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若小说网

第三章 变故

  第二天还沉浸在睡梦中的李尘风被小凳子摇醒,还没睡醒的李尘风打着哈欠问道:“是不是镇上发生什么大事了。”
  “镇子上张员外死了!”
  还犯迷糊的李尘风直接坐起身来,不可思议的看了眼小凳子,问道:“怎么回事,你再说一遍?”
  “镇上张员外一家死了。”说完给李尘风解释起来。
  早上小凳子几个人准备去镇子上讨点吃食,路过寺庙看到门口聚集了不少人,几个人也是好奇,也挤了进去,映入眼帘的是一地的尸体,张员外跟马绒蓉也在其中,包括寺庙的宋哲也一样,还有不少张家下人和寺庙的和尚,都没人活着,不过有一个共同点,所有人都是被一击致命,伤口全在头顶天灵盖上。
  李尘风听后一脸不可思议,按理说昨晚张员外去捉奸,就算真的动了手也不至于杀这么多人,更不可能连自己的命都搭进去,昨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而且肯定昨晚还有第三方在场。
  李尘风想了一会没头绪后,揉了揉脑袋,甩空了乱七八糟的思绪,便让小凳子将其他小乞丐喊回来,李尘风总感觉有一丝危机感,可能还有事情要发生一般。
  在小凳子走后,李尘风便往昨天设陷阱的地方去了,虽然死了人,但却不是自己这种小乞丐操心的了,自己还是先将温饱解决了才是第一位。
  李尘风来到昨天设套的地方,再收获三只兔子后,也是心满意足,这要是搁在以前的世界,抓不抓的到不说,有没有兔子就是问题了。把陷阱重新设置一番,在山林里找了些做菜的材料后,李尘风带着三只兔子回去了。
  李尘风让小桌子拿着一只兔子去镇上杀猪匠哪里换了一些肥肉和粗盐,在这个世界里没有油,只能用肥肉榨出来的猪油了,肥肉榨油,野姜,野葱,花椒,辣椒,炒出香味,兔肉下锅,翻炒一阵撒盐后出锅,虽然没有酱油,但也比没味道强的多。
  小乞丐们使劲吸了口香味,一脸的享受,这比镇上酒楼里闻到的要香多了,李尘风示意可以吃了,众人这才围坐到铁锅前,动起筷子。
  “哎呀,好香啊!”突然冒出来的老乞丐使劲的往人堆里挤着,刚要伸手去抓兔肉。
  李尘风赶忙端起铁锅,众人立马换了个地方,老乞丐见没得逞,又想凑过去,众人赶忙护住铁锅。
  老乞丐看到几人快要贴到锅上的身子,不乐意的嘟了嘟嘴道:“不就吃一块吗,小气。”
  众人看是老乞丐后又转过头去,也不管烫嘴的往口里塞着兔肉,一边吃一边防着一旁的老乞丐,看的一旁的老乞丐眼都直了。
  老乞丐在一旁馋的直咽口水,眼睛直勾勾的看看锅里的兔肉,口里喃喃道:“我可是高手中的高手,让我吃我教你们剑法怎么样。”随后撅了噘嘴,一副傲慢的样子。
  李尘风擦了擦口边的油渍,转过头看着老乞丐道:“就你还高手,高手哪有当乞丐的。”
  随即看了看老乞丐腰上的酒葫芦,眼珠一转坏笑道:“想吃也可以,拿那个葫芦换。”
  老乞丐听后,赶忙护住葫芦,使劲的摇了摇头道,
  “不行!”
  李尘风也状也没有再说什么,夹起一块兔肉放到口里,嘴里还故意发出声响,随后一脸享受的样子,看的一旁的老乞丐又是咽了好几口口水。
  “再不吃可就被吃光了,哎呀,这么美味的兔肉,不吃可惜了!”
  一旁的老乞丐听后实在是忍不住了,将葫芦拽下朝着李尘风一扔,赶忙拿起兔肉往嘴里塞去,也不咀嚼,整个嘴都被兔肉塞满,随后转过头来看着一旁悠闲喝着小酒的李尘风,流着眼泪道:“太好吃了!!!”
  接下来的一个月镇子上倒是平静的很,不过从上次张员外的事后,镇子上来了不少持刀持剑的人,李尘风隐约感觉跟上次的事脱不了干系,但与自己无关也是不太在意。还是按时抓猎做饭,只不过吃饭的人多了一个,自从那日坑了老乞丐的酒后,便一直赖在这里,撵也撵不走,最后李尘风也是习惯了,至于其他人,都被李尘风赶到镇上讨钱去了,来了不少江湖人,那也是条生财之道啊,往常跟镇子上的人讨要,就这抬头不见低头见的镇子,一来二去都熟了,也讨不来几个铜钱。这刚来的人就不一样了,面生还是江湖人,机智的李尘风就教了小乞丐们一套说辞。
  “大侠一看就是正气之风,在镇口就能感觉到大侠的王霸之气,大侠他日定能名震江湖,千秋万代。”说完还表现出一副舔狗的样子,一群小乞丐有样学样,口里叽叽咕咕的背着台词,还模仿着李尘风舔狗的样子,一旁的老乞丐一脸的鄙夷看着他们。
  清河镇最近的确来了不少的江湖侠客,但都是一些初出茅庐或者没有多大名声的人,上个月这里出事后,很快就传到了江湖人的耳中,这种死人的事情江湖上见得多了,一开始也没人当回事,但不知道谁放出风来,死者伤口位于头顶,是将剑活生生插入死者头颅,这种手法,是一种极其阴邪的祭剑手法,跟多年前江湖上的一位魔头使用的功法相同,但此剑痕的深度远远不及,更像是初练者所为。
  但这些消息在这些还没混出名堂的人听来,就是扬名的机会,虽然是个初练者,但小鱼小虾也是肉啊,所以都跑来了清河镇,搏一搏出位的机会。
  镇口来了三人,前方一人手持折扇,身着锦衣玉带,一看就不是寻常公子,倒是一双凤眼显得有些阴邪,但也算俊俏小生。在后侧两人着一身深色武服中年男人,一人背刀,一人持剑,一股的肃杀之气。
  三人走在镇上,折扇公子看着远处正在讨要的几人,嘴角漏出一丝戏谑,随即朝着他们走去。
  小凳子看着走近自己的公子哥,从穿着就能看出是个有钱的主,便拿好瓷碗走上前去,照着李尘风教自己的话对这折扇公子又说了一遍,只见折扇公子从怀中掏出一锭银子,小凳子满心欢喜赶忙要伸碗接着,但折扇公子伸到一半的手又缩了回去,小凳子见状也是一愣。
  “想要这锭银子可以,跪下磕十个响头,叫两声爷爷,我就赏了。”折扇公子看着小凳子戏谑道。
  小凳子楞了一会后,也明白了什么,随即想转身离开。
  折扇公子看着转身的小凳子有些恼怒,一个小乞丐既然敢无视自己,便朝着身后的背刀男人示意了一下,背刀男人虽然不想为难一个孩子,但却不能违抗命令,便上前去挡住了小凳子的去路。
  小凳子望着背刀的男人有些害怕,战战兢兢看了看折扇公子跟他身后的背剑男人,小声道:“公子,钱我不要了还不行吗?”
  “谁说我要给你钱了,我刚刚的钱丢了,我怀疑是你偷的。”
  “我没有,我没有偷你钱!”
  折扇公子走上前去,用折扇挑出了小凳子用绳子串在一起的铜钱,开口道:“这不就是我的钱嘛。”
  小凳子大急,大声喊到:“这是我的钱,不是你的,我没有偷,这是我的钱!!!”
  随即上前想夺回那串铜钱,但被折扇公子躲了过去,没掌握好力度的小凳子摔倒在地上。周围的人围绕了一群看热闹的人,不少人都知道事情的起因,却没有人上前帮忙!
  折扇公子将铜钱扔在了小凳子不远处,铜钱砸在地上散的满地都是,小凳子见状赶忙趴在地上捡着铜钱,也顾不上泥土还是铜钱,都被抓在手里。
  还没等捡完铜钱,折扇公子又上前来,用脚踩在了剩下的铜钱上,本就着急的小凳子便用力的掰着折扇公子的靴子,想要从鞋底拿出那枚铜钱,本就沾满泥土的双手,把折扇公子的白靴也染上了污迹,折扇公子见状脸色变得阴狠起来,抬脚就踩上了小凳子手背,疼的小凳子大叫起来,想要抽会手掌也无济于事,情急之下的小凳子一口咬在了折扇公子的小腿上。
  折扇公子吃痛这才收回脚,看着周围人看笑话一般的看着自己,顿时觉得恼怒,便开口朝着身边的两人道:“张叔,李叔,给我按住这小崽子。”
  虽然两人对自家公子做事反感的紧,但也只好照做,两人一左一右将小凳子架了起来。
  小凳子被扣住的肩膀生疼,想挣脱开了反而更是入骨,一时间惊恐的看着笑着走近的折扇公子开口道:“公子,我错了,放过我吧。”
  折扇公子没有说话,脸上的笑容在小凳子看来显得有些狰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