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若小说网

第29章 误会

  战苍溟仿佛可以感觉自己身上所有的伤口都在一点点地撕裂,他甚至细微地体会到了组成他大腿肌肉的像纤维一般的东西,正不堪重负,一点点地撕裂,崩断,他第一次感受到作为一个人能力有限的无奈——
  毕竟以往的他,就像死神一样蔑视着周围的无名小卒,就像斩断路边的野草一般,用手中的利剑在萧瑟的战场上画出一幅幅精妙绝伦的殷红色的绝美书画。
  “轰……”石墙成功地被撬了起来,收到了信号一般自动上升到密室顶端,露出一条阴暗的狭窄通道。
  这个通道,狭窄到他们只能侧着身子横着走才可以勉强通过。
  然而在无尽黑暗之后,迎来的,不是绝对的光明,而似乎也只是近似于黑暗的微弱光明。
  皇陵中心,仿佛反而没有入口那般繁华奢靡,而只是像一个比较整洁的洞穴,气氛还格外地诡异。
  几乎从鬼门关闯过来的木璃然哪有注意,兴奋地像孩子一般想要找到什么宝藏。
  战苍溟则不同了,久经沙场的他,虽然一般都像一个屠夫,血洗每一场战争,可在他年幼的时候,初出茅庐,哪一天不是在死亡的边缘奔跑?几乎每天都有好几次死亡的消息在向他逼近,他只能不断地伪装,不断地改变,沙场战争让他不得不在享受喜悦的时候,不时冷下面孔,防止意外的发生。
  “快来看啊战苍溟!”
  一扇巨大的石屏风后面,有一个高台,高台中嵌入的,是一个闪着微光的金色珍珠,看似只是一颗普通的珠宝,木璃然却可以肯定,这个珍珠,经过层层障碍才能够重现于世,力量可见一斑。
  木璃然小心翼翼地靠近珍珠,想要仔细地观摩一番,却不曾想,在珍珠马上要离开石台的一瞬间,石台后面冒出了一只守护珍珠的鬼魂。
  木璃然的心思全都在珍珠身上,根本没有查觉到一丝异样。
  鬼魂本是因为人的脚步声出现,只会让人远离石台,可木璃然散发着温热甜美气息的血液,却像一种致命的诱惑深深地吸引着鬼魂,性情温和的鬼魂开始变得焦躁暴戾,仿佛这仅仅一丝的气味便一下子唤醒了它尘封数千年的饥饿感。
  鬼魂一下子就扑了过去。
  “咚!”一个重重的倒地声将有些走神的木璃然拉回了现实。
  “怎么了战苍溟?怎么摔倒了?”倒地声仿佛是伴随着一声厉鬼的号叫,木璃然以为自己听错了,马上扶起倒在地上的战苍溟,让他靠在自己肩上。
  “咳……没事,不小心摔了一下,可能腿上的伤有些撕裂吧,没有大碍。”战苍溟躺在木璃然的肩上,贪恋着木璃然散发的每一丝温柔而夹杂着清冷的气息,却还是想赶快支走木璃然,“先不要管我,你快去拿珍珠吧。”
  他心中就像着了魔似的抓狂,他想要这个女人在自己身边,可是他怕自己身上新添的伤会让她自责——
  以前他是怎样变着法子怼她,可现在的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他从未想过自己动感情时的模样,也从未认为自己会对这个女人动心,他甚至不明白动心的感觉,这所有的一切,都只是按照他自己的意愿来,没有多余的想法。
  可是刚刚恶鬼扑向木璃然的时候,他是多么害怕啊,害怕失去一个,他以为不重要的人。
  可是为了这个以为不重要的木璃然,在恶鬼扑向她的时候,战苍溟使出浑身解数挡在前面,在制服恶鬼的同时,替木璃然受了重伤,还怕这个以为不重要的人为自己担心自责……
  背上的疼痛不亚于当时被石器活生生穿过腿部的痛,这种生生可以疼晕人的感觉,却让战苍溟为了同一个女人感受了两次……
  战苍溟却还是没有往男女之情的方面想,仿佛在从未阅历过爱情的他眼中,仿佛一切那么暧昧柔情的样子都是那么的理所当然。
  可能他最多只是会觉得——自己最近是怎么了,怎么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然后,不再多想,置之不理。
  可能这就是所谓的暗生情愫吧……
  “你看!我拿到了!快看,多美的金色啊!”木璃然以往清冷的眸子闪着兴奋的光——那种,足以把战苍溟空洞暗淡的灰色眸子照得雪亮的光。
  “是啊,很美……”战苍溟灰色的眸子终究是被那光照耀到了,眼中不由自主地溢出温柔的光,可是现在身负重伤的他,却虚弱到展现一丝微笑都十分吃力。
  大口呼吸新鲜空气,对于现在的战苍溟来说,都已经变成了一种奢侈。刚刚受袭的背部,慢慢有温热的液体流下,战苍溟所剩的意识不多了。唯一让他没有在现在这时候,彻底昏过去的唯一支撑,便是木璃然的安危。
  刚刚的鬼魂,不知何时便会再次出现,他警告自己,也不允许自己,在现在这个时候失去意识。
  木璃然自然看得出他的不对劲,明明刚刚进来时,战苍溟的精神状态还没有像如此这般虚弱。刚刚的突然倒地之后,他的脸色明显变得更加惨白。
  这其中究竟有何缘由,木璃然正思索着,突然低下头,瞧见了自己怀中的金色珍珠,她突然意识到,这珍珠既然是用这整整五个阵法来守护的神物,那么又怎么会就这样光明正大的置于这高台之上呢?
  木璃然将这神珠装进衣袖内,半跪在战苍溟的身边,抬起手来,轻轻擦拭着他的脸颊,战苍溟有气无力的笑着,眼神中满满的都是对木璃然的宠溺。战苍溟抬起一只手轻轻握住木璃然正在抚着自己的手。轻语道“你没事……就好……”
  “不要说话了,你需要休息。”木璃然站起身来,神情有些凝重,她轻轻扶着战苍溟,将他轻轻依靠在高台一旁。紧接着她站起身来,仔细观察起了这座高台。原来,在刚刚放置神珠的下方,有许多文字雕刻。木璃然凝神屏气,稍稍弯腰,努力辨认着这些已经有些模糊的字迹。
  字迹的内容便是有关于这神珠的介绍,以及神珠的守护者。原来,这珠子名叫“金神珠”,有着强大的控制力量。是这皇陵墓主人,生前最珍贵的宝物,而这宝物一直被保护守护者所镇守。从这文中看来,这守护者是只千年精魂,速度奇快,来无影去无踪。
  可是,已经过了这么久,却没有感受到半点动静。这究竟是……?难道!她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看向了奄奄一息的战苍溟,这才发现,战苍溟靠着的那块石壁,有道道血痕。
  木璃然这才意识到,刚刚战苍溟的倒下,是为了保护自己。霎时间,她的心中被愧疚所充斥着,面对这样就算拼上性命也要保护自己的战苍溟,她瞬间不知该如何继续坦然面对他。她蹲下身来,拿出这神珠,轻轻放在战苍溟的怀中,温暖的金光笼罩着战苍溟的身体,接触到金神珠的战苍溟,意识慢慢找回,后背的伤口也止住了血,这一奇妙的变化,让本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木璃然,瞬间重获了希望。
  但是,她并没有掌握金神珠的真正用法,所以战苍溟的身体状况仅仅只是恢复到了可以起身走路的状态。
  木璃然垂下眼眸,不敢看向战苍溟,她不知该用何种心情去面对他。她紧紧的抿着唇,原本丰润的双唇,被她抿成了一道细线。木璃然的眼眶微微湿润着,她拼了命的睁大双眸,防止自己的泪从眼眶滑落。
  战苍溟,坐了起来,将木璃然搂在怀中。动作温柔细腻的像是在对待一件易碎珍宝似的,战苍溟没有过感情经历,他不知道该如何去哄正在暗自神伤的木璃然。他想,自己现在什么也做不了,那便给她安全感吧。也许这样,能为她的心,带来一丝慰藉。
  木璃然没有挣脱这个怀抱,静静地将头埋在他的胸前,她知道自己已经陷进去了,可是她却并不想从着温柔沼泽中离开,哪怕越陷越深,她也认了。
  两人就这样抱着,等到木璃然终于停止了抽泣,二人才结束了这个拥抱。战苍溟有些恋恋不舍,他没想到用心去拥抱一个姑娘的感觉,竟是如此这般令人无法自拔。他整理了衣衫,用指尖感受着她在自己身上留下的余温。
  这个拥抱很长,他们二人的体力也恢复得差不多了。便准备继续上路,寻找这皇陵出口。
  战苍溟知道这金神珠的功效,便严词要求木璃然将这个携带在身上,这才真正的开始上路。
  皇陵中心的墙壁上,有着许多洞口。但是,二人并不知晓究竟哪一个才是通往外界的唯一通道。只能并肩前行。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但是二人还是兜兜转转回到皇陵中心。木璃然提出二人分头行动,为了节省时间。可是被战苍溟一口回绝,战苍溟决不允许木璃然在这个皇陵内,离开他半步。
  木璃然拗不过战苍溟,终究还是没有离开他的左右,而是选择继续跟他同行。的确,战苍溟的一举一动,都给了木璃然极大的安全感,这是木璃然前生今世,第一次如此信赖与依赖一个人。但是,战苍溟越是这样,木璃然的心中便越愧疚,她认为自己,并不值得他这样拼尽全力。
  正当木璃然自己胡思幻想之时,但三个人的声音突然传进了二人的耳朵中。
  一道清脆的男声响起,带着焦急,甚是熟悉,这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