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若小说网

第二十二章 梅花拳

  萧爻站在屋外,回思刚刚斗豹的场景,兀自心有余悸。问道:“爷爷,我们什么时候还人家的豹子呢?”
  萧万立道:“谁说要还了?”
  萧爻道:“毕竟是人家的东西,总不能一直赖着吧。周大爷得了龙象心法,何等宝贵,也要偿还。两头豹子又值什么了?”
  萧万立道:“哼!这两头豹子是慕容家的。慕容家这一代的主人名字叫做慕容扫北,本事不大,名字倒很狂妄。”
  萧爻却道:“依我看来,这慕容扫北的名字倒是响亮。要在江湖中大出风头,名字不亮不行,我这名字就不如人家的响。”
  萧万立道:“我给你取的大号你不用,你这歪号是你自己取的,响不响亮,可不能赖我了。”
  萧爻道:“哎哟!您不说我都不好意思提了。您先前给我取什么来着?”
  萧万立道:“怎么?我给你取名叫萧炎爻,难道萧炎爻不比萧爻更响亮?”
  萧爻嘿的一笑。说道:“对了对了,爷爷,您老人家记性不错嘛。不过,您取的名字和我取的名字可差得远啦。”
  萧万立道:“胡说八道,你取的名字怎及得上我取的名字响亮?萧炎爻远比萧爻更威武。”
  萧爻道:“爷爷,您是有所不知啊。我以前叫萧炎爻的时候,人家不叫我萧炎爻,你猜他们叫我什么?都叫我‘消炎药’。音是对了,可听起来有多别扭。亏得我技高一筹,把这大号该做萧爻,我才有今日。要是依着‘消炎药’的名号行走江湖,早晚被人家用光了,哪还有我的立足之地。”
  萧万立道:“我才懒得听你这些自作聪明的胡说八道。”
  萧爻却道:“诶~,既然是聪明人,如何能是胡说八道。要真是胡说八道,又怎能自作聪明。君不见,自作聪明也是要本事的。”
  萧万立一向辩不过萧爻,突然一顿。说道:“你手底下的本事没多少,嘴皮子上的本事倒是很强。”
  萧爻却道:“我还有一样本事,将来只怕比你还强。”
  萧万立道:“果真如此,那我可要提前恭喜你了。你有哪一项本事能强过我了?”
  萧爻道:“我学了龙象心法后,轻功的本事岂不是要比你强?”
  萧万立说道:“有志气,那你赶紧炼吧。”说完,走进了草屋。
  萧爻自午时斗豹,到现在已是黄昏。略歇了歇,又在院坝中炼起武功来。打完了一套伏虎拳,将寒冰烈火掌使了一遍,便学那龙象心法,龙象心法驳杂、奥妙。萧爻只看了几页,背了几页。想起在草屋里斗豹的情景,危机时刻,全靠龙象心法获救,不由得对龙象心法看得极高。却看到了一篇入眠的法门。萧爻当即背了下来。到了晚上,用过了晚餐,萧爻喝了十来碗酒。按照龙象心法上记载的入眠之法倒头睡下。
  第二天,萧爻又去斗豹,过了一个晚上后,那两头豹子又恢复了凶悍的本性。萧爻学的龙象心法越多,身法越是灵活。那两头豹子却没再有什么新招,和萧爻斗了一会儿,便渐渐地委顿了。
  萧爻很快就出了草屋。萧万立骂那两只豹子没用。这一来,正中萧爻的下怀。萧爻听他骂了一会儿。便说道:“爷爷,这两头豹子还是还给人家的好。已经无用得很了,何必还要留着呢?”
  萧万立道:“还不还人家,我自有安排。你炼你的武。”
  萧爻说道:“那两头豹子已经伤我不到,我每天用同样的招式攻它们,也闷杀人。”
  萧万立思索了一会儿。说道:“既然如此,我再传你别的武功。”
  萧爻心中暗喜,脸上不露声色。问道:“您要传我什么武功呢?”
  萧万立道:“传你一套梅花拳。”
  萧爻道:“梅花拳?”心【147小说】中却想:“靠这些花拳绣腿,要斗豹倒是不难,但要用来行侠仗义,怕是万万不能的了。”叹了口气。
  萧万立问道:“你可别小看了这套梅花拳。那伏虎拳,你不是炼得纯熟了吗?你用来攻我试试。”
  萧爻道:“我的武功不够强,我承认的。我现在和您过招,那不是摆明了要输吗?”
  萧万立说道:“我和你只论拳法,不比真功夫。”
  萧爻又说道:“要是不比真功夫,又怎么知道谁强谁弱呢?那就更不能知道强的强了多少,弱的差了多少。”
  萧万立胡子一翘。耐着性子问道:“萧少侠,那你聪明的来教教我,我该怎么教你学武?”
  萧爻忍住笑,想了想。说道:“那就教我梅花拳吧。我用伏虎拳,您使梅花拳,咱们先过过招,要是我输了,那是伏虎拳不如梅花拳。您输给了我,也一样。”
  萧万立想了一想,随即明白萧爻的意思。两下对打,决定输赢的,乃是拳法本身,而不是出拳的人。这样一来,就算他输了,输的是拳招,而不输面子。萧万立明白了萧爻的心思,为了不削他面子。便答道:“好,就依你。”
  萧爻又想:“我的伏虎拳法是爷爷教的,他对这套拳法自然了若指掌。但他说的梅花拳,却又是一路新的拳法。我用他会的拳法攻他,必输无疑。哎!我千算万算,还是中了他的圈套。不过话已出口,只好硬着头皮打了。”
  两人站到院坝中,萧爻双手握成拳。身子一挺,两手一错,正是一招‘擒龙缚虎’,使出一半,顿时收住。暗想:“我用这招‘擒龙缚虎’攻击爷爷,那不是把他老人家当成狂龙恶虎了?”随即换了一招,又是‘敲山震虎’。只使出一半,又收招不发。‘敲山震虎’和‘擒龙缚虎’也是殊途同归。萧爻又换,正是‘罗汉降魔’只使出一半,又即收住。暗想:“‘罗汉降魔’虽然没了龙虎,但这招使出来,岂不是把我比作了罗汉,爷爷成了恶魔?”
  萧爻连出三招,只出了一半,便即停住。没有哪一招使得实了。萧万立本待他先出招,见他如此变换不发。问道:“你为何不出招?临敌之际,如此畏畏缩缩。不用打你就输了,要是和你对打的是生死大敌,你这么耽搁一下,还有命在吗?”
  萧爻说道:“爷爷,这路伏虎拳每一招都有寓意的。伏虎伏虎,用来斗豹杀虎那是不错的,但用来攻您老人家,可就不恭敬了。”
  萧万立本待要教训他几句,但听他不出拳,竟是出于敬老的考虑。脸色转和,说道:“那你说,我该怎么教你?”
  萧爻道:“我看,还是像教我伏虎拳那样,您演一遍,我学来就是。”
  萧万立道:“好吧,这也不失为一个办法。”
  当下便将二十五路‘梅花拳’试演。萧万立每出一招,便叫出名字来。什么‘春雪压梅’,‘梅开九度’。梅花拳讲究轻盈灵巧,但见萧万立一对肉拳飘飘点点。便如白雪飘落之际,红梅盛开之时,一个喝醉了酒的人,以一双肉掌接雪采梅,飞舞翻腾。雪花飘飘,千点万点,他伸手一一接来。腊梅报春,不避严寒,他却将零落的花瓣一一捡起。
  萧万立出拳越来越快,他上下翻飞,辗转腾挪,却没发出半点风声。便如同梅花开于无声,只待雪夜过后,姹紫嫣红,让瞧见的人大吃一惊。
  萧万立演到最后一招,在萧爻看来,眼前如同飞起了千万点雪片,千万朵梅花。拳影灰灰,犹如一个人生了千百只手,一招使出,密密麻麻尽是拳头,刹那间,像是打出千百拳。
  萧万立将二十五路梅花拳试演了一遍,每一拳都是击在空中,演完后,收拳站定。他深吸了一口气,如同在雪地上作了一段深长的奔跑。而雪地两旁种满了梅花,一路上花香醉人,奔跑之人闻着花香,心中自然畅美。
  萧爻看着萧万立将二十五路梅花拳演完,虽然变化繁复,但是着着精妙。拳法变化处,比伏虎拳更加的曲折。
  萧万立道:“爻儿,我刚刚所试演的,就是梅花拳。你记得了多少?”萧爻记性虽好,却也只记住了一小半。答道:“梅花拳似乎比伏虎拳更快了些,而且变化多端,我只记住前面十二招。”
  萧爻本以为萧万立会出言责备。却听萧万立说道:“你只看过一遍,就记住了十二招?”
  萧爻道:“哟,说话的这当口,只怕又忘掉一两招了。”
  萧万立道:“那你赶快炼炼。”
  萧爻答道:“是!”站到院坝里,从第一招‘春雪压梅’开始演练。萧爻初学乍练,他一边使拳,一边回想着萧万立出招时的手势身法。虽然是照猫画虎,但使出的招数十分生硬。每一拳击出时都发出‘嗤嗤’声响,而招式之间衔接得断断续续。使不出那雪地上腊梅独绽的傲意。
  萧爻只炼到第九招,便记不得后面的招数,拳头僵住,发不出招来。
  萧万立便说道:“看了一遍就能学到这么多招,可真难为你了。我当年学这路拳法的时候,也是这般,可我看了一遍后,只记得三招。”
  萧爻道:“喔?这路拳法的确不好炼成。我看爷爷使出时,拳呈梅花之状,仿佛有千朵万朵,威力极大。但一到了我的手上,却完全不是那么回事了,仿佛是被我压缩了一般,千万朵梅花只有那一两朵。但我出拳时,明明不是这么想的。爷爷,这是什么道理呢?”
  萧万立说道:“好好,爻儿,园嘉老弟说你悟性极高,此话果然不假。你一语切中要害,离掌握其纲要也就为时不远了。”
  萧万立咳嗽了一声。说道:“爻儿,要炼成这二十五路梅花拳,你得记住了。梅须逊雪三分白。拳法的要意便在于那个‘逊’字。再者,梅兰竹菊乃是四君子,君子谦谦,岂有不‘逊’之理。因此你出拳时不可催动内劲,心中记着‘谦逊容达’这四个字。出拳时隐其锋芒,敌人不知道你要攻他哪里,正是不知攻向哪里,恰恰是哪里都在你的拳风之中,哪里都成了你可攻之处。由此取胜,既显大气,又不失君子之风。”
  萧爻听得心中欢畅。喃喃念道:“既显大气,又不失君子之风。真想不到,这套梅花拳,他奶奶的,竟然有这么大的学问。”
  萧万立便将每一招的要义给萧爻详加解说,萧爻悟性极高,他福至心灵,一点通白点通。很快就记住了梅花拳的要诀,兀自在院坝里苦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