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若小说网

第十七章 试科选官

  在这期间,有几人多次单独求见朱由检,明里暗里的意思就是要朱由检提拔哪些人上来。
  作为最早投效朱由检的文官,来宗道和周延儒二人也有点飘了,甚至直言让朱由检重用哪些人。
  这就是文官的德性,自持有从龙之功,认为朱由检就该信任他们,重用他们,该多听他们的话。
  不过朱由检对二人还是非常看好的,特别是来宗道,不属任何一个派系,给朱由检推崇的人都有点本事,算是真心实意的为朱由检考虑,可惜这不是朱由检想要的。
  “传旨。。。。。。”
  “吏部尚书周延儒,封、东阁大学士,太子少师,入内阁。。。。。。”
  “魏国公徐宏基,入内阁。。。。。。”
  “定国公徐永祯,入内阁。。。。。。”
  “帝师叶向高,封,太师,入内阁首辅。。。。。。”
  “东阁大学士韩爌,封,少师,入内阁。。。。。。”
  “东阁大学士来宗道,封,太子太师,入内阁。。。。。。”
  来宗道和周延儒有从龙之功,而且都是抵御魏党的首领人物,入主内阁名正言顺,甚至很多人都认为来宗道会是首辅第一人选。
  让所有人意外的是另外六人。
  帝师叶向高,何许人也,明熹宗朱由校的老师,三朝元老,明熹宗时期内阁首辅,有此人在时,魏忠贤等人根本不敢造次,叶向高致士之后,魏忠贤才能把持朝政。
  “成国公朱纯臣,入内阁。。。。。。”
  “英国公张维贤,入内阁。。。。。。”
  八道圣旨一下,满朝皆惊,京师震动,上至王公,下至黎民皆议论纷纷。
  而叶向高和韩爌两人都能死死压制来宗道和周延儒的话,那么四大国公入内阁,就有点让人摸不着头脑了。
  “武勋且可入内阁,这有违祖制。。。。。。”
  “武勋掌权,天下大乱,皇上实为不智啊!”
  叶向高绝对是当今文官第一人,没想到皇帝竟然重新启用叶向高,着实让人意外,而且叶向高曾经也是朱由检的老师,此人出任内阁首辅,任何人都无话可说。
  东阁大学士韩爌,明熹宗时期内阁首辅,为人刚正不阿,不结党营私,不过那时朝廷一片乌烟瘴气,宦官横行,冲突不断,韩爌怒而辞官。
  没想到这位老大人也被皇帝重新启用,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
  无数文官士子反应强烈,武勋入内阁,如同挖了他们祖坟一般,上蹿下跳,甚至有人提出上万言书。
  不过这些朱由检都不在乎,因为他得到了所有武勋的支持,特别是四大国公,接旨当天就走马上任,京师武勋纷纷高喝皇上圣明。
  “皇上谋划甚大啊。。。。。。”
  “乱世将至也!”
  “我等当联名上奏,请皇上收回成命!”
  “东林学子当为朝廷效力,为皇上分忧。。。。。。”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大明烽烟四起,奸臣乱朝纲,内忧外患,。。。。。。,特开试科,为朝廷选拔有德有才有志者。。。。。。”
  “试科分二试,一曰八股,二曰政科。。。。。。”
  “六部,都察院、五寺、。。。。。朝堂四品以上官员皆由试科考选,每职三选其一,不满三人报考者,暂缺。。。。。。”
  “太祖之志,成祖之资,大明之福。。。。。。”
  天下士子皆言武勋入内阁不妥时,却有几位明眼之人看出了一些瑞尔,对这个只有十多岁的皇帝产生了兴趣。
  如果是朱由检重组的内阁成员让所有人意外的话,那么接下来的一道圣旨,不止是京师震动,可谓是整个大明都在颤抖!
  而且最主要的是要有人推存,有朝中大员看得起你,拉你一把才有机会入朝堂,这也是朋党的产生原因。
  可现在好了,皇帝朱由检一封圣旨,朝堂官员全部试科而出。。。。。。
  “有违祖制,有违祖制啊。。。。。。”
  “试科题目皆由内阁大臣密定,太和殿科考,天子亲监。。。。。。”
  “所考官职需同级或低一级三年以上任职年限,以吏部记录为准。。。。。。”
  此道圣旨一出,天下哗然,朝廷大员,一般都是长集月累,一步一步爬起来,想要入朝堂,除了士子出身,还需要斐然政绩。
  当然,也有不少人对朱由检的办法非常支持,特别是那些符合条件的官员,同级或者下一级三年为官经历便可报考,何等的机会。
  若是按照以往办法,他们这些年轻的官员至少需要在这些位置上混迹十年,甚至更多的时间,然后得到朝中大员的看重,或者走通他们的路子,才有机会升迁。
  可现在不需要,只要他们在试科之中名列前茅,便有机会一飞冲天,坐上他们眼红的位置。
  “甚是胡闹,皇上被小人蒙蔽。。。。。。”
  “朝堂大员当有德当之,怎可如幼儒般科考,甚是儿戏。。。。。。”
  总的来说,不少自认德高望重,混迹官场十数年甚至数十年的老资格对朱由检这样选举朝堂官员非常不满,在他们看来,这些位置本来就是他们的才对。
  朱由检的圣旨传诏府、州、县,立刻引来无数人自命不凡之人的追捧。
  除了一些老资格反对外,朱由检试科之法,几乎得到绝大部分官员的支持。
  特别是五品以上官员,接到圣旨的瞬间,立刻彻夜备战,不但重新拿起深埋多年的四书五经,还不耻下问,深究儒家经典。
  “此法甚秒,若是长此以往,朋党将一去不复返。。。。。。”
  “妙哉,妙哉,何方高人出此良策。。。。。。”
  “有意思,吾当一展平声所学。。。。。。”
  “弊科,笑话!”
  有人提出内阁官员与他人串通,泄露试题,很快就被打脸,也不看看如今的内阁都是些什么人,有叶向高、韩爌在,何人敢说他们弊科?
  而且朱由检下旨试科之日起,内阁成员全部被朱由检招入皇宫,好吃好喝伺候着,别说与他人串通,就连出恭都有人看着,根本没有泄题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