
  “不可能,你应该死了!”
  徐单行指着蒙面人大声喊到!
  蒙面人冷笑一声,看着有些失常的徐单行道:“看到我没死很失望对不对,老天也想让我活着回来报仇。”
  李尘风疑惑的看着两人,这当年到底发生了何事,既然让蒙面人如此仇恨,什么事又能让徐单行如此失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