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若小说网

第二十五章 政科

  朱由检出的题目难吗,其实一点都不难,而且非常简单,凡是有点文化功底的皆能理解。
  难点在于如何选择,选择无非三个,要么支持改革,要么反对改革,要么各打五十大板,不表明态度。
  当然,支持改革的还需要说明怎么改革,提出自己的看法和意见。
  反对改革的就要抓住这个机会,想办法说服皇帝放弃改革。
  至于态度不明的,改革的好与坏都说一说,不过这种人很少,而且结果可以预见,这些墙头草将不堪重用。
  不少人陷入沉思,可以预见,支持改革的,将有很大机会被朱由检看重,但也不能一句支持就行的。
  当然,这几乎不可能,他们看得见和讲出来是两码子事。
  “天地人材,当为天地惜之。朝廷名器,当为朝廷守之。天下万世是非公论,当与天地万世共之。。。。。。”
  大明需要改革的地方非常多,参加今日试科的,可以算是如今大明最为顶级的一批文人。
  如果这群人都看不清大明如今的局势,也看不清大明的弊端所在,那么这个大明就真的没希望了。
  “一旦求精,就有深谋远虑的人互相学习,不随时间逝去;一旦责成事实,就会忠君爱国之士为国家考虑,十倍于贾谊也未尝不可。”
  徐光启心中有无数言语需要倾述,有无数设想需要尝试,这一切的一切,都需要一个开明的明主,而徐光启认为,新帝朱由检便是这样一个人,就是他一直等待的人。
  感受到新帝朱由检的雄心壮志,感受到即将到来的大变革,感受到朝堂的焕然一新,范景文心有万千,手中之笔毫无停顿,洋洋洒洒数千字一挥而成。
  “设置险阻、整顿车马、储备军事器械、打造将帅之才、训练戎卒、严格制度、赏罚分明。。。。。”
  要是朱由检因为这些话而处罚他,他认为这样的皇帝,不伺候也罢。
  “上官游览,动烦属吏支应,伤小民几许物力矣。。。。。。”施邦曜也算是三朝元老,不过官位一直都不是很高,但也在朝堂混迹多年。
  “忠佞不分,则邪正混淆,何以治?。。。。。。”黄道周感叹万分,他先前不过是从三品,按照他刚正不阿的性格,能在官场混到现在已经是奇迹。
  那怕是试科,皇帝亲考,他依然什么话都写出来,在他看来,要么皇帝朱由检乃圣君,不但不会在意他写的这些,反而会重用他。
  但总的来说,能进入皇宫参加试科的,又且是泛泛之辈,别的不说,这作文考试,还不是提笔就来。
  “时辰到!”
  因为不阿谀魏忠贤,最终慢慢边缘化,如今魏忠贤倒台,施邦曜终于看到大明的希望,他抱着满腔热血,誓要保大明朝堂一片清明。
  本次试科,多有侥幸尝试之人,也多有自命不凡之辈,也有顽固不化之流。
  试科考试非常严格,特别是八股策论根本没有作弊一说,因为这是皇帝临场出题,皇帝亲自监考,随后便是封卷。。。。。。
  “赐宴!”
  “百官退场!”
  “封卷!”
  当然,那怕是朱由检也不敢有意见,这位老大人可是他老师。
  至于韩爌,身体还算硬朗,硬生生的抗了过来。
  一坐就是一上午,就算朱由检年轻气盛也有点受不了。
  再看看白发苍苍的内阁首辅叶向高,说是监考,还不如说是来晒太阳的,早就昏昏欲睡,根本没有首辅的样子。
  剩下的四大国公就不用说了,一脸百无聊赖的架势,对于试科考试根本不感兴趣,而且他们也知道,试科结果恐怕不是他们可以插手的。
  “叶老,辛苦了。。。。。”
  来宗道和周延儒就不说了,满脸红光,精神奕奕,丝毫没有疲惫之色,一副非常享受的架势。
  他们二人也算是修成正果,皆庆幸当初拼了老命支持朱由检,才换来如今的高位。
  “分十二册。。。。。”
  “六部各一册,督查院一册,大理寺一册。。。。。。”
  朱由检来到叶向高身旁,小心翼翼的将叶向高扶起,现在已经到了午膳时间,御膳房早就准备好饭菜。
  “政科!”
  王承恩声音落下,八百明宦官手捧蜡印锦盒分十二道进入考场。
  当看到这群宦官后,数人脸色微变,因为他们发现这些宦官不是原来负责看管题卷的那批,全部都不是熟面孔。
  “做题时间,一个时辰。。。。。。”
  “请题卷!”
  想到这里,朱由检微微侧头,瞟了眼不远的张彝宪。
  张彝宪发现朱由检的目光,急忙微微低头,表示已经安排妥当,随后阴冷的盯住考场。
  “开始吧。”
  朱由检嘴角微微一翘,冷笑一声,这些都是从密卫营调来的。
  “这不对。。。。。”
  “怎么会如此?”
  “开卷!”
  一千多人同时去掉锦盒上的蜡印,取出锦盒内题卷,急忙开始答题。
  “三万两白银。。。。。”
  不少刚开始还自信满满的官员,看完题卷内容后,脸色微变,心中恼怒万分。
  “完全不一样,该死!”
  “敢欺骗与我,找死!”
  当然,不是很高深那种,但却也不是谁都会做的。
  这些题都出自叶向高等人之手,叶向高等人可是混迹官场数十年,什么样的问题没遇到过,无论是六部还是五寺,他们皆清清楚楚。
  这一切都被数百密卫营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政科,说白了就是专业知识。
  在这个没有专业化的时代,没点本事别想做内阁大臣,更何况是内阁首辅。
  这些题,按照朱由检的意思,一是要专业,不是读过几本四书五经就能解答出来,其二要求考校官员的做事风格,处理应急事务的能力,其三就是必须精通该职位的制度,必须依法办事。
  这些题看起来很难,可若是在其中混迹几年,还是能够从容解答出来的,当然,不排除一些书呆子,素餐尸位,夸夸其谈者。
  而朱由检设置政科,就是要将这些人找出来,然后踢出去。
  至于题卷,朱由检暗中从叶向高等人出的几套题卷之中另外选择了一套,然后令密卫营的人抄录备用,原来选定那套已经确认走漏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