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若小说网

第十五章 一切都过去了(新年第五更,身体健康!)

  “曹化淳,”朱由检微微皱眉后,叫来曹化淳。
  “奴才在,”曹化淳急忙上前听令。
  朱由检微微皱眉道,“你去安抚四卫营人马,告诉他们,今晚之事与他们无关,皆无罪,等清除魏忠贤余党之后,他们将为继续为朕镇守皇宫。”
  “奴才遵旨!”曹化淳听了朱由检的安排后大喜,这是要让他掌控四卫营啊,这可是支强大的力量。
  随后,朱由检又叫来张彝宪,“你去接管东厂,将魏忠贤亲信全部拿下,胆敢反抗,杀无赦。”
  “奴才遵旨,”张彝宪冷酷的接下旨意,带人前往东厂而去。
  朱由检沉声道:“带人清理内廷,扫除魏忠贤余党,平息后宫混乱,保护好各位娘娘安全。”
  “奴才遵旨。”王应朝急忙领旨而去。
  “王应朝,”朱由检又将目光放在另外一个心腹太监王应朝身上。
  “奴才在,”王应朝赶忙上去。
  “记住,”朱由检冷声道:“今后锦衣卫直接听命与朕,不再附属东厂。”
  “臣遵旨!”吴孟明立刻明白朱由检的意思,同时大喜,这是朱由检对他的信任,也是防止大明出现第二个魏忠贤。
  最后,朱由检看向吴孟明,“从现在起,你便是锦衣卫指挥使,接管锦衣卫,将魏忠贤余党拿下,尽快恢复锦衣卫的实力。”
  “臣遵旨。”吴孟明大喜,他终于等到这一天了,不过确实用命换来的,回报还不错。
  “臣遵旨!”
  吴孟明抱着厚厚的奏折急冲冲离去,随后打开一看,全部都是弹劾朱由检监国期间不法之事,而且这些人全部都是魏党成员。
  随后,朱由检示意王承恩将怀中的奏折给吴孟明。
  朱由检冷声道:“按上面的名字,一个也别放过,将他们的财物全部封锁起来,不许一粒米流失!”
  张皇后身穿孝服守在朱由校旁边,朱由检来时,张皇后已经平静下来,脸色苍白而憔悴,很是让人心疼。
  “是大朗糊涂,”张皇后没有看朱由检,而是轻轻抚摸这朱由校冰冷的脸庞,“当我探听到魏忠贤今夜要给他服用所谓仙丹,便知不妥,可惜那时魏忠贤已经封锁内廷,我已无法见到大朗。。。。。。。”
  朱由检也不忙着去见朝中大臣,他还在等,等混乱彻底平息,等魏党成员全部落网。
  “多谢皇嫂出手相助。。。。。。”
  不是朱由检心狠手辣,而是被逼无奈,为了保住家人性命,为了挽救大明败亡的结局,只有朱由检自己坐上大明皇位,才有机会改变这一切。
  朱由检安慰张皇后之后,便带人出宫,回到信王府。
  朱由检只能暗自对张皇后说声抱歉,为了今日能够成事,朱由检利用了不少人,其中最不该卷进来的便是这位张皇后,若是朱由检攻进来之前,魏忠贤没有给朱由校吃下所谓仙丹。
  那个时候朱由检不可能就此罢手,魏忠贤等人必须死,恐怕还能活一段时间的朱由校,也只能成为朱由检的刀下亡魂。
  刚出皇宫,吴孟明已经带领数百锦衣卫等候,锦衣卫已经正式被吴孟明掌控,算是朱由检的亲信力量,由锦衣卫保护自己是最好的选择。
  “锦衣卫清理干净了吗?”
  他现在虽然已经算是大明皇帝,可还没有正式登基,没有昭告天下,朱由校也没有安葬,张皇后还没安排好,一切的一切都需要一段过度时间。
  “参见皇上!”
  这个时期的锦衣卫虽然上不了台面,可也是一股不小的力量,不少锦衣卫分布在大明各地执行任务,还不知道京师大变。
  “崔应元呢?还有福王如今在何处?”
  回到信王府,朱由检便招来吴孟明。
  “启禀皇上,魏党残余已经清理干净,剩余锦衣卫皆效忠与皇上,臣已经下令各地锦衣卫回京。。。。。。”
  吴孟明知道朱由检的意思,崔应元必须是,至于福王,恐怕是如今唯一有资格和朱由检争皇位的人,那怕的名义上的,朱由检也不会留着这个大患。
  “五郎。。。。。。”
  朱由检暗藏杀机,崔应元是魏忠贤的死忠份子,而福王却是魏忠贤用来顶替朱由检的,两人都该死。
  “臣已经派出心腹追拿崔应元,若是发现福王擅离封地,一并押解回京!”
  好不容易处理完手中事情的朱由检刚想休息一下,一句五郎立刻让他清醒过来。
  朱由检扭头望去,门口站着三道身影,正是朱由检的三个便宜老婆。
  一夜的刀光血影,以朱由检完胜告终,此时侍卫上直军封锁京师,锦衣卫正在热火朝天的抓捕魏党余孽,天色已经大亮,可百姓不敢出门。
  此时的信王府可谓是戒备森严,府内有信王府侍卫,府外是锦衣卫,再外则是金吾右卫。
  朱由检看着三道身影远去,倍感欣慰,他能赶出这样的大事,其中主要动力就是为了这个家,为了这三个妻子。。。。。。
  “参见皇上!”
  “没事了,一切都过去了。。。。。”朱由检拖着疲惫的身体,僵硬的脸上呈现出暖心的笑容。
  “五郎好好休息,妾身等告退。”见到朱由检,周氏安心了不少,不过当看着朱由检疲惫的眼神后,微微迟疑,拉着不愿走的田氏和袁氏离开。
  睡了几个时辰,使得朱由检精神奕奕,年轻就是好,通宵完全不是问题,当听到几位朝中大臣求见,朱由检立刻传诏。
  这些人都是一群文官,年纪不小,有几个甚至满头白发,站着都颤抖,朱由检无语的看着这些人,都这把年纪了,不回家享清福,还来参合什么。。。。。
  “陛下,”仅剩的内阁大学士来宗道想朱由检道:“臣等商议,请陛下早日进行登基大典,继承大统。。。。。。”
  朱由检面无表情的道:“先国葬,然后再说登基之事。”
  “陛下,”吏部尚书周延儒急忙道:“国葬需通传天下,三军素衣,百姓戴孝,周边属国遣使拜送,前后需三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