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若小说网

第四章 封印卡(求收藏)

  余生抬脚要去关窗,就见一团水草似的头发由窗户钻进来。
  头发上沾着滑腻的青苔,在客栈微弱油灯下发亮。
  余生忙推着八斗向后退去,躲在一钱天师身后。
  长发如蛇般涌动,包着一头颅钻进来。
  她抬头,浮肿与腐烂挂在脸庞,早失去原本模样。
  唯一能辨清楚的下唇微微一挑,似在笑,阴恻恻的,让余生心惊胆战。
  余生哪见过这个,忙缩回头推一钱天师,“一钱,到你大展身手的时候了。”
  一钱天师不动。
  “一钱,一钱?”余生以为他不习惯这称呼,又道:“一钱大天师。”
  这叫醒了一钱天师。
  “啊~”
  天师飙句海豚音,迅速转身,将头埋在八斗身后,留余生直面女鬼,一脸错愕。
  “真的有鬼!”天师的声音都在颤抖。
  “靠!”余生忍不住爆粗口,“你真是天师?胆子这么小,居然还怕鬼。”
  天师在八斗背后,头也不抬的说:“拜托,我是捉妖天师,不是捉鬼天师,术业有专攻。”
  女鬼身子已完全钻进来,轻巧落在地上。
  “八斗快去卸门板。”余生推了推八斗,
  天师跟着也要去,被余生拉回来,“终归是天师,有点职业素养,你的斩妖剑呢?”
  “什么斩妖剑?”天师反问余生。
  “兵器啊,兵器……”见女鬼飘来,余生来不及解释,抄起一把板凳护在身前。
  八斗虽傻,但很听余生话,小跑着去卸门板。
  但刚走到门板前,两根水草由女鬼长发中射出,陡长五丈,缠住八斗双腿。
  “砰”的一声,八斗被拉倒在地。
  “水草?”天师一惊,“你怎么惹到江伥了?”
  “什么江怅?”余生只是随口一问,他见八斗跌倒,忙去扯水草。
  谁知水草滑腻且坚韧,余生穷尽一身之力也扯不断。
  伥鬼缓缓走上来,天师那厮早吓着躲一旁去了。
  “姐,你这水草哪儿割的,质量真好。”余生竖起大拇指,谄媚道。
  “嘎,嘎。”伥鬼似在笑,笑声让人无法恭维。
  “哦,原来是嘎嘎姐,失敬失敬,我常听您的歌儿。”余生亲近的拱手道。
  许是这一句激怒了伥鬼,她又大“嘎”一声,长发“咻”的射出,钉向余生胸口。
  余生躲闪不及,正坐以待毙,后面的八斗猛地一拉,将他拉了过去。
  “砰”,客栈硬实的土地砸出一小坑来。
  余生劫后余生,脸吓的惨白。这一招若砸在胸口,非死不可。
  伥鬼一击不成,又大“嘎”一声,一缕头发又射来。
  一剑忽来,斩青丝,断水草。
  余生抬头,见天师一身正气站在身旁,手上是他那把木柄剑。
  天师也盯着木柄剑,诧异道:“怪哉,怪哉,睡一觉内力居然见涨了?”
  余生顾不上搭理他,忙起身扶起八斗,又抄起板凳。
  伥鬼对剑略有些忌惮,顿了一顿,长发无风自飞扬。
  “凡死于虎、溺于水之鬼即为伥,伥鬼必求替死者,方可转入轮回。”
  天师横着剑,道:“你怎么惹到她了?”
  余生若有所悟,“我白日救了一被水鬼拉进水里失了魂儿的孩子。”
  “你是巫祝?”天师问。
  “不是。”
  “那你救屁啊,断鬼轮回犹如断人财路。若非有剑囊压制,她鬼力施展不出,你早死了。”
  “嘎”伥鬼又是大吼一声,飘动的长发陡长一丈,向天师缠来。
  天师身手矫捷,一侧身躲过后,顺势一斩,然后剑被伥鬼青丝一卷,从他手里夺走了。
  天师一见武器被夺,大叫一声:“跑啊。”说罢,抱头鼠窜。
  伥鬼不理天师,青丝如水草,向余生卷来。
  余生一板凳向青丝砸去,板凳立时粉碎,长发不歇卷在了余生脖子上。
  恰在这时,系统冰冷声音响起来:
  鉴于“有妖气”客栈桌椅遭恶鬼破坏,特发布新任务。
  【任务】阻止恶鬼在客栈为非作歹。
  【任务奖励】封印卡一张。
  【封印卡】封印被制服的邪恶妖兽鬼怪。仅限一次封印,被封印生物可召唤,召唤消耗功德值视实力而定。
  “呜呜~”余生恨不得问候系统十八辈女性祖宗。恶鬼被制服后,爷还要你封印卡作甚。
  只是被伥鬼青丝缠住了脖子,他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八斗这小子傻,快步奔过来扯伥鬼缠人的青丝。
  只是如何也扯不开,余生只觉脖子被勒紧,渐渐不能呼吸。
  也许是八斗鼓舞了天师,一钱抄起板凳一下子砸在恶鬼头上。
  板凳粉碎,伥鬼却一丝也不松,甚至飘前抱住了余生,以防他挣脱。
  余生已脸红脖子粗。
  即使八斗也知他危在旦夕,“啊啊”的怒吼着撕扯青丝,连推带踹。
  天师在后面扯脖子,整个身子都挂在了伥鬼脖子上。
  伥鬼依旧纹丝不动。
  或许真是剑囊压制,伥鬼理也不理阻挠她的俩人。
  余生的脸成了酱紫色,神智恍惚,漫天金星盘旋。
  就在余生以为他命不久矣时,呼吸忽然一畅,仿若有万千空气涌入他身体。
  余生神智一清,觉脖子依旧被勒紧,口鼻也不曾呼吸。
  他顾不上探究原因,急中生智道:“灌酒,灌酒,把它也灌醉。”
  游人醉,有人醉,或许一头伥鬼也能灌醉?
  八斗停下来,“噔噔噔”向后院跑去。
  天师在伥鬼头后伸出脖子,“你为什么要说也?”
  余生立时装晕。
  见余生尚健在,伥鬼也疑惑起来,于是将青丝又勒紧。
  “断了,断了,轻点,轻点。”余生不晕了。
  伥鬼喉咙发出“嘎~”的悠长音,浮肿与腐烂的脸庞贴近余生口鼻。
  余生忙闭上眼,庆幸自己不能呼吸,不然非吐了不可。
  伥鬼见他着实已没呼吸,愈加疑惑了。
  天师松口气,道:“这伥鬼也是死脑筋,勒不死,直接插死就好了。”
  伥鬼一听,在理。当下一缕青丝松开,绷直,准备插向余生胸口。
  “靠,你个猪队友。”余生大惊失色。
  幸好八斗及时赶来,一坛子酒刚贴近伥鬼,青丝立停下来。
  八斗将酒坛喂到伥鬼唇边,不等伥鬼疑惑,天师死死捏开她的嘴:“灌!”
  伥鬼初时还挣扎,很快就安静下来,居然还大口吞咽。
  多半坛子很快灌下去了。
  伥鬼目中凶口尽收,双眼迷离,缠着余生的青丝也松开来。
  余生忙扯开脱身,又重新回复了大口呼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