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若小说网

第二十一章 服役百年

  两双完全截然不同的眼眸相互对视在一起,一双漆黑如墨,一双猩红似血。
  “眼前的少年是什么身份?修为好弱,刚刚才入虚境,他真的可以说了算吗?人类真是奇怪的生物。”它看着他,想道。
  “真的是前世神话传说中的九尾哎,好长好大的九条尾巴,长的真漂亮,美与丑之间相差如此之大,异兽真是奇怪的生物。”他看着它,想道。
  一声小小的啼鸣声打破了场中的寂静,九尾天狐怀里的小狐狸大概是饿了,探出个脑袋,咿咿呀呀地叫着。
  九尾伸出身后的一条尾巴,温柔地安抚着小狐狸,率先开口道:“人类,我也不知道你在人类之中是何身份,但既然你说你能做主,那么你还有你身后的大夏,要什么?”
  “两点,第一,与此次兽潮相关的异兽必须死,如果你不给大夏一个交代,那么我们会亲自动手
  第二,我给你一年时间恢复实力和抚养幼崽,一年之后我会派人来找你,你需要为大夏服役百年,百年之后,还你自由。”少年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平稳,不轻不重,也不废话,直接开门见山道。
  “吼~~简直就是欺人太甚,我老熊这里第一个不答应,大不了现在就鱼死网破!”
  大地暴熊庞大的身躯高高跃起,两只比成年男子还要巨大的手掌呼啸着向下拍去,与此同时,幽影豹的身躯消失不见,融入阴影之中,转瞬出现在赵御身后,闪着寒光的利爪从玄天木树荫中探出,直刺后背。
  天地有风起,有人随风去!
  艳阳高照的青丘忽然狂风大作,风中连带着龙啸声,一杆银色长枪直接凭空出现,直接抵在熊掌之前,应龙盘枪,枪头入肉,熊掌不得寸进。
  神通.驭风!
  与此同时,赵御身后大放光明,躲在阴影之中的幽影豹在光芒之下被逼出身形,一只手轻轻按在它的身体之上,幽影豹开始熊熊燃烧。
  大地暴熊抽回双手,浑身熊毛直立,身上土黄色的光芒越来越盛,像是穿上了一身厚重的大地战甲,向着关正卿一脚塌下,青丘的地面再次碎裂一片。
  龙吼声依然在风中呼啸,那就意味着大地暴熊这一脚并没有踩实!
  如果你想踩住风,那你需要比风更快!
  显然笨重的大地暴熊还办不到,所以它现在所有的攻击都落在空处,有一种有力无处使的感觉,愈发暴躁。
  泣血龙枪的枪头就是龙头,应龙泣血,枪头开始转为妖艳的红色,连天地间呼啸的狂风也开始更加猛烈,带着妖异红色,关正卿的身影瞬间出现在大地暴熊的头顶,龙枪朝下,发力,土黄色的大地战甲遇到妖艳的的泣血龙枪,脆弱的仿佛纸糊的一般,一触即破!
  大地暴熊只觉脑门上寒气逼人,浑身颤栗,感觉死亡离自己如此之近,而另一边的幽影豹已经化为一团灰烬,随风飘散。
  “够了!你的要求我答应了,引发兽潮的虎、豹两个罪魁祸首会以命相偿,并且一年之后我会为你服役百年,但是请你放过合虚山其他异兽,它们是无辜的,合虚山异兽已经遭受重创,百年内难以恢复,如若你们人类还要赶尽杀绝,那我等只能以命相搏。”
  九尾天狐凌厉的声音响彻天际,同时巨大的尾巴向下延伸,缠住树下陷入昏迷的碧眼金睛虎的脖子,瞬间勒紧,只听咔嚓一声,合虚山巨头之一碧眼金睛虎,死的不能再死!
  算上化为灰烬的幽影豹,合虚山九尾之下四巨头,四去其二,半数陨落。
  赵御抬起右手,示意停下,关正卿随风重回少年身边,幽翅军也停止冲锋,日月宗众人利剑归鞘。
  “检测到生灭境大宗师灵魂一枚,由于过于珍贵,系统破例自动吸收储存,请宿主尽快完成条件开启系统,方能使用。”
  “小狐狸生的很是好看,以后长大会很漂亮!”
  听着脑海中系统一成不变的声音,赵御对着九尾天狐笑了笑,转身离去,一行人渐渐消失在天际,只留下遭受重创的合虚山异兽群,愁云惨淡!
  下山的路途却比上山的气氛还要沉闷些,见过皇太孙殿下三言两语就将打交道近百年的合虚山十万异兽压的抬不起头,日月宗众人内心都有些沉默,若有所思。
  几个胆大的小姑娘心理还有些惊惧,怕是再也不敢随便在背后开皇太孙殿下的玩笑了。
  路致远一路上颇有些垂头丧气,看到刚刚关正卿面对离掌缘生灭境一步之遥的异兽巨头大地暴熊,差点轻而易举地将其击杀,而自己连道实境都未踏入,自问对上大地暴熊毫无半点胜算,内心第一次感到了无力和些许迷茫。
  一个酒葫芦从前方飞来,直接砸在他的脑门之上,接着一道声音传入他的耳朵:“臭小子振作点,回宗之后随我前去玄天木顶闭关,做好刮掉一层皮的准备,记住你是我的孙子,不比谁差!”
  望着前方跨坐在幽翅身上的背影,路致远重重地点了点头。
  这几日事发紧急,司马安南也收起了往日的嬉皮笑脸,显得沉稳了不少,如今事情已经解决,他的心思又开始活络开来,眼珠子乱转,看到卿念彤一人独自沉默地跟在队伍的后方,策马走了过去,打了声招呼,和她并排行驶在一起。
  见到卿念彤有些心事的模样,不像往日那样活泼,司马安南收起了脸上的笑容,仿佛看穿了她的心思,轻轻【147小说】开口道:“你是不是觉得殿下这次在青丘过于霸道了一些,明明九尾的姿态放的很低,却还要如此咄咄逼人?”
  声音很轻,外人几乎听不真切。
  卿念彤犹豫了一会,微微点头道:“我们日月崖和青丘相对而望,连玄天木都是雌雄一对,近百年来鲜有冲突,九尾天狐一向与世不争,约束着属下信守中容之约,要不是受到人类挑唆,而且九尾正面临分娩,我想此事也不会发生,让罪魁祸首伏诛给大夏一个交代我是赞同的,但是服役百年,我觉得有些过于重了,而且小狐狸还小,一年的时间也太短了些。”
  司马安南转头看向卿念彤,摩擦着自己的下巴,双眼中没了以往的轻浮,反而充满一种异样的神采,说道:“其实殿下此举可以说是救了九尾天狐一命,你要知道,武后在摄政王的位置上已经一十二载了,虽然励精图治,将大夏从十五年前最虚落的阶段逐渐恢复过来,目前朝内国力强盛,但是如今西疆战事焦灼,殿下又要回京及冠,武后需要在这个时候向全天下宣告自己的声音,还有什么能比山海异兽榜第四九尾天狐的头颅更能展现自身的威望?而且你不知道的是山海图天罚干系重大,殿下如此处置反而是从轻了。”
  卿念彤听后,脑中一阵惊雷,茅塞顿开。
  “那位神秘殿下身边的每一个人,都不是池中之物呢!”
  她突然对赵御愈发的好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