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若小说网

第六章 深宫突变

  受到袁氏要请的当夜,朱由检没有去袁氏住处。
  不是朱由检不心动,而是袁氏太小了,还没成熟,当然,朱由检承认,是他自己太小了,不想太过放纵,毕竟这玩意很伤身。
  之后田氏、周氏、袁氏没少来朱由检身边瞎逛,有意无意的勾搭朱由检,让朱由检差点就没能把持住自己。
  最终结果就是朱由检都不敢见三个如花似玉的老婆,每每看到她们那双幽怨的眼神,朱由检就感觉自己禽兽不如,连禽兽都做不到,还算什么男人。
  时间就这样一天天过去,朱由检被困在信王府中,外面监视信王府的人越来越明目张胆起来。
  朱由检也无奈,他想掌握更多的权利,好为将来登基做准备,但无从下手。
  “奴才无能,没能说服魏公,让奴才进入东厂当值。。。。。。”将棋子安插近锦衣卫之后,朱由检又将目标放在东厂,想让曹化淳等人进入东厂。
  可惜魏忠贤也不是好蒙的,根本不给朱由检机会,反而引起魏忠贤的怀疑,事后朱由检大骂自己白痴,竟然想打东厂的主意。
  朱由检想联络一些功勋的事也只能放弃,他现在是亲王,而且身在京师,走出王府,就有无数双眼睛盯着。
  最主要的是,那怕朱由检联系功勋将领,那些人也不会甩朱由检的帐,原因很简单,明朝王爷不可掌兵,也不可与功勋将领往来。
  而且现在谁会知道皇帝朱由校没几天可活,又有谁知道朱由检要不了多久就会成为大明皇帝,在这些功勋将领看来,朱由检就该老老实实呆在王府,等时间一到,便乖乖去封国享福。
  “小心些,魏忠贤和客氏都是心狠手辣之辈。。。。。。”
  “多和皇嫂说说贴心的话,带我向皇嫂问好。。。。。。”
  “探听一下宫中情况,特别是皇上的身体,委婉一些。。。。。。”
  “殿下,皇后娘娘派人来诏王妃进宫谈话。。。。。。”
  朱由检听后眼睛一亮,如今皇帝朱由校被魏忠贤和客氏联手迷惑,将张皇后冷落一旁,不能随意出宫的张皇后只能派人招人进宫说话。
  而朱由检的老婆周氏知书达理,深得张皇后喜爱,两人的关系不是一般的好,也许这是个突破口。
  在着急的等待中,时间就这样过去,一晃眼就是天启七年八月,期间朱由校召见了一次朱由检,不过都没说什么正事,大都显摆罢自己的木工作品罢了。
  而且有魏忠贤和王体乾破坏,朱由检根本没和朱由校过多交流就离开皇宫。
  王妃周氏倒是多次进攻与张皇后聊天,倒也带回来不少消息。
  朱由检有点不放心十来岁的周玉凤,毕竟还是个小女孩,不懂后宫的恐怖,不懂人心险恶。
  “殿下安心便是。”感受到朱由检的担忧,周氏微微一笑,带着幸福的微笑,自信满满的向皇宫而去。
  “快了。。。。。。”送周氏出王府后,朱由检看着远去的身影,暗自算了下时间,眼神开始灼热起来。
  特别是最近一段时间,魏忠贤从东厂调集大量人手进入皇宫,宫内的太监宫女也换了不少,这引起了朱由检的重视。
  “陛下有旨,诏信王入宫见驾!”
  终于,天启七年八月八日,朱由检病重,急招内阁大臣入宫,同时诏朱由检入宫。
  其一便是皇帝独宠客氏,周皇后都很难见朱由校一面。
  其二是朱由校的身体越来越差,御医束手无策。
  其中吴孟明传来不少消息,锦衣卫接到魏忠贤的命令,在民间四处寻找医匠救治皇帝,可惜没什么进展。
  黄立极、施鳯来、李国普、张瑞图、来宗道等内阁成员全部在乾清宫外守着,见到朱由检,皆弯腰行礼。
  当众人看到朱由检后,内心一颤,都猜测朱由检这个时候进宫代表着什么。
  皇帝朱由校没有子祠,如果朱由校没能挺过去,那么有资格接任大明皇帝的只有那么三两人。
  当朱由检进入皇宫后,发现如今皇宫兵马林立,一片萧杀之气。
  出入皇宫检查更加严格,就连朱由检身边的太监都不能跟随朱由检入宫。
  “参加信王殿下!”
  “陛下如何了?”
  看到这些人,朱由检微微皱眉,按照历史记载,朱由校应该是二十二日才死,怎么现在就病危,而且将内阁和京营的人都招进宫来了。
  首辅黄立极沉声道:“信王殿下,御医说陛下这次恐怕。。。。。。”
  而留在京师的只有朱由检一人,其余诸王远在封地,根本来不及赶回来。
  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朱由检和朱由校的关系最好,朱由校一直将朱由检留在京师,时不时招入宫内相见,和朱由校最是亲近。
  在这里的,除了几个内阁成员外,还有十多个将领,还有几个大明国公。
  “拜见陛下!拜见皇后!”
  朱由检进入乾清宫西暖阁后,闻到一股浓郁的药味,太监和宫女都在外守着。
  屋内只有躺在床上的朱由校和床边一脸愁容的张皇后。
  “怎么可能!?”朱由检脸色大变,他穿越来后根本没做什么,怎么可能改变历史。
  “陛下有旨,宣信王觐见!”
  王体乾的声音传来,皇帝朱由校召见朱由检,朱由检不敢怠慢,这可是关系到他的皇位。
  只见朱由校脸色苍白,毫无血色,朱由检也吓一跳。
  “郑贵妃指使掌御药房太监崔文升向陛下进“通利药”,使得陛下病情加重。。。。。。”张皇后说道这里,眼中杀机闪过,拳头紧握。
  朱由检微微皱眉,“怎会如此?”
  魏忠贤则埋头站在一旁,朱由检捡来后也没行礼,不知在想什么。
  “五弟起来吧,陛下。。。。。。”张皇后满脸泪痕的叹了口气,此时的朱由校也扭头看向朱由检。
  “该死!”朱由检脸色大变,竟然会发生这种事情。
  周皇后冷声道:“郑贵妃和崔文升等人已经被拿下,只是陛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