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若小说网

第二章 朱由校

  朱由检很快就将几人各自的身份确认,曹化淳是他们的老大,嘴巴嘴甜,花样也多。
  王承恩最忠厚,办事牢靠,最主要的是,这个王承恩就是历史上唯一一个跟随崇祯皇帝在煤山上吊的太监,是死忠之人。
  张彝宪和王应朝则比较圆滑,一边不断讨好自己,另一边却隐隐以曹化淳为首。
  “殿下,奴才已经将吴孟明弄出来了。”曹化淳单独面见朱由检,一开口就让朱由检一愣。
  不过很快,朱由检就反应过来,应该是在他还没穿越过来前,信王安排曹化淳去办的,“给我说说这个吴孟明,越详细越好。”
  朱由检大概知道事情的经过,看来这个信王的确有点手段,已经在秘密拉拢人手。
  “安排他来见我,别让人看见。”朱由检想见见这人再说。
  “是,殿下,”曹化淳急忙开始讲述吴孟明的一切,“吴孟明,字文征,浙江承宣布政使司绍兴府山阴县人,吴兑之孙,世袭锦衣卫千户,曾在北邢司任职,天启二年,因为得罪了许显纯,被其诬陷藏匿亡命之徒,后被拷讯削籍。”
  “奴才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他弄出来,他已经答应为殿下办事。。。。。。”
  朱由检想知道这具身体以前还暗中拉拢了那些人。
  “殿下,”曹化淳再次走进朱由检,瞟了眼四周,然后细声在朱由检耳边道:“如今整个京师都在魏公掌控之中,东厂和锦衣卫的探子遍布,朝中大臣更是依附魏公而存。。。。。。”
  “奴才这就去办,”曹化淳露出一副我懂的表情。
  “等等,”朱由检急忙叫住就要离去的曹化淳,“京师之内何人可信任?”
  朝中内阁、六部、六科、五府、各司都都有魏忠贤的人把持,东林党被打压得头都抬不起来,更别说和魏忠贤对抗。
  “殿下安心,”曹化淳小心翼翼的道:“魏公权势虽大,但对陛下忠心耿耿,绝不敢做违逆之事,而且京师还有十万禁军镇守。。。。。。”
  “哎。。。。。。”事情比朱由检想象的还要严重,魏忠贤的实力再京师实在是太强了。
  特别是大明权利最大,实力最强的东厂和锦衣卫在魏忠贤手中,让人很难与其抗衡。
  朱由检微微点头,大明的禁军都掌握在忠心耿耿的功勋手中,各个都有显赫的身家背景,不是谁向动就能动的。
  这也是为何明朝出了那么多权倾朝野的太监,却不敢做出犯禁的事。
  “禁军之中恐怕也有人投了魏忠贤吧,”朱由检可不会白痴的认为禁军真的只听皇帝一人之令。
  曹化淳低头小心翼翼的道:“据奴才了解,的确有几个投了魏公门下,不过大部分只忠于陛下。”
  朱由检还在胡思乱想的时候,太监张彝宪急急忙忙跑了进来,皇上召见是大事,谁都不敢怠慢。
  “进宫!”
  那怕是魏忠贤,也不能掌控京师,这里依然是皇帝说了算,皇帝要收拾魏忠贤,也就一句话的事。
  “殿下,宫里来人了,皇上召殿下进宫。。。。。”
  在明朝,朱家子弟的地位是非常高的,无论是内阁大臣还是世袭公爵,见到亲王都要恭敬的行礼。
  “参加信王殿下。”
  按照历史记载,朱由校是八月中旬才病危,还有整整一个月的时间,不过朱由检也不得不防,也许他的到来,会让历史发生变化。
  信王府离皇宫并不远,四周都是禁军镇守,安全完全没问题,即使如此,跟随朱由检身边的禁军也有六十余人。
  “还请信王殿下侍卫在外等候。”
  这是皇宫的规矩,那怕是亲王,也不能带侍卫进入皇宫,至于安全,不用担心,只要皇帝不杀你,你就绝对安全。
  朱由检的车队刚到正阳门,就被守卫在这里的禁军拦了下来。
  “阳武侯,皇上召见我家殿下,还请让道。”曹化淳立刻与禁军交涉,马车内的朱由检听到曹化淳的称呼后,微微一动,向外看去,一名身披战甲,腰悬宝刀的大将拦住去路。
  “信王殿下,陛下已经等候多时。。。。。。”
  “拜见魏公!”
  朱由检下了马车,带着曹化淳、王承恩等几个太监徒步进入皇宫。
  大明皇宫不是一般的大,而朱由校在养心阁召见朱由检,还是比较远的。
  “有劳魏公。”朱由检不动声色的收回眼神,向魏忠贤微微点头,礼貌的回敬。
  “信王殿下请,”魏忠贤似乎很享受朱由检的回礼,丝毫没有觉得这不妥。
  朱由检听了曹化淳等人的声音,仔细打量了下刚才说话的太监。
  一身锦衣,满脸微笑,根本没有一丝的恭敬之色,虽然叫朱由检殿下,可完全将朱由检当成平等人物对待。
  无权无势的亲王对魏忠贤一点威胁也没有,甚至还要小心魏忠贤在皇帝身边说坏话,引起皇帝的不满。
  “咳咳。。。。咳。。。。。”
  也难怪,皇帝朱由校虽然病了,但根本看不出会这么快就死,要知道朱由校现在才二十三岁罢了。
  只要朱由校继续当皇帝,魏忠贤的权势和地位将无人可动摇。
  “咳咳。。。咳。。”又是一串咳嗽声之后,朱由校有气无力的声音传来,“五弟,朕早已说过,你我兄弟不必如此,快起来吧,来人,赐座。”
  “参见陛下。”朱由检规规矩矩的对朱由校行礼。
  刚踏入养心阁,朱由检便听见一阵咳嗽传来,皇踏之上躺着脸色苍白的皇帝朱由校。
  “陛下乃九五之尊,当有君臣之别。”朱由检的表现可谓是对朱由校尊重无比,让一旁的魏忠贤微微皱眉,他有一种感觉,这个信王不简单。
  “好了,”朱由校一脸不耐烦的道:“朕叫五弟前来,是为了看看朕刚亲手做出来的银翼飞鸟,来人,将朕的银翼飞鸟台上来。”
  朱由校说道他的作品,立刻就不咳嗽了,一旁的朱由检心中惊叹不已,真不愧是木匠皇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