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若小说网

022道子不从良(22)

  既然搞明白了安悦悦没有同理心,那么这些人多半就是死在她手上的。
  问题来了,她在此之前挺正常的,为什么会突然发狂呢?
  辰廉想到了自己的出现。
  会不会是他的出现,原身没了,从而刺激了什么存在,才会让原本早就应该死去的安悦悦有了这种变化。
  不过……
  这个安悦悦是真的吗?
  他看着怀里的安悦悦:“悦悦,你今年多大了?”
  安悦悦笑着道:“哥哥是要考悦悦吗?悦悦知道哟,悦悦已经四岁了。”
  辰廉皱眉,记忆和身体都停留在五年前。
  “你九岁了。”
  安悦悦眨了眨眼睛,“悦悦已经九岁了吗?”
  “嗯。”
  安悦悦疑惑一瞬后,又鼓掌:“哥哥说悦悦九岁了,那悦悦就是九岁了。”
  辰廉想了想,也没有再问你怎么长不大这种话,她要是知道答案,也不用辰廉跑这一趟了。
  他带着悦悦离开了这里,就去了于家。
  在到于家之后,他就发现气氛不太对。
  里面太安静了,再近一些,就闻到了血腥味。
  “好难闻。”安悦悦耸了耸鼻子,极其嫌弃。
  “是血腥味不喜欢吗?”
  安悦悦摇头:“悦悦喜欢鲜血的味道,但是这些和之前悦悦杀的那些人流出的血是一样的。都带着臭臭的味道,所以悦悦不喜欢。”
  辰廉也不觉得安悦悦说自己喜欢鲜血有什么不对劲。
  一个没有同理心的人,似乎喜欢鲜血,也没有什么不可理解的。
  不过安悦悦说这鲜血和之前的那种味道很相似,那么是不是代表这里面有魂殿人的手笔?
  他到了于家的上空,就发现自己事情似乎远比他想象的还要糟糕——整个于家没有一丁点儿人气。
  也就是说,所有人都死了。
  他落地之后,就发现于闵月正坐在院子的地上,在她的怀里,还抱着一个人……的尸体。
  他走近一些,就发现那人不是别人,正是于老爷,“怎么回事?”辰廉把安悦悦放在地上,问了一句。
  于闵月抬起头,在看到他之后,那张呆木木的眼睛,渐渐有了焦距,然后突然就开始落泪。
  “辰廉,辰廉,我爹死了,我爹死了,怎么办?怎么办?”
  辰廉看了一眼这周围,并没有发现其他的人,然后他又看了一眼于闵月手上的鲜血。
  “是你杀的吗?”辰廉并没有拐弯抹角,直接将心里的疑问问了出来。
  于闵月一听这话,脸猛的惨白了起来,嘴唇都在颤抖。
  辰廉蹲下身,一双眼睛就这么直勾勾的看着她,“既然是你杀的,那么为何还要做如此表现?”
  于闵月摇头,一直摇头。
  “我不想的,我不想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把他们都杀了,我不想的,我没有想过要杀我爹,他见到我开始很惊讶,后面就特别高兴,我们聊的也很高兴,芝儿,就是你之前见过的我从小一起长大的丫鬟,她叫芝儿,她也很高兴,其他人都很高兴,大家都很高兴呀!真的,辰廉,辰廉你要相信我。”
  于闵月像是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样,看着辰廉。
  似乎如果辰廉不相信她,她的世界整个就会崩塌。
  辰廉并没有说相信或者不相信的话,他站起身,在这院子里走了一圈之后,突然朝着于闵月出手。
  于闵月眼睛一下子就红了:“你也不相信我!”
  两人几乎很快就缠斗在了一起。
  在此期间,于闵月一直悲愤的询问,“为什么,为什么你也不相信?”
  辰廉一直没有回答,只是下手更狠了一些。
  “哥哥!哥哥!我抓到他了!”安悦悦的声音让辰廉停止了出手,以至于于闵月的一掌直接落在他心口,一口鲜血直接喷了出来。
  “可真疼呀!”辰廉意味深长的说了这么一句话。
  “你、为什么?”于闵月还云里雾里!
  “臭女人,你居然敢打我哥哥!”安悦悦拖着一个浑身裹在斗篷里的人过来的时候,正好看到了辰廉吐血。
  哥控小萝莉一下子就不干了,好在辰廉及时制止了她,否则接下来要吐血的,就会是于闵月了。
  “就是为了他。”辰廉擦掉嘴角的鲜血,看向那个已经被安悦悦揍得没有丝毫还手之力的魂殿之人。
  “我猜你如今应该就是魂修,魂殿对魂魄的研究,领先其余各门派。你现在修为我大致看了一下,应该有洞虚修为了,一般修者根本不会影响到你,除非是……”
  “除非是专门修炼魂魄的魂殿的人!”于闵月阴沉着脸道,她走过去,直接几招就将那个魂殿之人弄得生不如死。
  那些法术不会损伤这人的身体,都是直接作用在魂魄上。
  “一个元婴中期,就让我……哈哈哈,果然,这世上什么都有代价!”于闵月先是仰天大笑,最后又重新抱着于老爷的尸体哭。
  “我一个该死的人,还能有思想的活着,本身就是不符合实际的,好处都是我的,恶果却是我爹他们替我承担,我宁愿死呀!”
  于闵月一直哭,那哭声太悲伤,周围的植被在一瞬间全部蔫了,肉眼可见的,于闵月的头发慢慢的白了,最后一头头发都白了。
  “和你无关。”辰廉想了想,安慰了一句。
  于闵月看着他,“辰廉,你答应过,要帮我找到为什么我会变成这样的,你答应过的。”
  辰廉自然记得。
  “嗯,我会的。”
  他抬头看向天空,或许过不了多久,一切的事情都会有答案了。
  他看着天上,手却猛地抓住了那魂殿之人的脑袋,瞬间,他的记忆都被他翻了一遍。
  不过,并没有找到有用的。
  “不愧是魂殿。”
  他这修为搜魂都搜不出有用的东西,还真是厉害。
  “把他们葬了吧。”
  辰廉劝于闵月,他以为于闵月会因为不舍得而拒绝,没想到她很快一个术法一施,于府所有人都入土为安了。
  这倒让辰廉有些看不懂了。
  于闵月微笑,“我现在应该替他们报仇。”
  罪魁祸首,是魂殿。
  “在此之前,辰廉,我想请你帮我一个忙。”
  辰廉拧眉,直觉这个忙不是小事儿。
  但是他还是对这个姑娘比旁人多了一起亲近,所以答应了:“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