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若小说网

第20章 我才是亲生的5

  江爸爸看到站在门口的楚蕴,冷着脸开口,“哼,终于舍得把你那头绿毛洗了?”
  江妈妈也一脸嫌弃,仿佛看到楚蕴都是脏了自己眼睛。
  两人看到女儿改了正常的形象,也没缓和脸色,更别说称赞鼓励什么的。
  反正楚蕴是一点感受不到父母子女的血脉亲情。
  正常青春期的孩子,天天面对这样的氛围,心态都会炸吧。
  江爸爸江妈妈不停质问楚蕴为什么又逃课。
  是不是又跟着一群混子去干混账事了。
  生了你有什么用?
  一天天不学好,只知道鬼混。
  你看看你姐姐,只比你大半岁,你连人家一根手指头都比不上。
  要不是生在江家,以后怕是只能乞讨去。
  两人似乎习惯性的踩江渺。
  完全没注意楚蕴进门说的话。
  楚蕴歪了歪脑袋,勾唇看着对面一家三口。
  抄着手,径直走到沙发处坐下。
  明明是学生头,柳丁闪片加破洞的太妹装扮,却被楚蕴走出了踏上王座般的霸气。
  粉鸭子:宿主又在装13.
  楚蕴翘着腿,幽幽开口,
  “爸爸妈妈,刚刚姐姐说担心我,但是为什么都没有人给我打电话呢?”
  “我的手机一直开着呀。一个电话都没有哦。”
  “再说,真的担心我,不应该问问我同学吗?”
  只要问了班里同学,自然知道她是请假而不是逃课。
  江瑶成绩很好,读的是重点班,但是和楚蕴的班级隔得也不远。
  知道她不在教室,真担心的话,不会问问别人她去哪里了?
  这么明显的漏洞。
  江爸江妈好像被人卡住了某条神经,愣是想不到。
  “谁让你坐的?”江爸吼了一声。
  江爸和江妈压根没在意楚蕴说的话。
  犯了错还敢坐?混不吝的德行。
  女儿虽然头发正常了,但是身上那股子桀骜不驯的劲更重了。
  江爸爸大家长的尊严被侵犯了。“你给我站起来。”
  楚蕴挑眉,坐着没动,脸上带着淡淡的笑。
  “江渺。”江爸吼了一声。
  冲过来扬起手,就要给这不成器的女儿一巴掌。
  是该好好教训教训了。
  楚蕴眯了眯眼。
  精神力凝聚成针。
  “啊......”江爸只感觉脑子一痛,瞬间空白。
  “老江,你怎么了,没事吧?”江妈妈扶着跌在椅子里的江爸爸问道。
  痛感来的突然,消失的也快,江爸甩了甩头,“没事。”
  看来明天应该请医生过来一趟了。
  “妹妹,你是在怪我吗?”
  “当时我也是太着急了,只想赶紧告诉爸妈,我......我没想那么多。”
  江瑶一脸委屈加心疼。
  “就算你怪我,也不能这么气爸爸妈妈啊。”
  “你看你把爸爸气成什么样子了。”
  楚蕴:......
  江老爹这可不是被气的,是被她收拾的。
  “妹妹,你有什么不满冲我来,别再让爸妈生气了。”江瑶说的大义凛然。
  楚蕴一笑,江瑶感受到那笑容之下的恶意,莫名有点头皮发麻。
  “好啊。”
  “如你所愿。”
  会冲着你来的。
  江瑶抬头,就看到楚蕴的眸子,幽深暗沉。
  像是黑夜中的深渊,看不到底。
  给人一种极度危险的感觉。
  被这样的眸子盯着,江瑶觉得呼吸都困难了。
  江妈妈是最见不得江瑶被欺负,直接横眉冷竖。
  “江渺,你给我闭嘴。”
  “你自己看看你干的事,你好意思怪别人。”
  “天天就知道逃课打架,没个正形,你到底要混账到什么时候?”
  “瑶瑶是关心你,你良心都被狗吃了。”
  楚蕴淡笑,“妈妈,你先别管我良心,先看看自己的脑子还在不在比较好。”
  现在的江妈妈,整个情绪都被江瑶牵着走。
  可以说,江瑶想让她开心她就开心,想让她发怒就发怒。
  想让她喜欢谁就喜欢谁,想让她厌恶原主,也轻而易举。
  这样子的人,还能有自己的思维吗?
  脑子已经不属于她自己了。
  江妈妈瞪着眼。
  感觉脑子有点发懵,被气得。
  要不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
  都不想管了。
  就不能像瑶瑶那样听话点吗?
  “啪。”
  江爸爸狠狠拍了下桌子。
  太过用力,楚蕴眼尖的看到江爸痛的手指都蜷缩了下。
  但是为了尊严,咬牙忍住。
  “我看你也不想读书了,干脆也别读了,省的天天让瑶瑶担心你。”
  江爸觉得这女儿已经没救了。
  家里又不是养不起。
  只要别惹事,影响另一个女儿,待在家就待在家吧。
  江瑶一喜,冲淡了面对楚蕴目光的恐惧。
  看着楚蕴的目光中带着得意。
  然后仰着头看着江爸爸,着急的道。
  “爸爸,怎么能不让妹妹读书呢,妹妹还小,可以慢慢教的。”
  “让我跟妹妹好好聊聊,相信妹妹一定会听话的。”
  “是不是呀妹妹?”
  最后一句话是对楚蕴说的。
  以她对江渺的了解,自己这么说了,以她现在对自己的厌恶程度,一定会勃然大怒。
  只要她一撒泼,爸爸妈妈只会更厌恶她。
  不过这次出乎江瑶的意料。
  楚蕴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脸上什么表情都没有。
  江爸爸却哼了一声。
  “你看她那样子,像是能听的进去话吗?”
  “还是别读书了,省的给我丢人。也给你丢人。”
  楚蕴笑了笑,这倒是个不错的主意。
  “既然爸爸都这么说了,那我明天就去办休学好了。”
  反正她现在上课也听不懂,去了也是浪费时间。
  还不如休学几个月,把之前的基础给补回来。
  我累了,先上去休息了,一会儿吃饭让林嫂给我送到房间里好了。
  楚蕴说完,直接就上楼回自己的房间了。
  江爸脸一黑。
  虽然他觉得女儿上不上学都一样,但是说这话也是存着吓吓楚蕴的心思。
  没想到这孽障真的不在意。
  “宿......宿主,咱们是来揭穿小白花的丫。你咋跟人家一家子呛上了?”
  回到江渺的房间,粉鸭子就忍不住开口了。
  他们不是来完成任务的吗?
  “揭穿她了呀?原主的爸妈不听呀。”楚蕴无所谓的道。
  粉鸭子:“你就几句话,人家在气头上,听不进去多正常,就你这样,跟原主的做法有啥区别?”
  “那不然要我怎么样?”
  “你应该想办法让他们发现小白花其实不是个好东西,然后再让他们发现原来自己的亲生女儿才是最好的,是他们忽略了你。”
  “最后小白花被放弃,你成功上位,他们为了弥多年的愧疚,使劲对你好,一家其乐融融,任务完成丫。”
  粉鸭子居然能说出这么有技术含量的话。
  楚蕴问道,“鸭子你最近看的什么小说?”
  粉鸭子嘤宁一声,“宫斗我最大,豪门贵妇的宅斗日常,看我收拾将军的二十八房小妾......”
  “楚蕴我发现这个位面的小说好好看哎。”
  楚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