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若小说网

第25章 大事不好

  这诡异的山洞中,不知还藏有多少不为人知的秘密。已经走过了两个法阵,他们自己也不知,接下来等待他们的,究竟会是什么。/p
  /p
  战苍溟的腿上伤口处的布料,早已被泂泂涌出的所浸染,战苍溟的后背也早已被疼痛带来的冷汗所浸湿。但是,他拼了命的咬住牙,因为他明白,自己不能再给木璃然添麻烦。可是,他再怎么忍耐,身体还是会因为这痛不欲生的感觉而微微战栗。/p
  /p
  木璃然一直搀扶着他,自然感受到了战苍溟身体的不自然。她一边放慢脚步,一边抬头看着战苍溟忍耐痛苦的表情。战苍溟每皱一下眉,木璃然的心便也跟着抽搐几分。她扶着他的手握得更紧了,或许木璃然自己也并没有想到,自己这辈子,除了心心念念的弟弟,居然还会这样在意一个人。她的心为了战苍溟而悬着,她不希望他再受到伤害。/p
  /p
  感受到了木璃然充满关切与担忧的目光,战苍溟便低下头,正好跟木璃然的视线对上。而这次,他们谁也没有躲开视线。/p
  /p
  “怎么这样看着我?”战苍溟努力忍住疼痛,扯出一抹他自认为温柔的微笑。/p
  /p
  而在木璃然的眼里,他只是在强撑着,不肯依赖自己。木璃然就这样盯着他,没有言语,眼神中的关心与炙热不言而喻。/p
  /p
  见她没有说话,战苍溟便没有接着出声,二人都停下了脚步,就这样直直的望着彼此。许久,战苍溟开口,“你……是在担心我吗?”言语中带着期待,与不自信。他怕木璃然直言否决他的想法。又想亲耳听到她亲口告诉自己,是在担心他。战苍溟内心纠结着,但是想知道木璃然心意的心,迫使自己将这句话问出口。/p
  /p
  “答应我,别再为我冒险。”木璃然没有直面回答战苍溟问出的话,而是用另一种方式告诉他自己的心意。木璃然的眼神坚定着,她一向不是个扭捏的人,但却总是对自己感情不敏感。她现在对战苍溟,究竟是喜欢,还是爱,还是其他,她自己也不知道。但是,她这一颗不想让战苍溟再受到伤害的心,却是毫无保留的给战苍溟看。/p
  /p
  听到这话,战苍溟愣住了,她……这是……承认了吗?战苍溟的心中高兴了起来,先前的纠结,担忧全部一扫而空。哪怕他并没有得到木璃然的正面回复,现在的他也已经是激动不已。/p
  /p
  “你值得。”战苍溟再一次笑了,相比与之前的笑,这次更像是发自心底的高兴。心情豁然的战沧溟,甚至觉得腿上的伤口也没有刚才那般疼痛难忍。他弯着好看的眸子,嘴角勾起弧度,揽着木璃然腰的左手收紧了些,带着木璃然,抬脚向前走去。/p
  /p
  木璃然的心也颤了颤,战苍溟的这三个字彻底的打动了木璃然的内心,从没有人这样将她放在心尖上,也从来没有人像这样在意过她。她甚至想,刚刚那一瞬间,若是就那样成为永恒,该有多好。/p
  /p
  可惜她明白,自己只是穿越而来的一缕残魂,也不知何年何月,便会回到自己本来的世界,她本不应该对这个世界有着太多的留恋。奈何情动之时,并不是自己所能掌控。/p
  /p
  木璃然跟战苍溟就这样互相搀扶着向前方走去,约是走了一柱香的时间,终于在前方看到了一扇石门。这想必便是下一个法阵的所在之处了。/p
  /p
  这扇石门出奇的大,上面印刻着一副古代壁画,以及繁琐的古文字。这显然是上古时期的文字,但这字的形态却与战秦国的某些古代典籍里的字形大致相似。/p
  /p
  战苍溟走上前去,抬起手来轻抚这石门上的文字。英眉微皱,像是看出了什么。/p
  /p
  “这上面写的,是这法阵的由来,以及……石门打开的方式。”战苍溟眼神凝重,努力辨识着这石门上的古文字。因为年代久远,以及山洞常年无人光顾,导致这文字已经变得破损不堪。/p
  /p
  过了晌久,战苍溟终于停下了观察,他走到石门中缝处伸出两只手在石门上不停的摸索着,终于,在最靠近中缝处,有两个凹陷下去的小石坑,石坑平行排列,上面不远处有着两个奇怪的图形对应。战苍溟深吸一口气,伸出两只食指,朝着这两个小小的石坑按了下去。瞬间,天旋地动,不断地有机关发动的声音从四周传来,而眼前的石门,也缓缓的打开。尘土弥漫了二人的视线,二人便主动向着对方的位置靠近。/p
  /p
  石门开到了三分之二时,突然门中有几道寒光闪过,战苍溟瞬间意识到,不好!木璃然有危险!接着,战苍溟没有做出过多的思考,便直接向着身后木璃然的方向扑了过去,将她扑倒在地,紧接着门中的飞箭愈来愈多,但所幸的是剑雨并没有波及到地上,战苍溟只得这样继续压着木璃然,等待剑雨的结束。/p
  /p
  二人贴的很近,能彼此听到对方的心跳声,呼吸声,木璃然心神乱了,脸庞爬上了两抹红霞。身上男人的气息不断的刺激着木璃然的感官,让她一瞬间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只得就这样乖乖的呆在战苍溟的身下。/p
  她,很抵触自己么……/p
  对感情粗神经的木璃然并没有发现战苍溟的变化。她将裙角撕下,绑在战苍溟受伤的腿上,简单地替他止了血。/p
  由于受伤,战苍溟坐了一会便沉沉睡去。木璃然静静守在他身边。偶见他皱眉低吟,心中便微微刺痛。/p
  你个傻子啊……/p
  我不过是跨越时空的一抹残魂,为了救我而如此这般,你真是傻啊……/p
  粗略算了下时辰,莫约酉时了。等到太阳一落,就是鬼魂最活跃的时刻了。/p
  那……/p
  木璃然面上带着担忧,转头看向斜躺在石头上的战苍溟,却见后者睫毛微动,睁开了眼。/p
  “怎么样了?”/p
  她急切地走到战苍溟身边,俯下身子伸手探上他的额头,手中传来的温热让她松了口气。/p
  还好没发烧。/p
  他们现在处境困难,伤口处理不当极有可能会发炎而引起发烧。还好还好,头不烫。/p
  不知不觉中,战苍溟在他心中的地位越来越高,她却像个白痴般没有发觉。/p
  她正准备抽回手,战苍溟先一步握住她的手。神色平静,眼底却有波涛暗涌。/p
  “扶我起来。”/p
  空气中传来的隐隐阴凉让他有些不适。也不知他这一觉睡了多久,看着情况,现在估摸着太阳也应该快下山了吧……/p
  现在若不快点找个安全的地方,过了子时他们的处境应该会很艰难。/p
  显然木璃然也想到了这点。她没有扭捏,大大方方将脑袋从战苍溟的胳膊下钻出,用肩膀做他的支撑。/p
  “迷幻阵已破,也不知道接下来还有没有阵,小心着点。”/p
  战苍溟淡淡提醒,话语中是对木璃然满满的关怀。/p
  世间人皆可伤,唯你不可。/p
  因为,你若受伤,我会心疼。/p
  木璃然搀着战苍溟向深不可测的皇陵深处走去。路旁的石壁上嵌着的夜明珠将微暖的光打在他们身上,惹得空气也变得暧昧。/p
  相拥的两人在石壁的转角处却停步不前,因为他们看到另一方天地。/p
  巨大的石室被夜明珠照得亮如白昼,地面十公分深的凹处组成网格,半米高的圆柱形石块整齐的排列,在石室的中央是一条三米宽的水流。这,这赫然就是棋盘!/p
  视野扫过棋盘,发现在己方黑方的右前方少了一卒!/p
  这是让人去代替卒吗?/p
  木璃然扶着战苍溟,没有贸然去触碰棋盘,而是用视线将四周仔细查了个遍。/p
  在棋盘前的地面上有有一个小棋盘,布局与大棋盘一样,唯独不同的是右上方的卒。/p
  小棋盘边有着一行小字,也不知是用什么所写,历经岁月,模糊却可辨。/p
  “一卒可撼三军,一人可敌万兵。”/p
  “这意思是,让我去代替丢失的卒将对面的军么?”/p
  木璃然盯着这行小字思考了一会,猜测道。/p
  “不可。”/p
  还没等她付诸行动,一道清冷的声音传来阻拦了她。/p
  “这棋盘透着诡异,你一女儿家若是出了什么差错该怎么办!”/p
  木璃然可千万不能以身试险,他不允许她如此不顾及自己!/p
  见战苍溟态度坚硬,木璃然用力将他按坐在地上,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她的膝盖踢到他的伤口处,竟将人生生疼出一头冷汗。/p
  “我不去,你一个伤患去吗?”/p
  她的目光很坚定,充满着自信。/p
  “这小棋盘与大棋盘应该是相连的,小棋子动则大棋子动。红棋应该是不可操控的。而接下来呢要做的就是,操控黑棋,将了对面的军!”/p
  少女的眸子有一股名为不屈的光,似乎是想冲破黑暗,扶摇直上!/p
  木璃然的眼睛好似拥有魔力,那光彩四溢的瞳竟让态度坚决的战苍溟鬼使神差地点了头。/p
  “好,但你要小心别受伤了。”/p
  少女衣袂飘飘,身形灵动,如一只优雅的蝴蝶缓缓落入棋盘。/p
  在蝴蝶触碰到棋盘的那一刹那,红棋动了。一股浓重的威压袭来,久经沙场的老兵迈出狠厉的一步。/p
  感受到老兵的杀意,木璃然的唇角勾起清浅的弧度。/p
  她猜的果然没错,这个棋盘并不是要考验闯阵者的智商,而是想将其抹杀!/p
  此时,这些红棋的目标,怕是只有一个,那就是——她!/p
  “战苍溟,注意保护我!”/p
  “好。”/p
  在话音落下的那一刻,浓浓的战意自身后涌起。她满是激动地转过身去,威严的帅稳稳向前迈出了一步。/p
  帅……帅?!/p
  “你丫的到底会不会玩!”/p
  也不顾上形象了,木璃然崩溃地朝棋盘外气定神闲的某人吼道。/p
  她两世为人,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这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第一步走帅的。/p
  “不会。”/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