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若小说网

第十九章 组建勇卫营

  屋内的朱由检也不着急,他不知道崇祯皇帝如何惯着这几人,不过已经不重要了,现在是他说了算,是时候让这几人好好冷静冷静,免得太过自我感觉良好。
  太监这种职业,千万别对他们推心置腹,也别指望他们对你推心置腹,有事没事打压打压,他们才觉得心里舒畅,否则活得太滋润,内心会越来越扭曲。
  外面天已经大亮,在王承恩的伺候下开始吃早膳,朱由检钦点了米粥,味道还不错。
  吃饱穿暖,朱由检伸了个懒腰,瞟了眼外面,曹化淳等三人身上已经有了明显的湿润之色,不过三人却依然纹丝不动,不愧是史书留名的大太监,有几分本事。
  “奴才在。”听了朱由检的叫唤,身体微胖,一脸苍白却强带着笑颜的曹化淳小步跑进来,跪倒在朱由检面前。
  朱由检认真观察了下曹化淳之后,微微点头,在外面冻了这么久,竟然还能笑得出来,脸上也丝毫没有不高兴的表情,绝对是个腹黑之人。
  “曹化淳。。。。。”
  稍微警告一番就行了,毕竟几人都是朱由检的心腹,是朱由检最亲近之人,也是朱由检现在唯一能信任的人。
  曹化淳已经将四卫营当做自己的人马,一来便为四卫营说话,想为四卫营摆脱目前的罪身,如此,作为四卫营统领的曹化淳也能挺起身板走路。
  “很好,”朱由检假意的点头,一副很满意的道:“曹大伴办事,朕心甚安。”
  “四卫营那边如何?”四卫营可是股强大的力量,直属内廷,可以说是亲军中的亲军。
  曹化淳满脸笑容的道:“启禀陛下,四卫营都还老实,规规矩矩的等候陛下处置,在奴才的开导下,他们都知犯了大罪,愿意将功赎罪,誓死效忠陛下。”
  明末大名鼎鼎的禁军勇卫营,就是崇祯皇帝令曹化淳将四卫营和勇士营合二为一,精中选精组建而成,无论是起义军还是满清八旗,都被勇卫营吊打过。
  “奴才定将此事办得漂漂亮亮的。。。。。。”曹化淳身体微微颤抖,皇帝还是最信任他的,要不然也不会将这么重要的事情交给他去办。
  朱由检瞟了眼跪在身前的曹化淳,心中冷冷一笑,曹化淳那点心思且能瞒过他,别看曹化淳在自己面前如同哈怕狗一般,一旦掌权,绝对是个嚣张拔萃,贪得无厌之人,朱由检又且会让曹化淳这种人掌握强大的四卫营兵马。
  “朕要组建一支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神勇之师来镇守京师,此事就交由你去办。”朱由检找曹化淳来的主要目的就是这个,“从武骧左卫、武骧右卫、腾骧左卫、腾骧右卫等四卫,还有勇士营之中挑选部分,再从天下卫所官军年力精壮者,组建勇卫营!”
  “张彝宪,”打发走曹化淳后,朱由检又叫了一个名字。
  张彝宪依然面目阴冷,一看就不是什么善心之辈,带着僵硬的笑容,张彝宪恭恭敬敬的跪倒在朱由检面前,丝毫没有在被冷落而不快,这些大太监的职业素养绝对是这个世界最强悍的。
  按照皇帝的圣旨,曹化淳不但能名正言顺的改组四卫营,甚至能将勇士营也纳入手中,瞬间可让曹化淳手握重兵。
  欢欢喜喜的接了圣旨,曹化淳急冲冲出了皇宫,准备将朱由检交代的事情办好。
  朱由检听后微微点头,张彝宪还是很有本事的,能这么快便将东厂掌握在手中。
  别看东厂是由太监掌管,可其中大部分都是从锦衣卫之中抽调来的精锐,忠心绝对没问题,唯一的问题就是看由谁执掌东厂。
  “说说,”朱由检瞟了眼张彝宪,这个张彝宪看起来阴冷,可比曹化淳要忠心得多,虽然也有野心,但懂得进退,而且本事也不小。
  张彝宪当然知道朱由检没头没尾的问话是什么意思,恭敬的道:“启禀陛下,奴才已经将魏党余孽清理干净,如今东厂还剩一千八百余番子,皆忠于陛下。”
  “需要制定、完善各个环节,特别是对渗透之人的帮助和保护尤为重要,但也需要放置渗透之人被捕或者叛变后带来的后果,最好设计出安全的联络方式,不可牵连过多。。。。。。”
  朱由检耐心的给张彝宪讲解后世的间谍培养和渗透模式,朱由检的打算很简单,就是要培养一个为大明服务的间谍组织。
  “你立即着手改建东厂,”略微沉思后,朱由检沉声对张彝宪道:“今后东厂不再有巡察缉捕之权,东厂今后的任务就一个,培养各种人才,然后放出去,渗透大明周边各国,无论敌我,皆需派人渗透,而后暗中收集大明所需情报。”
  “东厂番子不必局限于大明,可吸收和调教化为之人为我所用,掌握四方语言,渗透大明周边各个势力之中。。。。。。”
  重新建立一个这样的组织耗时耗力不说,很容易走漏消息,而东厂却是世人皆知的机构,稍微用点手段,便可轻松掩饰这股谍报势力的存在。
  而且这股强大的情报力量必须掌控在自己手中,也只有朱由检自己才能真正知道这种间谍的恐怖,特别是在这个大航海时代,谍报能力尤为重要。
  而且这个间谍组织不是单纯的收集情报这么简单,而是要深入各方势力之中,甚至能够拥有一定的话语权或者能够接触更多的核心资料。
  如今朱由检勉强能够掌控朝堂,等试科推举开,便可以最大限度的将朋党的危害消除到最小,同时朱由检再亲手掌控庞大的军队,那么朝堂文官就很难遏制朱由检的发挥。
  也就是说东厂的作用已经可有可无,但就这么解散东厂也不行,朱由检也做不出这种自断羽翼的事来。
  东厂还在,对文官集团就有震摄作用,到时候再让东厂时不时的冒个泡,不但能震摄文官,也能更好地掩护这个恐怖的谍报组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