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若小说网

第二十二章 密卫营

  “王承恩呢?”
  处理完试题的事,走出御书房,发现当值的太监是王德化,而一直伺候他的王承恩竟然不在。
  “启禀陛下,王公公去办差去了,令奴才在这里伺候陛下,奴才这就让人去将王公公找来。”王德化吓一跳,他没想到朱由检一出来就问王承恩。
  现在本该事王承恩当值,要是朱由检问罪,他和王承恩都会被罚的。
  “不用了,”朱由检知道王承恩去干嘛去了,那件事才是正事。
  朱由检暗自提醒自己,以后绝对不能再犯这种错误,王承恩虽然忠心,但也不能太过依赖此人,而且也不能再别的太监面前表现得太突出。
  “陛下,奴才今日寻了一千人,皆是自小入宫,之后便分配各司衙门当差,个个身强体壮,老实可靠,很少与外界接触,绝大部分都是没有家室之人。。。。。。”
  王承恩接到朱由检的旨意,便看出朱由检要培养一批自己的心腹太监,来更换目前身边的这些太监,所以他所挑选之人都是二十四衙门内最低级的太监。
  要不然容易让这些太监以为他这个皇帝独宠王承恩,从而围绕王承恩结成党派。
  回到乾清宫没多久,王承恩便急急忙忙前来汇报事情的进展。
  王承恩急忙道:“奴才已经将他们独立安排在北五所其中一所,不允许他们和其他人接触,等候陛下的旨意。”
  “很好,”朱由检一听,这个王承恩办事的确周到,朱由检不过是简单的说了下命令,王承恩不但明白朱由检话中的意思,还知道这件事的关键点在那里。
  这种人没背景,没后台,也没投靠宫内的任何人,也就是没有拉帮结派,也没人去关注他们,这才是朱由检真正想找的人。
  “不错,”朱由检一听,立刻来了精神,“这些人现在在何处?”
  黄昏时分,朱由检便在王承恩的带领下前往北五所。
  “你们在外等候。”
  皇宫内除了各个宫殿和庭院外,还有建有南三所、西三所和北五所,也就是皇宫内卫的住所,不但是他们的宿舍,而且还建有相应的校场。
  北五所相对偏僻,一般人也不可以随便靠近这里,王承恩将这些人安置在北五所在合适不过。
  一千太监,规规矩矩的跪倒在朱由检面前。
  “从今以后,”朱由检满意的看着这群太监,厉声道:“你等就是朕的奴才,记住,你们的主子只有朕一人,其余任何人,你等都不必理会,你等只需听从朕之令便可。”
  到了北五所门口,跟随朱由检而来的太监全部被留在外面,朱由检和王承恩二人一同进入住所,随后紧闭大门。
  “参见陛下!”
  “从今以后,你等便是朕的密卫营,你等的任务只有一个,那就是保护朕的安全,不惜一切。。。。。。!”
  “奴才遵旨!!”
  “奴才遵旨!!”
  一千人激动的接令,他们终于熬出头了,得到的皇帝的赏识,不必再做苦力,任由那些太监总管欺凌打压。
  “一、不听帝令,杀!”
  “二,护驾不利,杀!”
  朱由检看着两百多个太监,心情好了很多,至少这些人从今以后算是他的亲信人马。
  “密卫营五杀令!”
  “五、走漏消息,杀!”
  。。。。。。
  “三、暗通他人,杀!”
  “四、私自离营,杀!”
  随后,王承恩开始主持比武,“左右站列,胜者进,败者退,落单者进!”
  校场还算大,一千人比武虽然有点挤,但不重要,毕竟他们今后的敌人不会给他们选择战场的权利。
  “点火比武!”虽然天色开始暗下来,可朱由检不想等明天,索信下令让人点火。
  “今日,你等一千人比武,选出一名密卫营总管,两名副总管,和十名总旗官,二十名副总旗官!”
  就是一群农夫打架,混乱不堪,朱由检看得微微皱眉,这些人还得好好练练才行。
  “陛下,那个奴才练过!”
  “开始!”
  五百场单对单的比武,朱由检根本看不过来,这些太监都是经过王承恩精挑细选的,身强体壮,不过大多数只是身体好点罢了,根本不懂得拼杀之术。
  战斗很惨烈,练家子的毕竟非常少,王承恩也就发现了三个罢了,其他人完全靠强悍的体魄大败对手。
  “胜者左右展开,继续比武!”
  经王承恩提醒,朱由检很快将目光定在太监身上,而那个太监的对手已经倒地惨叫。
  “不错,是个好苗子。”朱由检满意的点头。
  “。。。。。”
  “继续比武!”
  朱由检要的可不是体育运动员,他要的是一群敢拼命的战士来保护他,休息这种东西不应该出现在生死厮杀的战场上。
  “开始!”
  “陛下,比武结束!”
  “直接宣布结果,”朱由检全场观看,胜出来的都是一群有点功底之人,其中也有几个实力不错,练过一些基础功夫。
  “。。。。。”
  数论之后,剩下的人已经不多,现在看的是谁体力够充沛,而且够狠,拳头够硬。
  “总旗官:刘齐正、张国元、庞天寿、杨茂林。。。。。。”
  “副总旗官:。。。。。。”
  “密卫营总管:孙维伍!”
  “密卫营副总管:谢文举,李承芳!”
  “启禀陛下,奴才的爷爷和父亲都是军中之人,从小和他们连过一些战场厮杀之术,奴才十岁那年,父亲随大军去了北方,就再也没回来,奴才老家又遇灾荒,无粮可食,便被四叔送进了宫内。。。。。。”
  孙维伍就是这次比武的胜利者,也就是密卫营的总管,身体壮实,不像其他太监那么瘦弱,二十多岁的样子,脸色微黄,没有太监那种苍白。
  “你练过武?”
  “忠勇之人,”朱由检叹了口气,像孙维伍这样的人,大明不知有多少,孙维伍算是幸运的,很多人都饿死在灾荒之中,“从今以后,你便是密卫营总管,只听令于朕一人。”
  “奴才遵旨!”
  孙维伍急忙跪地拜谢领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