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若小说网

第十三章 猎豹

  萧万立道:“我记得初次遇到周老弟的时候,见周老弟雍容华贵,仪态端庄。便将周老弟当做本地的一个乡绅。唉!没想到,周老弟竟然有这么一段悲痛的经历。周老弟,这些年来,你去看过她没有?”
  周园嘉的脸上满含着悲戚的神色。【147小说】萧万立一看,便已猜出了答案。忽然念道:“两地珠华春去渺,他年白发共谁瞧?”看到周园嘉鬓角的几缕萧萧白发,叹惋不已。
  萧爻看着周园嘉,见他满脸伤痛绝望。暗想:“不知周大爷在想些什么呢?从来没见他像今天这样难受。连他这种拥有一身武艺的老人家,都不免为情而喜,为情而悲。人非草木孰能无情,试问有谁能真的做到不为情喜,不为情悲呢?”忽然叹道:“水能载舟亦能覆舟,情能喜人亦能伤人。”
  周园嘉说了这大半天,已然神疲。他见萧爻聪颖顿悟,一语就切中要害,不似自己食古不化。忽念及自己的一生,暗想:“我出身穷苦之家,年少时饱经风霜。青年时代遭逢厄劫,为了报仇四处学武,从来没一天安定下来。直到遇到唐雨溪,方始有所改观。照顾她的那半年,算是我一生之中最为安乐的时光。而后参与东林大会,娶了马兰莛,便急转直下。再与雨溪断绝之后,算是落到了最低谷。此后更是心灰意冷,破罐破摔,放任自流。虽忠肝义胆,心忧国势,却无使力处。这些年来,更是茫茫无措,空空洞洞。然而便是这么空空洞洞之中,武学修为自是与日俱增。叵耐韶华不再,人生已去其大半矣。”念及此处,颇有些风烛残年之感,心下黯然。又想:“爻儿天资聪颖,又颇具敦厚之风,若将自己一生所学倾囊以授,扶植成才。若果如此,亦不失为这一生之中的一件功果。”因此,想要教导萧爻成才的心思更加的坚定不移了。
  周园嘉说道:“爻儿你聪颖过人,远胜于我。将来行走江湖,必定少吃大亏。”萧爻听得他的夸赞,心中暗喜。
  萧万立忽然问道:“那么,老弟你就没想过去蜀中找她吗?”周园嘉心中咯噔的一下。喃喃说道:“、、、、、、何曾不想,只是、、、、、、只是、、、、、、”
  萧万立问道:“只是什么?”
  周园嘉道:“都二十年啦,我、、、、、、我、、、、、、。她、、、、、、她。”
  萧万立长叹一声,忽然觉得周园嘉与自己十分相似。要论武学,已达第一流的境地,但在其他方面,却是极大的短板。尤其在感情上,更显得捉襟见肘,周转不开。
  其实,只消周园嘉的心思稍微明阔一些,肯再额外开发一些圆润油滑的伎俩,脸皮稍微再厚上一层。这二十年间,专以让唐雨溪心回意转为要,或可博个精诚所至金石为开。然而生成的木头造就的船,如何能让他一朝顿改?
  周园嘉喟叹一声,似是将昔日往事收起,转头看着萧爻。说道:“爻儿,我先前教给你的行功炼气要诀,你还记得不?”
  萧爻心头一凛。说道:“我已经记得啦,周大爷,你是要考校我么?”萧爻年少好胜,极爱面子,听到周园嘉问起后,一面答着周园嘉的问话,心中便开始回思着那段九百多字的行功炼气要诀。只要他问到,便一字不漏的背出来。
  周园嘉却道:“记得就好,那段行功炼气的总纲,十分精要。多少江湖好汉一生炼武,在江湖中行走,与人动手过招,对各家拳剑功夫瞧得多了。聪明好学之辈,便可借他人所长,补自身之短,稍加改变,熔炼贯通,而成一代拳师或是剑术名家。亦能称雄一时,但要是遇到真正的高手,内功精强之人,却万万不敌了。两厢对攻,招数上或许能胜出一招半式,然而因为内劲薄弱,能克敌却万难制胜。爻儿,你须时时谨记,招式有尽而内力无穷。”
  萧爻听到这话,忽然间,对武学的认识又上升了一大台阶。他点头聆听,用心识记。
  周园嘉又道:“内力炼到一定的火候,若能将体内的奇经八脉涣然贯通。内力遍行于周身,便如万川水汇,奔腾不息,无穷无绝。炼到那种境地,身周穴位便已无懈可击了。”
  萧爻想着能将内力遍行周身,万川水汇,奔腾不息,以至无穷无绝,无懈可击。若能炼到这种境地,岂不是天下无敌了?萧爻年轻,好胜之心甚重。经过周园嘉一番提点,那无敌于天下的念头便已挥之不去,不禁手心里阵阵发热。
  周园嘉话锋一转,却又说道:“然而数百年来,成千成万的武学人士之中,能做到那一步的,又实在屈指可数。爻儿,你习炼武功,能做到那一步,自然是可喜的。但要是做不到,亦不可强求。顺乎其然,无论武学境地有多高,亦不可或忘‘武者侠之本,侠以义为宗’这句话,行事做人当以仁侠为先。我对你时时叮铃告诫,你可知这是为什么?”
  萧爻眼珠子一转。说道:“天下危殆,时局动荡。您是要我学成武艺之后,在江湖中行侠仗义,惩奸除恶。”
  周园嘉听后,心中大喜。萧万立见萧爻年少立志,既得名师指点,终不致有误入歧途之虞,心中也感到欢慰。
  忽听得丛林里一声猛啸,惊得树林里的鸟兽乱飞乱舞,一只大花豹张牙舞爪而来。此时天已微明,待那花豹走近,已可看清那是一头金钱豹。身板硕大,膘肥体壮。
  三人见到金钱豹,不由得吃了一惊。萧万立一生对敌无数,但他只与武林中人过招,却从未与畜生交过手。周园嘉更是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金钱豹。两人心中先是一阵惊讶,待见到那花豹现身之后,却又不以为然。萧爻却比那两人更紧张一些。
  金钱豹走到火堆边,龇牙咧嘴,口水不住地流淌,似是要去夺火堆上的狼肉。却忌惮火焰,它一爪捞去,没捞到狼肉,却将狼肉拍得掉了火灰里。
  萧爻见后,十分着恼。怒道:“畜生,竟来抢老子的食物!”萧万立和周园嘉在一旁瞧着,听他自认是金钱豹的老子,都不禁莞尔。周园嘉道:“爻儿,你来猎豹。”
  萧爻答应了一声,双手一错,挺然向前。萧万立却道:“不行不行。爻儿还没练成,要他猎豹,这可万万使不得。爻儿,你下来。”
  萧爻见到金钱豹弄掉了狼肉,心头火起。得周园嘉的吩咐,正想在他面前展示一番,萧万立却叫他退下来。
  萧爻心中犹疑着,正在欲退欲进之际。那金钱豹却向他扑了过来。双爪前伸,直向萧爻的面门抓来。豹爪尖利,犹似钢刺。萧爻向旁边闪过,不敢跟他接招。
  周园嘉说道:“让爻儿和这头花豹炼炼,萧大哥,有你和我在旁晾阵。还怕那畜生能伤了爻儿不成?”说话时,他的手中已扣上了五枚铜钱。要是萧爻危险,便立刻发出铜钱,当做暗器射杀金钱豹。铜钱本来分量极轻,一般人扔出去,是万难杀伤的。但周园嘉内功深湛,就是一片树叶,到了他的手上,运劲弹出之际。五十米之内,亦具钢弹射杀的威力。
  萧万立心中焦急,摸出他随身携带的那条九龙鞭,凝立待发。只要萧爻遇险,便立即挥鞭直击。
  萧爻闪避了两次,身法十分巧妙。金钱豹固然伤不到他,但要他制服金钱豹,亦不可能。萧万立忽然说道:“爻儿,你别怕,用我教你的伏虎拳法来对付金钱豹。”
  萧万立曾传授萧爻一套伏虎拳。萧爻炼得十分纯熟,却从来没有用过。听得萧万立的提醒,当即站定,摆开架势,与金钱豹对攻。他从来没与人动过手,这第一次动武,却用在一头花豹的身上,见花豹凶悍,心中不免惴惴。
  金钱豹咆哮了一声,伸爪抓来。萧爻后退两步,瞅着空隙使出一招‘擒龙缚虎’。一拳击在金钱豹的耳门,着手处绒绒软软。虽然击中了金钱豹,但因为萧爻并无内功的根基,出击之时,又担心被金钱豹咬到,心气不足,出击之力弱了许多,是以造不成杀伤。饶是如此,也击得那金钱豹脑袋发昏。
  萧爻这是第一次动武,一招得手,尝到了甜头。惴惴之念稍却,心气渐长,自信倍增。金钱豹吃了一拳,随即扑来。萧爻虽聪明颖悟,这时却毫无临敌应变之能。又是向后退开两步,趁着空隙,一招‘擒龙缚虎’又打在金钱豹的耳门,与上一次如出一辙。但这次击出的力度却比上一次重了几分,打得金钱豹向旁歪倒。
  那金钱豹忽又扑来,扑咬的动作,与前两次全然没有丝毫变化。萧爻见状,心中暗喜。依旧是一招‘擒龙缚虎’,又实实在在的打中了金钱豹的耳门。
  萧万立和周园嘉在旁观看,先时还为萧爻担心,见萧爻能打中金钱豹,这才稍微放宽了心。待见到萧爻每一次使出的都是一招‘擒龙缚虎’,虽然打中了,但拳法生涩,动作笨拙,根本不像是一个会武功的人,反倒更像是寻常的猎户恶汉,与畜生搏斗。而且他只用一招,却又能次次奏效。
  那金钱豹又扑了两次,均被萧爻以‘擒龙缚虎’击中耳门。两位武学大家看在眼里,都已忍俊不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