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若小说网

第三章 子不语

  偌大个客栈唯有余生一人,烧菜做饭的活儿自然也是他的。
  他回到后厨,不急着烧菜,转悠着如何营救小白狐。
  当然,若能饿死那一钱天师,也是极好的。
  下药?余生很快摇头,他也不知这儿有没有蒙汗药之类的东西。
  灌醉?余生看到酒坛时想,但这农家浊酒得割开脖子灌方能将他灌醉。
  对了,余生忽然想起来,在“有妖气客栈”系统厨房一栏中,有酒类。
  他忙召出系统屏幕,点开厨房一栏中的酒类。
  他扫了一眼,这些酒皆为一星,下面有详细的介绍。
  “找最烈的酒。”他正嘀咕着,见屏幕竟然自行将最烈酒“游人醉”挑选出来。
  “呦,还挺人性化的。”余生赞了一句。
  但看到兑换所需的功德值后,余生又痛斥起来:“一坛酒居然要五十功德值,救人一命才一百!”
  系统冰冷的声音响起来:
  【游人醉】不求最好,只求更醉,一杯晕,二杯醉,三杯倒,买醉绝佳之选。
  备注:鉴于宿主无酿酒原料,特收取四十点成本费。
  提示:请宿主尽快升级厨房,菜田,水井各类版块,以降低成本费。
  余生咋舌,成本费居然就需要功德值四十点!
  等等,余生忽然醒悟,“剩下十点功德值呢?”
  一行字出现在屏幕中:你丫卖东西不收利润?
  “那也太多了,十分之一条人命呢。”余生抗议,但被系统无声的忽视了。
  外面的一钱天师又在喊了:“快点,酒菜呢,我快饿死了!”
  “饿死就好了。”余生嘀咕一句,点了兑换,刹那间,一坛子酒就出现在了桌台上。
  有这一手,日后客栈不景气了,耍把戏去也不错。
  余生想着,将酒与凉菜一同端了上去。
  一钱天师一把抓过去,也不嫌脏,用手先抓了一把菜塞进嘴里,然后才打开酒坛。
  酒封一开,浓烈的酒香立时传来。
  “嗯!”一钱天师双眼一亮,“这是什么酒,真烈。”
  “游人醉。”余生没好气说一句,转身回后厨拾掇热菜去了。
  这酒最烈,品质便难说了。只是这世界尚古,不曾出现这等烈酒,所以稀奇。
  就这还花了他五十功德值,太坑老实人了。
  等余生进入后厨时,系统冰冷声音忽然响起:
  【日常任务:将进酒,杯莫停】
  游人醉成功满足顾客,奖励功德值五点。
  余生立时傻笑起来,将热菜端上去时,看一钱天师的目光也热切起来。
  不过一钱天师不曾见到,他面红耳赤,正端一杯酒饮着高兴。
  余生回到后厨时,系统冰冷的声音再次响起。
  【日常任务:民以食为天】
  饭菜简直有辱“有妖气”客栈招牌,扣除五点功德值以示惩罚。
  备注:请宿主尽快升级厨房及菜谱,否则将持续扣除功德值。
  余生笑不出来了。
  人居屋檐下,不等不低头,余生只能点开系统中的厨房一栏。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套【厨具】:现代化厨具一套,不需烧柴生火,烹饪方便快捷。
  余生眼前一亮,这不错,省的柴火将自己熏黑了。他笑呵呵向标价看去:一千功德值。
  “奸商,妥妥的奸商!”余生吐槽,只能将目光转移到【菜谱】上。
  他浏览一圈后,见最便宜的【炒青菜】也需一百点功德值。
  孰能想到,一盘炒青菜居然抵上救人一命。
  余生也懒得吐槽了,挣钱要紧。
  等端上汤时,一钱天师已经喝高了,正双眼迷离的喂小白狐酒。
  待余生将锅台刷洗干净,走出去时,一钱天师已经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了。
  余生摇了摇酒坛,尚有多半坛,也就饮了三四杯,不由得撇嘴,“酒量也忒差了。”
  却忘了他当初一杯倒的伟迹。
  余生蹲下身子,将笼子打开,见小白狐双眼迷离的看着他,也不反抗,格外的萌。
  客栈后院由篱笆围着,外面是一缓坡,坡下便是一望无际的湖泽了。
  湖很大,一眼望不到边,或许唯有驭剑的剑仙知晓它的尽头。
  相传湖中有水妖,恶龙,镇民一般很少靠近,是以湖边荒草丛生,疏于管理。
  余生将小白狐抱到院子外,赶它离开。
  小白狐双脚落地后,回头舔了舔余生手掌,然后东摇西摆的下了草坡。
  得,这位爷酒量也浅,一口醉。
  余生苦笑,见小白狐钻进湖边一人高的荒草中,很快消失不见了。
  余生转身刚回到客栈,系统冰冷声音又响起来:
  宿主成功救助被困妖狐,奖励功德值五十点。
  得,正好与兑酒的功德值相当,不赚不赔。
  余生正收拾桌上的杯盘狼藉时,进来一虎背熊腰的少年。
  少年姓高,名八斗。
  少年的年纪长了中年壮汉的身子,配着幼稚脸庞,分分钟让余生记起《十万个冷笑话》中的哪吒。
  正所谓八斗之才,此乃余生在小镇见到的最有品的名字,只差他余生一丢丢。
  只可惜八斗白瞎了这好名字,不知为何,八斗只长身子,不长脑子,只会傻笑。
  八斗与余生一起长大,平时最喜欢找余生耍,只是最近被他老爷子抓壮丁,抡大锤去了。
  “快帮我把他扶上去。”余生也趁机抓壮丁。
  八斗“嘿嘿”笑着,也不答应,上前来扛起一钱天师就向木梯走。
  莫看镇子小,有妖气客栈也是两层小楼,十几间客房。
  住满了客,虽然是些蜘蛛,蟑螂之类的不速之客。
  八斗将一钱天师丢在床榻上,立时溅起灰尘,在破窗纸处钻进来的阳光下飞舞。
  “咳咳。”余生捂着嘴,推着伸手玩光下微尘的八斗下楼。
  客栈虽门堪罗雀,但很晚才上门板。好在有八斗陪着,余生也不寂寞。
  今夜双月齐天,月色如水。
  烈酒各倒一杯,余生炒了几样小菜,与八斗坐在后院屋顶上赏月。
  两轮圆月一大一小,左右各悬挂一个,投下了两个影子。
  初来乍到时,余生正是借这两轮月亮才肯定自己到了异世。
  出乎余生的预料,八斗出奇喜欢烈酒,一杯很快下肚了。
  只是不曾有系统响起。果然日常任务每日只能获得一次奖励。
  余生只饮了三四口,便已不胜酒力,索性将剩下的多半杯丢给八斗。
  他要躺下,忽见篱笆外坡下的湖里,爬出一白花花的东西来。
  余生揉了揉眼睛,不曾看错,忙指给八斗,“看那儿,看那儿,那是什么东西?”
  八斗看了,也只是傻笑。
  余生正好奇,忽见那白花花的东西上岸后,豁的站起来。
  那是个人!
  她一身白衣,长发披肩,遮住了面庞,只有眼露刀芒似的目光,望向屋顶的两人。
  余生大惧,险些跌下屋檐,顿时酒醒。
  “嘿嘿,嘿嘿。”八斗也看见了,但这个缺心眼的居然笑出了声。
  许是笑声吸引了她,她脚不沾地,径直向破山客栈走来。
  “快走,快走!”虽抖似筛糠,好在能走。
  余生推着八斗跌下梯子,三步并作两步钻进客栈,把后门“砰”的关住。
  插上木栓,余生依旧不放心,让八斗顶住,又推来了椅子,桌子。
  “怎么样,怎么样?”觉着保险后,余生喘着粗气问凑在门前的八斗。
  八斗傻笑。
  余生只能自己爬上桌子,贴着门听脚步声。
  一片寂静,什么也没听到时,“你们在作甚?”忽有人在身后问。
  “哎呦”,“噗通”余生被一哆嗦,幸好八斗扶他一下,才不至于跌落桌子。
  余生回头,见是一钱天师,拍了拍胸口,怒道:“你丫属鬼的,走路没声。”
  一钱天师不理他,“你们在干嘛?”
  “嘘。”余生竖起食指,“外面有女鬼。”
  “哦。”一钱天师点头,指着窗户,“关门不关窗,顶屁用。”
  余生一愣,抬头果见窗户大开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