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若小说网

第9章 秦思远是顾安西的继兄

  顾安西再度坐起来,“谢谢!我该回去了!”
  她歪着头,“医药费怎么付?”
  薄熙尘冰魄色的眸子落在她的面上,没有回答她的话,反而反问:“你当时真的在洗澡?”
  顾安西的目光仍是清澈,带了一丝不解。
  “算了,当我没问。”薄熙尘淡淡一笑。
  她一再地在他面前不设防地睡着,而无限,暗黑首席执行者,躲得过黑市各种追踪,不会这么不谨慎。
  再说,她真的很小。
  一只很小很脆弱的生物。
  后来,薄熙尘亲自送顾安西回家。
  一幢很漂亮的别墅。
  薄熙尘伸手替她打开车门,顾安西下车,说了声谢谢。
  就是这两个字在她说出来,还是挺高冷的。
  薄熙尘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淡笑:“小朋友以后不要轻易打架了,不是每一次运气都那么好的。”
  顾安西没有出声,掉过头。
  她注意到,他用了‘轻易’这个词。
  内心,微微热起来,很久,没有人和她说话这样谨慎了。
  手指微蜷,又转身:“薄医生,以后你也不要轻易当好人了,农夫与蛇的故事很多。”
  薄熙尘冰魄色的眸子看不出情绪,许久,他微微一笑:“我从来不是农夫,也不怕蛇。”
  顾安西咬了下唇,掉头离开。
  有些绝然的意味。
  “没有良心的小东西。”薄熙尘鬼使神差地喃着这几个字,后来觉得自己也有些疯魔了,这才上车。
  他并没有立即离开,而是拿着手机给凤兮发了指令。
  【查一下顾安西的资料。】
  他想知道,是什么样的背景,让她住这么好的别墅,却得去帝色那样的地方打工。
  *
  夜深,月光如练。
  别墅里的灯光大都暗了,只有几盏零星亮着,像是在等夜归人。
  顾安西才进客厅,客厅的灯光就亮了起来。
  出现在面前的是,是秦思远面无表情的脸,“玩得很开心啊?这么晚回来,不解释一下吗?”
  顾安西看也没有看他,径自朝着楼上去,越过他时很冷地说:“秦思远,你有时间可以多关心一下沈晚晴。”
  “我会!”秦思远蓦地捉住她的手腕,近乎是咬牙切齿,“但是我没有记错的话,我是你继兄也有权利管你!”
  “是吗?”顾安西抬眼,笑得风清云淡的,“秦思远,你真以为你管得了我?”
  秦思远一张俊逸的脸气得变了颜色,就这时,楼上又响起一道不悦的女声:“思远管不了你,我管不管得了你?”
  顾安西的目光更冷了几分,缓缓抬眼。
  映入眼帘的,是她的母亲王可如,现在是贵气十足的秦太太。
  一年多年、一场车祸,爸爸变成植物人,她顾安西失踪,等她归来,她的妈妈已经改嫁青城富商秦家,顾安西有时怀疑,妈妈是不是从来没有爱过爸爸,她顾安西到底是不是她亲生的。
  如果是,一个女人又怎么能在那样的情况下,抛下一切和别人共枕?
  王可如对着秦思远这个继子十分地和颜悦色,“思远,你先睡吧,我来教育安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