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若小说网

第二十六章 朝堂大臣

  政科的题其实不多,会的一个时辰完全足够,不会的给再多时间也是浪费。
  封题之后,朱由检带着八位内阁大臣开始阅卷。
  “不看文笔,只看内容,狭义者,平庸者,全部淘汰。。。。。。”
  对于八股策论,朱由检的要求很简单,就是选拔一群符合他胃口的官员出来。
  所以,八股策论只看内容,不看文笔,无论你写得天花乱坠也好,无论你灵光一闪,神来之笔也罢,不符合朱由检要求的,一律淘汰。
  朱由检找的不是大学者,大文豪,而是有思想,有灵魂,有追求,和他同心的官员。
  每一份试卷,必须通过四人查阅,认为符合朱由检要求的,都可以留下来。
  不得不说八人的文学功底非常深厚,那怕是武勋出生的四大国公,阅卷速度丝毫不慢。
  “掌灯!”
  一千三百多分试卷,每一份最少都是三千多字,写得快的甚至多达八千多字。
  让朱由检一份一份的看,根本不可能,因为八股对于现在的朱由检来说,实在是有点太高深。
  为了赶时间,朱由检将八人分成两组,叶向高带领一组,韩爌带领一组,每组四人,将试卷分成两组。
  这就简单了,叶向高、韩爌、来宗道、周延儒四人同时出手,分分钟将不合格的剔除出去。
  他们出的题,当然知道正确答案,而且按照朱由检的要求,这些题目的答案必须明确唯一,所以政科查阅非常快。
  “开封!”
  完了赶时间,朱由检决定连夜阅卷。
  经过内阁八人的首次刷选之后,留下了六百多篇符合朱由检要求的文章。
  而后就是政科阅卷。
  叶向高等人也知道他们的任务完成了,最后一步就是为朱由检背黑锅,无论朱由检选择了那些人,都和朱由检没关系,试卷的查阅是他们八人,和朱由检没关系。
  “来人,送八位大臣回府!”
  当八人将试题全部交到朱由检身前,八人的任务正式完成,终于不用困在皇宫,终于不用被人天天看着,终于可以在自己熟悉的床上睡个安稳觉。
  终于,试卷全部批改完毕,政科排名也拿出来。
  最后一步,就是开启姓名封印,将所有人的排名按照报考的官职一一分类,然后将策论,政科放在一起,最后交给朱由检来决断。
  什么公平公正,到了朱由检这一步就是狗屁,朱由检找的是符合他心中要求的人,而不是文章写得好,题做得好的人。
  “吴甘中怎么也在,不错。。。。。。”
  “孙承宗?!我没看错吧,这位大佬也在!”
  “文安之?好像听说过,不管了,就你吧。。。。。。”
  送走了八人,朱由检继续挑灯备战,他必须在今夜将所有官员的名单确认下来,再拖下去,整个大明天下都要乱了,朝堂已经半月没处理政务了。
  “范景文、倪元璐。。。。。。”
  “徐光启。。。。。”
  直到天明,朱由检才将最后一个名额确定下来,那怕朱由检年轻气盛,身强体壮,通宵达旦也有点吃不消。
  “王大伴,将名字记下来,张贴告示,同时传旨召这些官员速速到吏部备案上任。。。。。。”
  “传旨,令东厂、锦衣卫、五城兵马司,敢闹事者,一律拿下。。。。。。”
  “姜曰广?不就是那个空手入朝鲜,空手回大明的大明外交官吗,不错。。。。。”
  “这个也好像有记载。。。。。。”
  “。。。。。。”
  于此同时,新任朝廷官员告示挂出,轰动整个京师。
  “吏部尚书无合格者,由来宗道担任!”
  “户部尚书范景文!”
  “传旨,令侍卫上直军巡查皇城。。。。。。。”
  “传旨,通政司立刻将这信任官员名单传到十三府。。。。。”
  连下数道圣旨之后,朱由检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乾清宫呼呼大睡。
  “刑部尚书路振飞!”
  “都察院左都御史施邦曜!”
  “都察院右都御史李邦华!”
  “礼部尚书无合格者,由周延儒担任!”
  “工部尚书徐光启!”
  “兵部尚书孙承宗!”
  “罢了罢了。。。。。”
  “试科?哈哈哈。。。。。”
  “谁与老夫一同前往午门为名请命!”
  “。。。。。。”
  看完名单之后,有人欢喜有人愁,一千多人报考,但名额只有三百二十六人,注定绝大部分人无缘高位。
  “怎么可能没有我,我乃三朝元老。。。。。。”
  正如朱由检所料,名单公布出来,立刻引来一大批人的不满,特别是那些明神宗时期就是朝中大臣的老资格,有的要联合前去午门请命,而有的直接决定回家开学堂,讲经意,不服之色尽写脸上。
  “来人,将这些妖言惑众,污蔑朝廷大员者拿下!”
  “魏党余孽,还敢造次,拿入诏狱!”
  “徐光启,黄口小儿,何德何能担任尚书之职。”
  “老夫将筹资重建东林学院,何人愿与我一同前往?”
  “我当归隐讲学。。。。。。”
  但文官却非常怕厂卫,因为厂卫不讲道理,无论你说得如何天花乱坠,在厂卫面前都没用。
  所以一见厂卫动手,文官立刻息声。
  能为了官职而闹事的,却会清高到哪里去。
  东厂和锦衣卫出动,将闹得欢的几人拿入大牢,不满之声立刻停息,没人敢以身犯险,特别是厂卫横行的年代,一旦被厂卫盯上,不死也脱层皮。
  朱由检可没有耐心和这群自命不凡的腐儒讲道理,对于这些只会动嘴皮子,争权夺利的腐儒,能有用刀子,朱由检就绝不动嘴皮。
  明朝的文官不怕皇帝,因为皇帝讲道理,讲道理却是文官最拿手的,就算皇帝拿下他们,他们的名声反而更大。
  “传旨,明日早朝,百官觐见!”
  “传旨,百官不得设宴庆贺!”
  两道圣旨一下,整个京师都安静下来。
  朝堂百官已经全部确认,不可能更改,闹也没用,引来厂卫就不划算了。
  至于百官不得设宴庆贺,倒也让不少人眼睛一亮,许多人都认为新帝也许将是中兴之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