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若小说网

第三十章 擎天柱孙承宗

  这次早朝处理了不少大事,首先是定下了再开试科选拔官员,其后便是任命内阁大臣,而后还定下三司会审魏党案。
  每一件都是大事,可这些大事朱由检根本没有和朝中大臣商议的意思,全部朝纲独断。
  这样的办事效率可谓一改朝堂引经据典,你来我往的激浪景象。
  朱由检也让满朝文武见识了他雷厉风行的手段。
  在朱由检看来,早朝召开集体大会,开会就要简洁、明了,不吵闹,不拖拉,提出问题,解决问题,制定目标方向,而皇帝便是其中的关键,必须起到决策性作用。
  刚想休息一下的当朱由检听到孙承宗的名字时,眼睛一亮,这孙承宗来得正是时候。
  “快宣!”
  朱由检能不高兴吗,孙承宗啊,明末智勇双全,忠心耿耿的大将。
  和那些祖制,历史典故屁关系没有,一句话的事干嘛要讨论几天几夜。
  “启禀陛下,孙承宗在殿外求见。”
  散朝后,朱由检便回到御书房,如今大小事情都交给六部和各司去办,他这个皇帝不需要事事躬亲,否则早晚累死。
  “孙师速速请起!”
  孙承宗可是给朱由检的大哥朱由校当过讲师,深得朱由校信任,是个难得的帅才,镇守边关,死死挡住后金的攻势,可惜被魏忠贤陷害辞官。
  当朱由检看见孙承宗的名字后,第一时间将其定位兵部尚书,朱由检需要这位大佬来帮助他处理军务。
  如果说孙传庭专治叛乱不服,袁崇焕是后金的克星,那么孙承宗就是这两人的大爷级别,袁崇焕都是孙承宗一手提拔起来的。
  “臣,孙承宗,拜见陛下!”
  身材高瘦,手臂粗大,声音浑厚,双眼炯炯有神,绝世良将也。
  一声孙师,让孙承宗精神一震,朱由检可是皇帝啊,朱由检的一声孙师,就是对他的最大认可。
  “孙师为大明南征北战,出生入死,战功赫赫,”朱由检大声说道:“若孙师都担不起,天下何人可敢言师,从今以后,孙师便是朕之师!”
  君臣二人上演一出君臣同心的戏之后,双双落座,两人也慢慢平复激动的心情,还有很多事情等着他们商议。
  朱由检开试科,本来孙承宗只是来试试,没想到一下子就成了兵部尚书,这可是二品大员,而且还一下子入了内阁。
  这让老陈的孙承宗也倍感激动,觉得自己遇到对的人了,朱由检能让他一展宏图。
  “陛下,臣担不起此称谓!”
  朱由检听着孙承宗的边防建议,孙承宗的确有点本事,几项改革措施都说到朱由检心坎上,可惜还不够全面,也不够完善,远远达不到朱由检的标准。
  “孙师认为,如何防备后金威胁?”朱由检提出对大明威胁最大的后金问题。
  “陛下,后金八旗善马战,”孙承宗胸有成竹,对敌我都很了解,“而大明马政早已名存实亡,若野外战之,则大明落下风。”
  “其一,整顿大明兵备,启用良将领兵!”
  “其二,加强九边军镇,特别是昌平镇、真保镇、蓟州镇、山海镇!”
  “其三,加大边镇钱财投入。。。。。。”
  大明如今最缺什么,那就是钱财,如果继续按照孙承宗的办法,不久的将来,恐怕不用后金打来,恐怖的边防投入就可以拖垮大明。
  “取边关地图,”朱由检不懂军阵,也对边防没什么印象,还是看着地图,听着孙承宗说,这样脑袋中才能真切的现象出来。
  “陛下请看,”巨大的边防地图挂起来,孙承宗和朱由检走到地图前,“此地是山海卫,乃抵御后金首冲之地,后金每每来攻,皆从此地而过。”
  孙承宗坚定的道:“臣认为,大明当建造堡垒,依靠火器,据险而守,则可让后金八旗不得寸进。。。。。。”
  看着夸夸而谈的孙承宗,不过朱由检并不是很满意。
  因为孙承宗这一套的确能够挡住后金一时,但也有重大弊端,那就是需要投入恐怖的钱财。
  “这一段皆属永平府,如今可谓是大军云集,只需一良将镇守,可保无忧。”
  朱由检看着地图,听完孙承宗的介绍后,大概知道如今大明抵御后金的主要防区。
  随后,孙承宗沿着长城继续介绍起来。
  “山海卫沿着长城向北便是黄山岭,大军难以通行。。。。。”
  “沿长城往西,这是董家口,然后是义院口,与山海卫形成掎角之势。。。。。。”
  “再往西,则是界岭口、桃林口、河流口。。。。。。”
  京师就在顺天府中央,而后金和蒙古连成一片,以长城为界,可谓是攻势凶猛,大明只能依托各地关隘抵御。
  “陛下请看,”孙承宗突然直指朝鲜海边的一个圆圈道:“此乃东江镇,此地由左都督、平辽总兵毛文龙镇守,可牵制后金,使得后金不可倾巢来犯。”
  朱由检眼睛一亮,毛文龙他记得,历史上赫赫有名的抗清名将,后来好像被袁崇焕给砍了,导致没人能够牵制后金。
  “龙井关、罗文谷、天安口、将军石关连成一线,而后是虎头山、白马关、石城连城一线,这两地皆属顺天府,因相距过大,臣认为各自分派大将镇守,以防后金绕道蒙古,从北面攻破长城,直逼京师。。。。。。”
  “再往西,则是延庆州,后金绕道此地进攻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但不可不防,臣认为亦需派大将镇守。。。。。。”
  看完地图,朱由检终于具体了解大明如今面临的形势。
  “此地颇为重要,”看着东江镇所在的位置,这不就是鸭绿江的入海口吗,而且离朝鲜如此之近。
  想到这里,朱由检的心思开始快速转动起来,“朕听闻毛文龙虽善战,但不通政务,此地如此重要,且可放任不管。”
  “陛下所言甚是,臣认为朝中可派人前往东江镇协防。”孙承宗对这个毛文龙也算是了解,知道毛文龙不是处理政务的料。发地方动荡,大明的军户可是个庞大的群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