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若小说网

第十六掌 宴客

  萧爻问道:“他们是谁呢?”
  周园嘉道:“一个是关天赐,江湖人称‘神州一剑’。也就是神剑山庄的创造者,他有八名弟子,人称‘神剑八雄’。想当年,神剑山庄盛极一时,威名远播,甚至盖过了同期的少林和武当。数十年前,关天赐突然离奇失踪。‘神剑八雄’向来不和,为了争夺关天赐的剑谱,便开始内斗,一场大乱之后,全都分散了。神剑山庄的名声早已不复当年。可叹的是,树倒猢狲散,作为关天赐的弟子,那神剑八雄中又有几人感念师尊教导之德呢?”
  萧爻凛然说道:“周大爷,我萧爻有生之年绝不做背师无德之行。”
  周园嘉笑道:“爻儿,我断然不是指桑骂槐。你宅心仁厚,我是放得过心的。只是人心不古,习武之人,若是品性不良,武功越高,则为害越重。将来你行走江湖,这一着可不得不防。”
  萧爻说道:“是,我自当谨记。”又问道:“周大爷,那另外一人是谁呢?”
  周园嘉道:“哦,另外一人,她叫田紫嫣。仙霞派的前任掌门,人称紫阳仙子。仙霞剑法独步武林,也离奇失踪了。”
  萧爻说道:“这么说,两人都是剑术名家,又同是离奇失踪。难道他们有什么瓜葛?”
  周园嘉道:“紫阳仙子的剑法到底有多高,却是耳闻者多,目睹者少。就是我也未曾见过她,听说她吸风饮露,不食人间烟火,乃天仙一般的人。但她高居仙霞岭上,寻常人根本上不去。仙霞派与中原武林素少纠缠,她的足迹也少现江湖。是以真正见过她的人,实在少之又少。至于关天赐与她有没有瓜葛,那就不得而知了。”
  萧爻无奈的笑了笑。心道:“周大爷您铺陈了这么多,竟然就得个不得而知作为结论。”
  两人一边闲聊,一边走着,绕过几座山坳后,便来到家门前。却见萧万立正在菜地里摘豆角,一块地里种有各类菜蔬,这是他们唯一耕种的一块菜地。萧万立与周园嘉一场轻功比试,打成平手。两人到家后,萧万立便去市集上买货物,周园嘉返回山里寻找萧爻。因周园嘉教导萧爻习炼内功,萧万立便买了许多食材,买回来下厨炒菜,备宴酬谢周园嘉。却来菜园里采摘豆角,炒作下酒菜。
  菜园里青苗幽幽,藤蔓华茂。外围上绿柳成荫,一条小溪自菜园一侧淙淙而过,再往下,便是邻村的稻田。微风轻拂,柳枝摇曳,菜园里弥漫着绿豆的清香。远远望去,十足一派田园风光。
  萧万立穿着短衫麻鞋,一边采摘豆角,一边打理园子。便与乡下农家的老头子无甚差别。
  这时已到饭点,三人都有些饿了。萧爻拉开篱笆,走进菜园。来帮萧万立摘豆角。问道:“爷爷,今天吃什么呢?”萧万立一边摘一边说道:“吃什么?清蒸鲈鱼,豆角炒肉片,黄焖牛肉块,鲜笋炖鸡羹。”
  萧爻听得菜样比往常时候要多、要好。赞道:“三菜一汤,也还不错。难得您老人家这么开明啊。”
  萧万立摘下一片豆角。说道:“难得您老人家金口一赞啊。”
  萧爻却道:“应该的,应该的。”萧万立素来放达,于世俗礼节不怎么在然。他虽然是萧爻的爷爷,但有时候,却没有一点做爷爷的架势。隐居乡野,无所娱乐,常与萧爻开玩笑。这一来,祖孙二人便忘了辈分的隔阂。正是应了那句‘老不老小不小’。但在大是大非面前,萧万立却丝毫不让。
  萧爻问道:“爷爷,您把金钱豹放哪儿啦?”
  萧万立道:“在你隔壁。”
  萧爻吃了一惊。说道:“爷爷,难道您没听说过‘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这句话吗?把那两头畜生放在我隔壁,哎哟,您可真会想事啊。”
  萧万立继续摘豆角,并不理睬。萧爻笑道:“爷爷,我看您是搞错了吧。”
  萧万立道:“你是说我老糊涂了?不管用了?”
  萧爻说道:“我可没这么说过,我胆子再大,也不敢以下犯上啊。不过,您要是这么认,我也没辙。老当然是老的,糊涂不糊涂,自己最清楚啦。”
  周园嘉本来在一旁站着。这时却插嘴说道:“我猜萧大哥这么做,并非让爻儿以身犯险这么简单,而是另有深意。”
  萧爻问道:“另有深意?什么深意呢?”萧万立却仍然摘着豆角。
  周园嘉道:“萧大哥,那么,小弟就给爻儿解释解释,你意如何?”
  萧万立道:“我没意见。”
  周园嘉道:“爻儿啊,萧大哥把两头畜生关在你隔壁,是什么意思呢?是要你提高警觉。晚上睡觉时,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莫要睡【147小说】过了头,醒来时,才发觉脑袋搬了家。”周园嘉和萧万立年纪相差不多,两人又相处了十几年。因此,对对方的心思,一猜就着。萧万立有意用那两头豹子来给萧爻试招。捉回来之后,关在萧爻隔壁的房间里,其用意是昭然若揭,周园嘉说中了。萧万立在旁听着,却不加诡辩。
  萧爻向草屋里望去,被土墙挡住了视线。茅屋共有四间,他睡在左起的第二间,那两头金钱豹便关在左起的第一间。萧爻道:“那两头金钱豹,也不知是从哪里来的。如今,睡在我隔壁,我就怕睡到半夜,趁我睡熟时,起来咬我。如此一来,我别想睡觉了,整夜都得提防着,提心吊胆啊,这警觉想不高都难。嘿,潇老大侠,您老人家这条损人不利己的馊主意可高明得很啊。”
  萧万立嘿的一笑。说道:“萧少侠过奖啦。能得萧少侠如此美誉,小老儿不胜之喜。”这祖孙二人互夸互赞,用金钱豹来提高萧爻的警觉,萧万立对这件事,便是供认不讳了。
  萧爻想找周园嘉帮忙。说道:“周大爷,您可得说句公道话啊。”却见周园嘉低头沉思着。萧爻见他脸色不对,立即住口。
  周园嘉沉思片刻。说道:“到底这两只金钱豹从何而来呢?先有狼,后有豹,咱们在这里住了十几年啦,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啊。”
  萧万立听了后,立即引起了重视。他将整件事理了一遍。说道:“咱们先杀狼,后猎豹,可没出什么乱子啊。周老弟,你除了得罪唐雨溪姑娘外,可还与别人结过仇怨没有?”他语气沉重,脸上已显出惊惶之色。
  周园嘉听他说到‘唐雨溪姑娘’这五个字时,心里微微一爽。沉吟着,过得片刻。说道:“我先是杀了柳生石雄,和雨溪的事了结了之后,我心灰意冷之下,便没再涉足江湖。可没再与人结过什么仇怨。萧大哥,莫非你以为这是有人来示警来啦?”两人江湖经验丰富,见事有异状,便往江湖中的仇怨上推去。
  萧万立当年走南闯北,曾杀过不少人。江湖仇杀,一向是有来有往。比如张三和李四结仇,张三武艺高强,杀了李四,张三的这一代算是完胜。但李四的后人便要找张三报杀父之仇,要是张三已经不在世上,仇怨便推到张三的子女的头上。在报仇之前,会有一些奇异的征兆。
  萧万立杀过人,虽然归隐了,但也防着被他杀死的人的后代前来寻仇。萧万立说道:“若不是你的仇人,便是冲着我来的了。”萧万立向来十分淡然,然而想到这里后,脸色凝重起来。
  萧爻问道:“爷爷,对方用金钱豹示警,有什么目的呢?”
  萧万立沉思着,过得半晌,脸色才转为平和。说道:“多半是对方忌惮我这糟老头子还有几手三脚猫的功夫。于是先用狼,再用豹子,用来试探我。看我这些年有没有偷懒,要是我偷懒了,武功荒废了,他们的胜算就很大,说不定就会明刀明枪的跟我干一场。要是我没有偷懒,嘿嘿,让敌人失望了。那么对方就会想其他的主意,或是下毒陷害,或用机关陷阱,或是邀朋友助拳。以此来对付我,不论如何,我们以后的日子可要难过了。爻儿,你怕不怕?”
  萧爻昂然说道:“我有什么怕的?”
  萧万立道:“好,有志气。一会儿吃过饭,我教你寒冰烈火掌。”萧万立认准了是有人上门寻仇,就越急着将一身本事传授给萧爻。万一自己被仇人所害,萧爻学得一身武艺后,还可再为自己报仇。
  萧万立摘了一把豆角,走出菜园。萧爻自后跟着,拉上了篱笆。三人一道走到伙房里。
  伙房便是左起的第四间茅屋。萧爻进屋一看,见土灶上在蒸着鲈鱼。热气腾腾,鱼香四溢。
  萧万立理了豆角。说道:“要是这豹和狼都是对方用来试探的,应该先给豹子和野狼喂了剧毒。咱们吃了野狼,被毒死了,岂不是省去了很多力气。可现在又没事,这当真让人想不透了。周老弟,你的意思呢?”
  周园嘉沉吟着。说道:“萧大哥,我看不如静观其变,还是一如往常的过着,同时提高警惕。我现在就去四周巡查一遍,看有什么异样没有。这十几年来,咱们过得太清闲了,要是真有人嫉妒我们过得清闲,非要来太岁头上动土,意欲打破这里的祥和宁静。说不得,就跟他们周旋周旋。”
  萧万立点头说道:“我看也不要太急,先吃了饭再说。”萧万立的意思,那是说凭咱们的身手,就是真来的大敌,也应付得来,不必这么谨小慎微,折了锐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