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若小说网

第二十三章 蜡印

  “谢文举,李承芳是吧?”朱由检又看向两个选出来的副总管,二人都是连过一些基础武艺的人,谢文举瘦弱灵活,李承芳笨拙,但身体素质非常强,抗打能力非常厉害。
  “你二人今后便是密卫营副总管。。。。。。。”
  “刘齐正。。。。。。”
  “张国元。。。。。。”
  朱由检将下面的总旗官和副总旗官一一点名,将他们记下来,毕竟今后的安全就要交给这些人手中。
  “今后你等都是密卫营之人,不属内廷管辖,不属二十四衙门。。。。。。”
  “密卫营暂定一千人,分十队,每队又分十小队。。。。。。”
  现在的密卫营还不足以担任保护自己的重任,需要一段时间的训练,没有一定的实力,光是忠诚是不够的,毕竟朱由检也不想一直被困在皇宫之中。
  “陛下,晚膳已经准备好了,皇后娘娘亲手为陛下煲的鸡汤。。。。。。”
  朱由检的晚膳还可以,两荤一素一汤,明朝的皇帝几乎都有几个特点,其一就是饮食上非常俭朴,其二就是不怎么讲究门当户对,皇帝喜欢就行,后宫不是很混乱。
  “挑选一些人去学烧菜做饭,今后密卫营饮食由你等自己做,所需食材直接去御膳房挑选。。。。。。”
  “明日朕会从军中派人教授你等厮杀之术。。。。。。”
  安排好密卫营之事后,朱由检才起身返回乾清宫。
  “今夜就不去其他地方了,朕疲了。。。。。。”
  朱由检是个正常男人,而且有几个漂亮的老婆,但毕竟和他没什么感情,而且不熟悉。
  而且朱由检这具身体现在才十七岁啊,未成年。。。。。。。
  “陛下,今夜是在乾清宫就寝还是。。。。。。?”
  吃过晚膳,王承恩便开始安排朱由检的夜生活,因为这段时间朱由检一直忙到半夜,所以一直没有前往皇后和贵妃那里去睡。
  如今事情已经基本落定,皇位也坐稳了,王承恩开始为主子考虑夜生活问题。
  可朱由检觉得自己还年轻。。。。。。
  “臣妾听闻五郎身体不适,特亲手为五郎煲了参汤。”还没等朱由检召唤,一道娇小的身影已经出现在朱由检的寝宫门口。
  来人正是田贵妃,和周皇后相比,田贵妃更加清秀玲珑,没有周皇后那种独有的高贵气质,却别有一番风味。
  为了能多活一段时间,为了不做短命皇帝,朱由检决定以后还是节制一点才好,老婆虽然漂亮,但命更重要。
  “启禀陛下,田贵妃来了。”
  朱由检一听,立刻头大起来,田贵妃虽然年纪轻轻,却最是懂得诱人之术,搞得朱由检多次差点把持不住。
  朱由检可不是不通人事的菜鸟,也曾经混迹过有颜色的灯区,但那毕竟是一种交易。
  而现在,无论是昨天那个周皇后还是现在的田贵妃,还有袁贵妃,相貌和身段就不用说了,放在任何一个朝代,绝对都是顶级美人,那种身上独有的气更让人痴迷其中。
  “五郎可是身体不适?”田秀英一边在朱由检手臂上摩擦,一边奇怪的望着朱由检,今天的朱由检竟然奇迹般的没有对他笑,反而一脸的呆陷。
  难怪历史上崇祯皇帝最为喜欢这个田贵妃,的确有积分资本。
  不过田贵妃不经传诏就闯了进来,让朱由检心中非常不爽,这个习惯不好,非常不好,朱由检现在比较是一国之君,有很多东西是不能让其他人看见的。
  可惜还没等朱由检质问,田贵妃已经来到朱由检身边,一把抱住朱由检的手臂,一种触电的感觉让朱由检立刻说不出话来。
  “这非五郎之过。。。。。”田秀英急忙劝慰朱由检,将其他心思暂时放下,这让朱由检松了口气,决定以后再没准备好之前,还是别和这几个便宜老婆接触太多才好。
  在田秀英的催促下,朱由检几口将参汤喝完,然后找了个借口将田秀英打发走。
  田秀英走时那种哀怨的眼神,让朱由检一颤,再次坚定了以后要和这几个妖女保持一定的距离。
  “咳咳。。。。。”朱由检忍痛轻轻脱离田贵妃的怀抱,“朕没事,只是政务繁忙,身旁有些乏了。”
  “陛下莫要太过劳累,要多休息才是,开来尝尝臣妾亲手煲的参汤,等下冷了就不能喝了。”田秀英越发觉得朱由检和以往的不同,对她少了几分热情,眼神也完全不一样。
  “哎。。。。”朱由检仰头叹气,一脸的无奈之色,“如今大明内忧外患,灾荒不断,国库空虚,朕心不安,哪有心情享受这些。。。。。。”
  太监王德化尖锐的声音响起,十二名太监将蜡封的锦盒一字摆开,由朱由检和八名内阁大臣检查封口蜡应。
  朱由检和八位内阁大臣看似认真的检查了一遍,其实他们只能看表面是否完整,不过是走过过场。
  十二个存放试题的锦盒有内廷的人十二个时辰看管着,想要泄露出去,几乎不可能。
  忙碌中,时间过得很快,一转眼便到了试科的前一天。
  一大早,朱由检便带着八位内阁大臣,以及精通文墨的五十名太监,今天,朱由检将亲自开启试科试题,并且在他和八位内阁大臣的监督下,由五十名太监抄录试题,用于明天试科之用。
  “验封!”
  忙碌了大半天,才将明天要用的试题抄录完成,再次加强守卫,并且将参与抄录试题的太监全部隔离。
  回到乾清宫,朱由检一脸平淡的问了句话,但王承恩却知道朱由检问的是什么。
  “怎么样?”
  “开箱。。。。。。”
  验封完成后,在朱由检的示意下,王承恩亲手一一将蜡印去掉,小心翼翼的将里面的试题一一取出,并命五十太监开始抄录。
  “陛下,”王承恩小心翼翼的道:“印蜡时,奴才暗中留了后手,今日奴才查看蜡印时,发现蜡印皆被动过,手法高明。。。。。。”
  “哼!”朱由检冷笑一声,这些朝中大臣还真是神通广大,这样都能让他们弄到试题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