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若小说网

第十一章 八月十五夜(新年第一更,新年快乐!)

  魏忠贤竟然断他们的前程,几人当然不干,叫魏忠贤已经很客气的了。
  “不好!”朱由检知道事情的经过之后,脸色难堪,本来胜券在握,可一下子就被逆转,魏忠贤稳稳占据上风。
  “张彝宪,”朱由检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不敢怠慢,看了眼身前的几个太监,便有了决定。
  “奴才在!”张彝宪急忙上前听令。
  朱由检微微迟疑之后,便道:“拿着我的腰牌去找英国公,告诉英国公,不可再等,他知道怎么做!”
  “奴才这就去,”张彝宪不敢怠慢,起身就要走,被朱由检叫住。
  朱由检微微沉思之后,对曹化淳道:“你乔装打扮去找吴孟明,让他挑选五百心腹,等候我等命令!”
  “奴才遵命。”见朱由检脸色阴沉,曹化淳不敢多问,急忙离开。
  朱由检脸色阴沉道:“乔装打扮,从后门走,别让人发现。”
  “奴才知道怎么做了。”张彝宪立刻明白朱由检的意思,急忙离开。
  朱由检看了眼王应朝,随后沉声道:“有没有办法联络到皇后娘娘?”
  “宫内有几个内侍愿为殿下效力。”王应朝的回答没有出乎朱由检的意外,能混到这种地步的太监,谁能没有几个眼线。
  “王应朝!”
  “奴才在!”王应朝急忙跪地听令。
  “王承恩,”朱由检又将目光看向最为信任的王承恩道:“立刻率领王府侍卫封锁王府,任何人胆敢踏出王府一步,杀!”
  “殿下放心。”王承恩跪地一拜,杀气腾腾的离开。
  “等下我休书一封,务必想办法交到皇后娘娘手中,千万不可出差错,否则你们知道后果。”
  朱由检的话让王应朝身体一颤,知道事情的严重性,略沉思之后,一咬牙,坚定的道:“殿下放心,奴才定把事情办妥。”
  按照历史,天启七年八月二十二日,明熹宗朱由校吃了魏忠贤寻来的所谓神药而病逝,朱由检顺利继承大明大统,历史上魏忠贤根本没有掌控侍卫上直军,崇祯皇帝登基后轻轻松松便拿下魏忠贤。
  可现在,魏忠贤竟然将侍卫上直军握在手中,更是派人去找福王,意图已经很明显,已经将朱由检逼到绝路。
  随后,朱由检将自己关在书房内,给张皇后写了一篇书信,让王应朝立刻送进宫去。
  看着身边的心腹太监一个个离去,朱由检眼中杀机闪动,“魏忠贤,本来想让你多活一段时间,既然你这么想死,我成全你。”
  随后,曹化淳也回来,“吴孟明已经秘密着急五百心腹,随时听后殿下之令。”
  “殿下,奴才幸不辱命!”
  一旦魏忠贤成功,朱由检的结局可想而知,以魏忠贤的心狠手辣,以皇权争夺的残酷,朱由检和他身边的人没一个能活下来。
  在着急的等待中,张彝宪第一个回来复命,带回来徐国公的一句话,“三日内,神武门可畅通无阻!”
  朱由检冷冷一笑,一切都安排妥当,能不能成功,就看八月十五的了。
  朱由检身边的几个太监相互看一眼,皆微微颤抖,他们知道朱由检想干什么,可作为朱由检的奴才,他们没得选择,成功他们一步登天,失败,他们将死无葬身之地。
  第二日,终于等到王应朝的回复,同时王应朝还带回张皇后的回信,“八月十五夜!”
  “八月十五夜,好!”
  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朱由检也无奈,同时暗骂自己太自大,太过依赖历史。
  他的到来,不知不觉之中已经改变了历史进程,多次布局不慎,被魏忠贤察觉到,从而让魏忠贤产生警觉。
  其实朱由检也不想这样冒险,可他没得选择,继续等下去,恐怕还没等朱由校病死,魏忠贤就完全掌控侍卫上直军,到时候那怕朱由校遗诏让朱由检继承大统,朱由检也没那个命登上帝位。
  不过这次真的太过冒险,任何一个环节失误,朱由检将万劫不复,魏忠贤的实力实在太强了。
  这两天,朱由检将自己关在书房内,一直在思索计划的每一步,在十五日下午时分,终于制定出最为完整计划。
  “殿下,有两名内侍和一名侍女想偷偷出去,被奴才斩杀。。。。。”
  而让魏忠贤下定决心干死朱由检,便是上次朱由检竟然在皇宫内正大光明的拉拢武勋,让魏忠贤察觉到危机。
  朱由检暗自检讨,要是暗中拉拢武勋,没被魏忠贤察觉,只要京师内外两军还掌握支持他的武勋手中,只要等朱由校病死,他便可名正言顺的登基为帝,那个时候收拾魏忠贤还不是轻轻松松的事情。
  “不用管他们,”朱由检冷笑一声道:“你们也去准备一下,将心腹都集中起来。”
  “遵命!”
  王承恩前来汇报,这几日已经发生过几次这种事情,信王府内有数百太监和宫女,肯定有不少人被人收买,成为他人眼线,特别是情报机构东厂和锦衣卫,肯定安排了不少人进来。
  “殿下,”张彝宪疾步赶来,悄声道:“王府外监视的人更多了,王府四周都是东厂的眼线,如今已经无法出府。”
  “速去禀告厂都,派人靠过去王府内的情况!”负责监视信王府的东厂提邢安排人回去报信。
  “大人快看!”就在此时,东厂番子惊呼声传到东厂提邢耳中,信王府中突然升起一盏孔明灯,在黑夜中格外惹眼。
  堂堂的信王府,护卫力量怎么可能只靠皇帝亲军,王府护卫也有一百多人,个个都是精锐。
  八月十五,天色魏暗,信王府周围一片寂静,信王府也没有像往常一样灯火通明,这种异常情况立刻引起外面监视的东厂探子察觉。
  “不好!”提邢脸色大变,知道事情不妙,可惜还是晚了。
  “杀!”
  “一个也不留!”
  信王府孔明灯升起瞬间,数百道身影出现在信王府四周,毫不迟疑的攻击监视信王府的东厂番子,惨叫声瞬间传遍信王府四周。
  “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