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若小说网

第十四章 清扫(新年第四更,阁家欢乐!)

  “五弟,”朱由校突然开口道:“皇后张氏,朕亏欠良多,今后当多照看一二。。。。。。”
  “陛下。。。。。”张皇后听了朱由校的话,痛心的抱着朱由校痛苦。
  朱由检诚恳的道:“大哥安心,我定不让嫂子受了委屈。”
  “好好好。。。。。。”
  “陛下。。。。。。”
  “恭送皇上!!!”
  天启七年八月十五,大明皇帝朱由校吃下魏忠贤送来的毒丸后病危,传位明光宗五子朱由检后,便死于乾清宫西暖阁,时年二十三岁。。。。。。
  “奴才,参见陛下。。。。。陛下,奴才已经将逆贼魏忠贤安排在后宫的党羽全部斩杀。”
  “陛下,四卫营一直是奴才带着,那些奴才都是武夫,外人不好管教。”陈德润可不想放弃四卫营,这可是他手中的王牌,也是他保命的资本。
  朱由检听了陈德润的话,哈哈一笑道:“是朕忘记了,就有劳陈公劳累,皆顾四卫营总督,有陈公在,朕才能安心。”
  “奴才遵旨。”朱由检一句陈公,让陈德润飘飘然起来,而且如今陈德润手握兵权,也不怕根基维稳的朱由检向他下手,等他将东厂和锦衣卫控制在手中,又有四卫营在手,就是朱由检是皇帝,也拿他没有办法。
  乾清宫,朱由检刚出西暖阁,便第一时间召见四卫营总督,太监陈德润。
  “很好,今日,你有大功,”朱由检满脸笑容的看着跪在前面的陈德润,满意的道:“朕不会食言,你今后便是司礼监执笔太监,东厂总督,皆锦衣卫总督。。。。。。。”
  “谢陛下恩典,奴才定会誓死为陛下效命,”陈德润听后大喜,激动的向朱由检跪拜,这样的权利,丝毫不下于之前的魏忠贤啊。
  看着陈德润急冲冲的离去,朱由检慢慢收起笑容,脸色越来越冷,阴沉的坐在那里等着陈德润带人回来。
  今日朱由检能成功干掉魏忠贤等人,陈德润是关键,为了拉拢陈德润,朱由检甚至冒险让张皇后出面,不但答应事成之后给陈德润无数权利,从而引发陈德润的野心。
  陈德润可不是魏忠贤的属下那么简单,陈德润能执掌四卫营,靠的是皇帝朱由校的信任,四卫营两万多兵马,可不是魏忠贤能够指挥得动的。
  “对了,朕差点忘了,”朱由检苦笑道:“此次四卫营有拥立之功,朕当重赏,有劳陈公将有功之人招进来,朕要亲自见见这些功臣,好好赏赐一番。”
  朱由检见陈德润微微皱眉,不露声色的笑道,“魏忠贤伏诛,留下不少空缺,朕身边没有可用之人,还需陈公挑选一些忠勇之士顶替那些空缺。”
  “奴才这就去,”陈德润一听,还有这样的好事,要知道魏党的位置可都是实权职位,要是将那些位子掌握在手中,他的势力将超过魏忠贤,能不激动吗。
  为了拉拢这个陈德润,张皇后甚至私下里答应了陈德润一些人神共愤的要求,这也是朱由检杀机所在。
  果然,没多久,陈德润便带着四十多人个个身带兵甲,手握兵刃,大大咧咧的跑了进来。
  朱由检细细看去,这些人大多都是太监,还有十多个四卫营的将领,看来都是陈德润的心腹。
  陈德润可谓是魏忠贤用尽手段拉拢过来的,算是魏党之中的中坚力量,可惜,野心太大了点。
  魏忠贤暗中囚禁皇帝的消息,也是从陈德润这里流露给张皇后,这也是张皇后暗中帮助朱由检的原因。
  魏忠贤的野心张皇后非常清楚,如果让魏忠贤得逞,大明江山就完了,不得已,张皇后这才被朱由检说服,暗中帮助朱由检拉拢陈德润。
  “陈德润,”朱由检冷声道,“你竟然敢带人谋反,当诛!”
  朱由检声音刚落,大殿左右人影晃动,王承恩带着数人挡在朱由检身前,无数羽箭对准大殿中间的陈德润等人。
  “陛下,你可要考虑清楚,乾清宫外还有上万四卫营兵马,只要咱家一声令下,哼!”陈德润一脸冷漠的看着朱由检,内心虽然慌张,但也有点底气,外面都是他的人马。
  “陛下,他们都是有大功之人,”陈德润带头跪拜朱由检之后,急忙向朱由检讨要官位。
  可陈德润的笑容慢慢收了起来,因为陈德润发现,现在的朱由检脸色没有一丝的笑容,就这么平淡的坐在宝座之上,面无表情的看着陈德润。
  “不好!”陈德润见此情况,内心大惊,知道自己被朱由检算计了,后悔自己如此冒失的同时,暗示身后的属下小心防备起来。
  得到朱由检的命令,数百羽箭齐射,陈德润带来的亲信很快便被射杀殆尽。
  “铛!”
  陈德润能当上四卫营总督,除了投靠魏忠贤外,还有就是他本身武力不低,是朱由校身边太监中最厉害的。
  “是吗?”朱由检冷笑一声,“杀了!”
  “你敢!”陈德润惊呼一声,抽出腰间的宝剑直杀朱由检而去。
  “放箭!”
  随后吴孟明带人杀来,将陈德润围得死死的。
  陈德润虽然厉害,可在王承恩和吴孟明两人的围攻下,最终被乱刀砍死。
  “清理干净!”
  可惜朱由检身边也有个厉害的太监,那便是隐藏很深的王承恩。
  “锵!”
  王承恩手中长剑挥舞,一步步将陈德润逼退。
  内阁大学士,六部尚书,四位国公都在其列。
  “传旨,侍卫上直军封锁京师,抓捕魏忠贤余党,反抗者,格杀勿论!”
  “遵旨!”
  朱由检不削的看了眼地上死无全尸的陈德润,区区宦官,也敢要挟他,想成为第二个魏忠贤,也不看看魏忠贤是什么下场。
  “参见皇上!”
  当朱由检走出乾清宫大门,乾清宫门前已经人影幢幢,看见朱由检,皆跪倒在地。
  “启禀陛下,四卫营已经调出宫外,等候陛下处置。”
  身穿铠甲的旗手卫指挥使薛濂向朱由检身前复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