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若小说网

第十二章 仙丹(新年第二更,新年快乐!)

  此时,信王府大门敞开,太监张彝宪和王应朝带着上百王府侍卫杀了出来,开始围杀东厂番子。
  “参见王爷!”
  战斗很快结束,东厂番子被屠戮殆尽,吴孟明带着五百锦衣卫跪倒在朱由检面前。
  “起来吧。”朱由检在几个心腹太监的保护下,出现在信王府门口,看了眼面前的五百精锐锦衣卫,满意的点点头,“进宫!”
  一向防卫森严的皇城,今夜不知为何,不见一名禁军身影。
  而朱由检带着一百王府侍卫和五百锦衣卫来到皇宫后门,神武门前,见到这群手持利器,杀气腾腾的人马,镇守神武门的旗手卫将士毫无反应。
  “陛下,”客氏手中那个一个小巧玲珑的锦盒,轻声对朱由校道:“这是魏公令人寻来的仙丹,据说有生白骨、活死人的奇效。”
  魏忠贤急忙道:“陛下龙体有损,奴才便让人四处寻找救治之法,皇天不负苦心人,让奴才在海外遇到神人,得到此仙丹,陛下服下后,定能龙体安康,恢复如初。”
  本该太阳落下便紧闭的神武门如今却大大敞开,数百禁军如同木头一般,任由朱由检带着六百兵马进入固若金汤的皇宫。
  而此时,乾清宫西暖阁,魏忠贤、王体乾、客氏三人聚在朱由校床前。
  “陛下,,,,,”客氏急忙将朱由校扶起。
  “快,仙丹给朕。。咳咳。。。。”朱由校死死盯着客氏手中的锦盒。
  “天佑陛下,天佑大明!”王体乾急忙献媚,似乎朱由校已经康复了一样。
  “好,咳咳。。。咳咳。。。。。”朱由校脸色苍白,双眼无神,听了仙丹的作用后,激动的像坐起来,可惜他如今全身无力,根本动弹不得。
  “陛下,这丹丸奴才已经让是试过,绝无问题。”魏忠贤急忙向朱由校保证。
  “咳咳。。。咳。。。”朱由校听后,深吸一口气,可惜引来一连串咳嗽,急忙停下,一口将丹丸吃下去。
  客氏看了眼魏忠贤,见魏忠贤微微点头后,客氏才将锦盒打开,小心翼翼的将一颗血红色,充满腥味的丹丸递到朱由校嘴边。
  朱由校问道丹丸的气味,微微皱眉。
  魏忠贤等人见朱由校吃下丹丸,皆满脸期待的看向朱由校,只要朱由校恢复,这便是惊天奇功,魏忠贤的地位将无人可动摇。
  “噗~~~”
  他已经受够了,这段时间实在是太难受,什么事都做不了,什么东西也吃不了,好不容易找到救命草,朱由校有怎么会放弃。
  “陛下。。。。。”
  “陛下!”
  “怎会如此!”
  就在三人紧张期待中,朱由校眼睛一瞪,一口腥臭鲜血吐口而出,染红床被。
  “啊!~”
  魏忠贤也是满脸阴沉,听到王体乾的质问,心中也是怒火中烧,“这丹药如此珍贵,哪里还有第二颗,怎么试药!该死,咱家要灭了那几个狗奴才的九族!”
  “不好,陛下不行了。”客氏见朱由校嘴角还在不断流出腥臭血液,满脸惊恐。
  客氏三人惊呼一声,只见朱由校脸色苍白,满脸獠牙的看向魏忠贤等人。
  “你不是说让人试过此药了吗?”王体乾脸色难堪的质问魏忠贤。
  “噗~,”朱由校再次吐一口鲜血,突然猛的抬头,死死盯着近在咫尺的魏忠贤,满脸獠牙之色,似乎想吃了魏忠贤,却什么也做不了。
  “看来真的不行了,”魏忠贤见朱由校现在的情况,微微皱眉。
  王体乾也吓的不轻,急忙看向魏忠贤,“魏公,现在怎么办,此事若传出去,我等会被诛灭九族的。”
  “慌什么!”魏忠贤满脸獠牙的一脚将王体乾踢开,走进朱由校身前,试探性的叫道:“陛下,陛下。。。。。”
  王体乾如同抓住救命草般,“魏公,我们该怎么做?”
  魏忠贤微微眯眼道:“封锁皇宫,不许任何人知道陛下的情况,咱家早已派人去接福王,只要福王一到京师,你我便拿出陛下遗诏,拥护福王继承大位。”
  “陛下~~”客氏带着哭腔。
  “闭嘴!”魏忠贤轻吼一声,转身对王体乾道:“现在不可乱了阵脚,如今皇宫内外都是我们的人,怕什么。”
  “不错,到时候咱家要寻个贵人与我做对食。”王体乾脸上已经没有悲痛之色,而是满脸的奸笑。
  “没出息,”魏忠贤不削的说道:“到时候别说什么贵人,就算公主,也不是不可以。”
  “妙,”王体乾一听,的确是个好办法,而且他们已经取得侍卫上直军控制权,根本无人可威胁他们的安全。
  魏忠贤冷声道:“福王登基,你我有拥立之功,到时候你我联手,这个大明还不是我们说了算。”
  “到时候咱家要灭了信王府,还有那些给咱家脸色看的武勋,一个都不放过。”魏忠贤想到前些天差点就被信王算计,满脸怒气。
  “到时候,魏公可该称万岁,和天子平起平坐才是。。。。。”王体乾满脸献媚之色。
  “魏公说的极是。。。。。”王体乾和魏忠贤毫无顾忌的在朱由校身前说起他们将来的打算。
  而此时的朱由校还没死去,见到他最为信任的两个人露出如此獠牙之色,死死盯着两人,气息越来越弱。
  可朱由检带着六百手持利刃的人马大大咧咧的来到乾清宫,没有遇到任何阻拦,守护皇宫的四卫营如同虚设。
  朱由检冷冷看了眼陈德润,然后看了眼陈德润周围人影幢幢的四卫营兵马,没有任何举动。
  而此时,朱由检带着兵马畅通无阻的来到乾清宫外。
  “信王,咱家恭候多时。”四卫营总督陈德润负责皇宫内部防务,按理说陈德润的四卫营在,朱由检这些人别说来乾清宫,恐怕刚进入皇宫就被全部诛杀。
  “呵呵,皇后娘娘旨意,咱家定当遵从,不过,”陈德润笑眯眯的看着张皇后,轻佻的道:“还请皇后娘娘记住答应咱家的事,嘿嘿嘿。。。。。。”
  一旁的朱由检听了陈德润的口气,眼中杀机一闪而过,不过并没有发作,就这么安静的等着。
  “陈德润,还不让开,”就在此时,一道身影出现在不远处,淡漠的看着陈德润。
  陈德润听到这个声音,身体微微一动,眼睛一亮,扭头看向来人,正是张皇后。
  “放心,事成之后,你便可入住坤宁宫。。。。。。”张皇后的语气更加淡漠。
  “让开!”
  陈德润微微迟疑之后,随后一咬牙,抬手一挥,挡在朱由检身前的近千兵马立刻分列两队,让开道路。
  “走。。。。。。”
  朱由检让人将张皇后保护起来,直奔西暖阁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