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若小说网

第十八章 争吵

  天边的云层里渐渐地发出金黄色的光芒,金光万里,穿透云层,刹那间,千万点黄豆般的耀眼金光由点成线,汇而成层,斜斜地撒向大地。天尽头,云霓倏忽往来,匆匆忙忙,变幻之际,万不可捉摸,唯天地之间的余热久久不散。
  萧爻方当壮年,体力沉浑,加之要强好胜,自午时炼到黄昏,兀自不肯歇气。初时尚有几分疑虑,炼着炼着,想起了周园嘉那番学武九难的话来。生怕自己因懒惰,志意懈怠而错过了这炼武的黄金时期。
  他越炼越是起劲,越炼越是投入,全副精神融入到寒冰烈火掌的意境里。眼前所见,一忽儿是凝结了千年的冰山,心与意合,发掌时,一股真气自丹田中经手臂上的穴位传至掌心发出,掌风中自带有一股浅浅的寒意。一忽儿是熊熊燃烧的烈火,烈焰腾空,天地之间,仿佛仅有一团烈火。发掌之时,掌风中暗含着一股灼灼热气。
  寒冰烈火掌虽只有一十六招,然而每试炼一遍,似乎都有一种全新的体验。每一掌打出,虽然威力极为有限,但比上一次又强了几分。偶尔掌风到处,只将土墙外竹叶扇歪了去。萧爻瞧着每次都有进步,满满的一种成就感泄入心里,登让他欣喜若狂。
  萧万立在竹蓬里看着,萧爻旁若无人,任意挥发。炼到逸兴豪飞之际,更加的纵情适意,在使出寒冰烈火掌时,又穿插着伏虎拳,打到后来,已很难分辨出他打出的是拳是掌。但见他身形娇娇,院坝里掌影飘飘。
  萧万立手捻白须,神色极是容雅。只是转头看桥上时,因担心周园嘉,脸色才变得有些发愁。他见萧爻越炼越是迷醉,并不出声惊扰。而寒冰烈火掌自萧爻的手中打出来,又别具另一番气象。自己打出时,一套掌法使得沉稳老辣,寒冰与烈火不但不会相克,反而圆通自如。萧爻打出的掌势却气态豪迈,勃然具有一股吞吐天地的恢宏气象。
  见萧爻的掌意与自己的大相径庭,萧万立皱眉深思,想了一会儿,心下顿时雪亮。寒冰烈火掌与心境有极大的关联,自己饱经风霜之后,心境已然透达,发出的掌势有热有寒,在寒热之间圆转,收放自如。如同一个看透尘世的高雅之人,深谙为人处世之道,不但圆润自如,而且有用之不完的余力。萧爻年轻要强,志趣豪脱不羁,发出的掌势与心境相通,便具有一股豪迈的气象。
  萧万立想明白了这个关节,不由得赞叹:“爻儿真是个武学奇才。寒冰烈火掌不但后继有人,到他手上势必大大的出彩。”意念及此,见自己苦心孤诣的创造能得流传,很是欣慰:“老夫后继有人,纵然他日命归尘土,亦可含笑无憾矣!”
  原本炼武是一项大耗体力的活。炼过一段,便须歇上一歇。调理了内息后,又再炼。但萧爻炼了大半天后,还没露出疲累的迹象。他越炼越是醉入其中,此时豪兴勃发,比之苦读多年的孤寒子弟高中状元还更意气风发。
  萧爻心念所在,全在那寒冰烈火掌的掌意之中,于周遭之事全然无所挂怀。堪堪又将十五招寒冰烈火掌使完,又从第一招‘心灰意冷’起始。这套掌法他炼了不下四十遍,到这时再使出来,已十分熟稔。心念一动:“我为什么次次都从这招起始呢?‘心灰意冷’是第一招,难道就非得从它开始不可?这套掌法我炼了几十遍,还没试过以其他招数先开始呢?你是第一又怎么样?老子偏偏要把你撂在后面使,就从第十五招‘冷暖自知’开始炼起。”
  萧爻顿得一顿,掌风陡变,双手一错,果然起手便是第十五招‘冷暖自知’。这虽只有一招,然而掌风中冷热交攻,一招掌法贵在‘自知’二字上。常言道自知之明。人生之祸福相依,便可由这自知之明推求而得。自知则先知己,能而为之,不能则舍之。以此求个自保,自然少灾无妄。然能为而不为固然不可,不能而强为之更是愚昧不通。便如一个患了甲肝的病人,医生明言不可饮酒,却每天灌它十七八坛,在酒国醉乡里度日。如此不能而强为,其后果可想而知,便是自己将自己往鬼门关头推送。而这‘自知’二字用到寒冰烈火掌上,与人生祸福之理却也相通。
  萧爻掌影一番,接着便是第十四掌‘乍暖乍寒’。这一掌还没使出,萧爻忽然顿住,猛然间真气逆行,气血翻涌,胸前胀闷,十分难受。萧爻呆了一呆,停了下来,气息才又恢复通畅,略想了想,已明就理。他顺着次序出招,先出第十四掌,再出第十五掌,原本是经脉畅通,无所拘执的。这次逆反着出招,先使出第十五掌,再使第十四掌。这样一来,经脉须倒转逆行,便如同自运真力反攻自身,致使他差点吐了血。
  萧爻轻骂道:“他奶奶的!”他一贯很少骂脏话,这时虽然骂了,但骂得并不怎么响亮。
  萧万立先前见他炼得还好,这次差点出了大乱。萧爻不知其间的危险,萧万立却是深知无疑。经脉倒转逆行,是炼武的大忌,轻则受伤,重则殒命。好在萧爻炼武日短,内劲有限,纵然自运真力攻击自身,亦无甚大碍。
  萧万立重重地哼了一声。怒道:“你不要命了吗?”萧爻既已想通了其间的凶险,自不敢再任意胡为,收掌站立,脸上已有几分尴尬。他性子向来豁达,只缓得一缓,尴尬之情便抛之脑后。暗想:“我逆反出招,便如同自取灭亡,此举太也凶险。循规蹈矩固然无聊至极,但要强行逆施,迫害自己的性命,又愚昧不堪了。”
  只听萧万立说道:“你刚刚是怎么啦?”
  萧爻脸露尬色。说道:“我试着逆炼一次。没想到、、、、、、、他奶奶的,居然行不通!”
  萧万立见他嬉皮笑脸,不知其倒行逆施的危害,不禁大为恼怒。说道:“哼!行不通?我还不知道你?学了一招半式,便以为自己无师自通,自作聪明。次序颠倒,胡乱施为,你差点就自掘坟墓了,知不知道?”
  萧爻被他喝了几句,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十分难堪。
  萧万立又道:“自作聪明,其后便是自以为是,到头来聪明反被聪明误。江湖中不知多少好汉便是在葬送在这‘自作聪明’四字之上。学得些粗浅功夫,便以为天下无敌了,横行无忌,到死了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萧爻昂然说道:“大丈夫错就是错,对就是对。您要说我炼得次序不对,确属实情,我自认不讳。但‘自作聪明’这顶帽子我确实不敢戴。”
  萧万立怒道:“你还狡辩?习炼这等高深武学,岂能颠倒乱来?多少习武之人,便是因为自恃聪明,不听尊长的教导,而弄到走火入魔。不是死了就是武功全失。此事性命攸关,你不反躬自省,反而嘻嘻哈哈,不以为然!你不是自作聪明,难不成是我自作聪明?”
  颠倒次序习炼,危害实在太重,萧万立生怕他不知悔改,以后又重蹈覆辙。是以责备的语气愈加的重了些。
  萧爻毕竟还是少年,听了这话,更加的苦恼,默默地低下了头。但脑袋里一个声音似乎在说道:“我既然说过颠倒次序炼是不对的,那就算是承认了错误。也就是答应了今后习炼之时,按照次序进行。我都承认了,你还来咄咄逼人!简直就是不给我面子。面子是相互给的,你不给我面子,难道我会给面子?”正要发作,抬头一看,见萧万立须发银白,苍苍已露暮年晚景。刹那间,萧爻心念电转:“他是我的爷爷,虽然说话凶了一些,总归不是害我。他都一把年纪了,我、、、、、、男子汉大丈夫,该当气量如海【147小说 更新快】。我还跟他争个什么?罢了,罢了,他说我自作聪明,或许我真有一点儿自作聪明。他说我几句,我就受不了,还算什么男子汉?我萧爻在江湖中虽然只是个籍籍无名之徒,但也不能叫人把我瞧得轻了。”
  想到这里,咬紧牙关,将本来要发作的一股怨气,强行忍耐下去。脸上一黑,心境反而开阔了许多。
  萧万立自不知道,在这转瞬之间,萧爻的心境发生了如此巨大的转变。见他不来争辩,转温言劝道:“爻儿,我这么要求你,固然是严厉了些。你该知道,经脉逆行,不死也要残废。我要是不来严格要求你,难道看着你走火入魔,任由你堕入万劫不复的境地?我这番良苦用心,总有一天,你是会明白的。”
  萧万立不禁也伤感起来,暗想:“到你明白的那天,我又还在这世上吗?我又能看到吗?”
  萧爻见他深色颓顿,心里颇感歉然。暗想:“爷爷教我习武,也十分难得。”心里想着,总得想个法儿,把这事盖过去,爷爷不再惦记着刚才的事,或许心情就会有所好转。萧爻这倔脾气,来得快,去得也快。心里想着要将这件事盖过去,逗萧万立一乐,嘴角边先已流露了一丝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