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若小说网

第十章 惊变

  吴孟明平复下急切的神情,悄声道:“今天早上,崔应元突然领数百心腹出城而去,具体去做什么属下没探查到,不过属下偶然听到福王二字!”
  “什么!”朱由检听后脸色大变,听到福王二字,朱由检立刻明白魏忠贤的打算,看来魏忠贤是下定决心要弄串改遗诏。
  三日后,也就是天启七年八月十一,张皇后日夜守护皇帝身旁,终于支撑不住,昏迷过去。
  重病的朱由校急忙派人送张皇后会坤宁宫休息。
  魏忠贤趁机进言,朱由校随即派人传诏客氏前来服侍自己。
  “朝中之事交由信王便可,咳咳。。。。”看着厚厚的奏折,朱由校微微皱眉,不满的看向魏忠贤。
  魏忠贤急忙跪地,哭泣道:“陛下,奴才该死,本不该扰了陛下清修,可此事甚大,奴才请陛下独断!”
  “好了,说说什么事,咳。。。。。”朱由校说几句话就开始咳嗽,身旁的客氏急忙抚摸朱由校的胸口,一脸的担忧之色,让朱由校舒服了很多。
  与此同时,四卫营兵马全部进入皇宫,四卫营统领太监陈德润亲自镇守。
  而乾清宫内部则四处都是魏忠贤的心腹太监和宫女,东厂番子负责乾清宫的护卫任务,魏忠贤彻底将朱由校和外交隔开,没有魏忠贤的许可,任何人都见不到朱由校。
  “陛下,”十二日早晨,朱由校精神稍微好点,不再迷迷糊糊,魏忠贤趁机抱着一叠奏折来到朱由校身前,而客氏则轻轻抚着朱由校。
  “什么!。。咳咳咳。。。。咳咳咳。。。。”听了魏忠贤的话,朱由校差点一口气没上来,接连咳嗽不断,把一旁的魏忠贤和客氏吓得不清。
  “陛下。。。。。!”
  “快,传御医。。。。”
  “陛下,”魏忠贤悲声道:“内阁首辅黄立极,内阁大学士施鳯来、李国普、张瑞图,工部尚书吴淳夫,兵部尚书崔呈秀,太常卿倪文焕,副都御使李夔龙以及各部大小官员,数十名御史,共大大小小官员两百余人上奏。”
  “所奏何事?”朱由校听了魏忠贤报出的名字,大吃一惊,这些人都是朝中重臣,如此大规模的上奏,朱由校还是第一次遇见,不由朱由校不重视。
  魏忠贤瞟了眼朱由校,悲痛的道:“诸位大臣上奏,只因一事,信王监国,听信小人谗言,擅用武勋,暗中掌控侍卫上直军,图谋不轨!”
  “同时,”魏忠贤瞟了眼朱由校,见朱由校脸色更加阴沉,心中冷笑一声,“信王私调五千亲军守护信王府,没有信王允许,如何人不得靠近信王府一步。”
  此话一出,让朱由校更加认定信王朱由检已经掌控了侍卫上直军,否则信王无法调动高达五千兵马去保护信王府。
  “亏得陛下如此信任信王。。。。。。”客氏一脸痛恨的为朱由校报不平。
  一阵混乱之后,在御医的推拿下,朱由校终于平复下来,可魏忠贤等人却大气不敢喘。
  “信王在何在?”
  提起信王,朱由校的声音变得阴冷,这让魏忠贤心中一喜,急忙道:“信王传令在信王府处理朝中事务,朝中大小之事必须前往信王府上报信王。”
  “陛下,信王肯定是想窥窃大位,”客氏痛心疾首的道:“陛下,带着奴家逃吧,奴家誓死追随陛下。。。。。”
  “咳咳。。。咳咳咳。。。。。”
  “陛下,”魏忠贤急忙道,“此事还有挽回余地,只需另寻可信之人统领京师内外兵马,将乱臣贼子全部拿下。。。。。。”
  “陛下,”就在此时,朱由校最信任的另外一个太监王体乾急冲冲的跑进来,边哭边道:“不知为何,旗手卫突然封锁皇宫,说是没有信王的令牌,谁也不许出入皇宫,奴才想出宫亲自为陛下请神医,都被拦住。。。。。陛下要为奴才做主啊。。。。”
  “陛下,”客氏脸色大变的道:“信王这是逾越,这是大逆不道。。。。。。”
  “怎会如此,五弟不可能这么做。。。。。。”就算如此,朱由校还是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他的五弟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情来。
  魏忠贤本来准备接旨,执掌京营,可朱由校此话一出,差点让魏忠贤没有反应过来,不过魏忠贤是何人,急忙道:“羽林前卫指挥使,丰城侯李承祚对陛下忠心耿耿,可堪一用。”
  “好!”朱由校急忙道:“立刻传旨,罢免侍卫上直军总督张维贤,由丰城侯李承祚接任,统领侍卫上直军,镇守京师!”
  “奴才遵旨!”
  “何人可用?何人可信?”朱由校最为信任的侍卫上直军都投效信王,整个皇宫还有谁可以信任。
  “陛下,”客氏楚楚可怜的扶着朱由校,同时给朱由校一个眼色,暗示魏忠贤就是可以信任之人。
  “对对。。。。。。”看了客氏的眼神,朱由校如同抓住救命草一般,大喜道:“魏大伴,你可知京营之中还有谁没有投效信王?”
  “说?”朱由检不满的看了眼曹化淳,一天到黑大呼小叫,小题大做,一点也不稳重。
  曹化淳带着哭腔道:“殿下,守在王府外的一千金吾右卫兵马都撤走了,奴才还听说是新上任的京营总督下的命令。”
  “什么?!”朱由检脸色微变,“什么新上任的京营总督,倒地怎么回事?”
  魏忠贤心中一喜,急忙下去传旨,虽然没能亲自掌控京营,但让李承祚掌管也行,因为李承祚早就投效了他,也是他的人。
  “殿下,殿下,不好了。。。。。。”
  曹化淳惊呼着跑进朱由检的书房。
  “奴才不知,”曹化淳一时也回答不出来。
  “殿下,”此时,太监张彝宪疾步跑来,恭敬的道:“奴才刚探知,侍卫上直军总督英国公罢免,由丰城侯李承祚接任侍卫上直军总督,李承祚是魏忠贤的人。”
  如今朱由检身边的几个太监都知道魏忠贤想阻止朱由检继承大统,这不是要他们的命吗,他们作为朱由检的心腹太监,一旦朱由检登基,他们便水涨船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