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若小说网

025道子不从良(25)

  于闵月是懵逼的。
  “你、你就这么把那个园子给收了?”
  于闵月想着刚才辰廉在小怪物的指导下,把那个园子收入体内的经过,有一种做梦的感觉。
  那个果园里的果子她刚刚尝了一个,可能是因为她是魂体的原因,那些果子效果不是很大,但是还是有很大的效果的。
  所以那个果园的价值,简直比想象中还要大!
  “当然,你不是都看到了吗?”
  于闵月有些不好的预感,“你说魂殿守着这样一个地方,为什么不加以利用,如果他们利用得好的话,这天险大陆上怎么会有人是他们的对手?”
  辰廉回去的时候,又看了一眼那密密麻麻摆放的棺材,有一种想要直接毁掉的冲动。
  不过也只是冲动,这种事情,他觉得暂时还不干为好。
  “那你觉得是为什么呢?”辰廉反问。
  于闵月看了安悦悦一眼,“会不会这里魂殿的人根本就进不来,只有小怪物能进来。”
  “前面半句话是对的,不过后面半句话就不对了。可能不只悦悦一个人能进来。”
  于闵月还要说什么,却突然脸色变得十分严肃,“外面很多人。”
  辰廉:“魂殿的人都死了,多半是料到我会来,如果你是他们,你会不会留下什么后手呢?”
  于闵月不笨,很快就想到了问题的关键:“他们会栽赃陷害我们,说是我们灭了这魂殿满门?”
  “当然。”辰廉抱着安悦悦,比较有兴趣的揪着安悦悦的头发,“毕竟,在道宫秘境之中,悦悦还一不小心把魂殿的人给灭了一个干净。”
  动机也有了。
  于闵月的脸色就越来越严肃了。
  辰廉他们出来之后,就发现这魂殿给他们挖的坑,比想象中还要大,这几乎所有正道人士都来了,这里面居然还有他比较熟悉的人。
  “诸位,死亡大荒原一别,不过半年时间,没想到大家又在这里见面了。”
  他的目光落在了道寺身上,“道宫掌门也来了呀!”
  道寺脸色很难看,他发现自己看不透辰廉的修为,这就代表,这到嘴的食物,就这样莫名其妙的飞了。
  “道子!你太残忍了!”道寺说了这么一句话后,跟随而来的叶为就开口了。
  “师父,这道子早就已经堕入魔道!他身边那个小怪物当初在道宫秘境之中就把魂殿的人给杀光了,没想到这魔头居然在出来之后,还不放过魂殿的诸位同道,竟直接将所有魂殿道友屠戮殆尽!实在是简直是比魔道的人还要残忍!诸位道友,我们为何修道?还不就是为天下苍生降妖除魔,这道子虽说传闻是我们修道之人的圣主,但是既然圣主已经堕入魔道,那么我们就应该除之而后快,诸位道友说是与不是!”
  “不行!”赵风筝第一个反对,她脸色有些苍白,像是受了什么伤一样,“这根本没有搞清楚,,究竟是不是辰廉动的手,我们不能如此草率的下结论。”
  “没错,我同意赵姑娘的说法!”
  赵风筝会为自己说话,辰廉还想过,毕竟这姑娘实诚。
  不过接着为他说话的林槿他就不明白了。
  记得当初林槿将他从道门带走之后,他还把他身上的法宝和衣服全部都搜刮完了。
  这样的侮辱,这人居然还会为他说话,还真是没想到。
  说起来,林槿其实并不讨厌辰廉。
  当初他奉父亲的命令,想要将道子带入自己的门派,本就不是什么光明正大的事。
  后面辰廉有机会杀了他,却并没有杀,只是取走了自己身上的法宝,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他还要多谢辰廉放过自己一命了。
  所以这一次,他自然得替辰廉说话。
  而且之前道宫秘境,他也去了。
  虽说他不曾碰到过辰廉,但是他身边那位叫于闵月的姑娘他却是碰到过的。
  这姑娘当时杀红的眼,却放过了他一命!
  两次不杀之恩。
  他自然得牢记在心!
  况且,他觉得赵风筝说的没有错!
  “槿儿,你到底在说什么?魂殿宗主送来的手信,你不是看到过吗?”
  林槿的父亲是乾坤派的掌门,听到自己的儿子为那入了魔的道子,脸色就有些难看。
  “爹,正是因为魂殿宗主送来了求救信,所以才觉得跟不对劲儿,那魂殿宗主既然能送出信,难道还逃不出去吗?道子难道就那么厉害吗?我倒觉得这像是一个局……”
  “你给我住嘴,孽子。”
  “他以前不行,现在却行!大家可知面前这位道子是什么修为了?”
  “什么修为?”有人问了一句。
  “我在道宫秘境之中得到了一项能力,就是能够看清楚别人的修为,哪怕修为比我高的!而如今这道子的修为,已经是渡劫了!”
  说到这里,叶为脸上闪过了嫉妒的光芒!
  凭什么?
  凭什么这人才修炼几年,就已经到达了这样的修为!
  这让他这从小修炼的人,情何以堪呀?
  在从老前辈那里得知了辰廉如今的修为之后,叶为就一直在嫉妒!
  他觉得自己能够穿进书里,知道故事的走向,就已经算是开挂了。
  然而却还是比不上辰廉这个原主角!
  在书里,他也是修炼了几十年,才逆天到了化神的修为,如今才几年时间,都到渡劫了!
  这怎么比书里开的挂还大?
  难道是因为他穿书。所以改变了主角的经历吗?
  叶为一想到自己有可能是很贱修为狂涨的催化剂,就把自己都给恨上了!
  “什么?!!!”
  “怎么可能!”
  “他才修炼几年?难道这就是道子吗?”
  不只是叶为嫉妒,那些听到这话的修道之人,脸色都扭曲了起来。
  他们哪怕早就知道道子的人设就是能够修为狂涨,但是却没想到能狂到这种地步!
  这简直就是把他们这些辛辛苦苦花了几百年,甚至上千年修炼的人当成笑话!
  道子,道子,这就是道子吗?
  不得不说,所有人看着辰廉的目光都泛着红光。
  恨不得自己变成他!
  “既然你们知道我已经到了渡劫,那么你们觉得你们打得过我吗?”
  辰廉在这时候笑着道,话语很轻,也没有故意挑衅,就是一句平述。
  这句话却像是间接成人叶为说的是对的,直接把那些修真的人刺激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