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若小说网

014道子不从良(14)

  不管辰廉想去哪儿,如今都得耽搁了。
  “道子现世,远古道宫遗迹现世!”颜辞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一脸懵逼。
  他们此时在一处修仙者聚集的城池之中的酒楼之中。
  几个人在一个包间之中,这包间还请元婴后期的前辈安装了隔绝法宝,不用担心有人窃听。
  颜辞很明显还在消化刚才在六楼之中听到的消息。
  众人都能够从她脸上看出来,她像是听了天书一样,似乎觉得不可能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不过其余人觉得这没有什么不能理解的。
  “很正常呀,如今的道门,在万年之前,那可是叫道宫的!”上官轩不觉得有问题,然后给众人普及了一下道家的传承。
  据传,万年之前,也不算是修仙大世了,但是依旧比现今好上不少。
  和如今的道门一样,那个时候道宫是正派之首。
  道宫最辉煌的时候传说有三万亲传,三十万内门,三百万外门,和三千万记名。
  总之人数听起来就是相当的牛逼。
  如今的道门,都是当初大世之争,道宫破败后一群记名弟子传立的。
  光是记名第一创立的道门,都能够位列如今正道之首。
  可想而知,如今这时代修仙者的没落,也可以想象,万年之前的修仙界,何其的璀璨。
  “大世之争?”辰廉看了一眼依旧静静打坐的于闵月,才问上官轩。
  于闵月已经这样一段时间了,因为辰廉给了她一部魂修的秘籍,让她试试修炼。
  可是他没想到,于闵月只看了一眼那秘籍后,就陷入了这种状态。
  辰廉不知她怎么了,所以才会想着去上官铃口中的魂殿,看看能不能知道些什么。
  “这个我知道啦。”颜辞似乎从刚才那个消息回过神来,代替上官轩跟辰廉道,“如今肯定已经没有多少文献提起那个时候的事……”
  “既然如此,你怎么知道?”上官轩嘟嘴,“你怎么什么都知道?我其实刚才就想说,我并不知道多少那个时候的事。我们圣教关于万年前的文献,似乎都没有保留下来,连那些天骄的名字都没有。”
  颜辞有些不知道说什么好,但是最后还是道:“反正我知道啦,总会有漏网之鱼嘛!”
  “那个时代,有众多天骄横空出世。把你放在那个时代,也只能算平均水平。”颜辞指着辰廉道。
  上官轩瞪眼:“不可能吧,这可是道子,传说备受造物者宠爱的道子!”
  颜辞撇嘴:“道子实际上只是一种体质!在万年之前,还有其余各种体质!有天骄身怀神兽凤凰之骨出生,落地那一刻,就是化神!”
  “噗”
  上官轩刚喝一口水,最后全吐颜辞脸上了:“吹牛!落地就是化神,有这么气人的吗?!”
  颜辞一巴掌拍到上官轩后脑勺:“气不气人我不知道,你要是再打断我的话,我就让你变成活死人!”
  上官轩做了一个给嘴拉拉链的动作,就可怜兮兮的看着颜辞。
  颜辞实在是受不了这种小奶狗一样的眼神,平心静气的接着道。
  “不只是凤凰谷,还有各种体质!什么玄黄体、天女转世、月神!每一个都是和辰廉这种道骨拥有者相提并论!你们就可以想象,那是一个多么璀璨的时期!”
  颜辞说得自己都激动了,喝了一口水。
  “也正是因为太多天骄诞生在同一时代了,而那个时候不是修为到了大乘就能飞升的。”
  “不是吗?”上官轩懵逼,“不是修为到了就可以飞升吗?”
  “当然不是!”颜辞翻了一个白眼,“每个时代,能够飞升的人,就只有那么一人!”
  说到这里,颜辞就住了嘴。
  但是辰廉和上官轩却已经明白她的意思了。
  那是一个璀璨的时代,更是一个残酷的时代。
  他相信,所有天骄都会觉得有幸能够见到那么多优秀的“同类”,但是也会悲哀,因为他们注定就是对手。
  辰廉抿唇,情绪被刚才颜辞所说的话干扰了。
  他自己的灵魂还好,只是原身太弱了,七情六欲也是很丰富了。
  辰廉道:“也就是说,通天之路可能就是他们给破坏掉的。”
  颜辞眨眼:“多半就是吧。”
  辰廉听得出,颜辞虽然用了一个好似不确定的“吧”,但是还是很肯定的。
  她都这么觉得,那么多半就是了。
  他突然笑了:“如果其余人知道,哪怕通天之路开了,万年只有一人能够飞升,他们对我的态度会有什么变化吗?”
  上官轩的面色帅率先变化,最后他道:“如果是为了修仙界,那么大部分人依旧会护佑你成长,毕竟这是对修仙界有好处的。如果自私一点的……”
  自私一点的,就可能抹除辰廉。
  这就是那种我得不到,也不让别人得到的自私心态。
  “如果我记得没错,这件事情不是没有人知道……”颜辞突然开口道。
  “谁?”上官轩有些着急的问道,“这可不能传出去。”
  颜辞看向辰廉,只见他表情依旧淡然。
  她心里有些寒,“为什么?你知道是不是,你知道那个叶为可能知道这件事,那你为什么要放走他?难道你就不怕被那些人追着杀吗?我知道你现在已经是化神修为了,但是到底有万年了,也并非不可能有其他老怪物!”
  上官轩:“啥?辰廉哥已经化神了?”他家老祖都才化神哈!
  辰廉自然知道叶为是个不确定的人,尤其是对他有害无利。
  但是他还是觉得留着他,或许会有什么意想不到的发现。
  至于敌人……
  辰廉端起酒杯,喝了一口酒,皱了皱眉,他不喜欢这个味道。
  “不怕,他们要来杀我,就尽管来吧。”
  颜辞看着辰廉,不知为何,眼神之中散发着一种光。
  和女人爱慕男人的光不同,上官轩看到,身体都抖了抖,觉得怪瘆人的。
  “辰廉,你刚刚说那句话的时候,可真的帅!”
  辰廉嘴角抽了抽,站起身道:“走吧,我们也去道宫遗迹,看一看万年前大世的风采!”
  辰廉想,如果他是活在万年前,可能会觉得更自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