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若小说网

005道子不从良(5)

  “那个,你叫什么名字?”
  道寺在所有人面前都是严肃的,此时却有些局促,看着辰廉的目光柔和得令他头皮发麻。
  “辰廉。”
  道寺闻言,有些小心翼翼的道:“辰廉,你刚刚应该也已经知道,你身怀道骨,乃是修道尊者,你愿不愿意拜我为师?”
  辰廉双目清明,没有任何情绪,就像面前不是令人尊崇的元婴大佬,只是路边的野草野花一般。
  “既是尊者,何以为师?”
  道寺脸上的表情僵住了,但是却并没有生气,反而苦笑,“是老夫不自量力了。”
  也对,这世上无人能够有资格做道子的师父。
  “那你可愿意在道门逐修炼?我道门乃是修仙界诸门派之首,一定能给你创造最好的修炼环境,给你最好的修炼资源……”
  “我愿意。”
  道寺:“啊?”
  他还没说完呢,道子就愿意了?
  也是道寺把辰廉看得太重了,辰廉哪怕是道子,此时也不过是一介凡人。
  任哪个凡人被问及愿意修仙与否,恐怕都不会拒绝。
  更别说,辰廉也有这个打算。
  至少他不喜欢被人当成可以随手捏死的小虾米一样,拎在手里。
  他并不因此愤怒,只是本能的不喜。
  就这样,辰廉在道门呆了下来。
  不知是为了保护他,还是别有目的,道寺并没有把他的存在告知别人。
  而他不说,被正道称为魔教的圣教那边,也并没有传来道子现世的消息。
  在两方人难得的默契之下,辰廉的身份隐藏的很好。
  在此期间,道寺将据说是他们门派最厉害的功法《道气神诀》拿给他修炼。
  对于这部功法有多厉害,辰廉心里并没有数。
  但是在得知辰廉修炼的是这不功法后,负责照顾他饮食起居的青年,对他的态度更加恭敬敬畏了起来。
  “辰廉公子,掌门让你去后山。”
  坐在床上的辰廉闻言,睁开了眼睛。
  陈涛看到这样的辰廉,心中升起了疑惑。
  他被派来照顾辰廉的饮食起居时还十分不情愿。
  他是掌门的二弟子,同门之中,也只有掌门的女儿,也就是他的小师妹,以及样样拔尖的大师兄叶为在他之上,其余同辈之中,谁见了他不都得叫一句二师兄。
  可是呢,师父出去一趟,就带了一个凡人青年回来,还让他来照顾。
  当时陈涛心里实际上是不服气的。
  直到师父将道门的镇派功法《道气神诀》交给辰廉之后,他才老实了点儿。
  这门功法代表的不只是稀有,还是传承。
  陈涛虽心中依旧不服气,但是也不敢造次了。
  辰廉往门外走,陈涛观他步伐竟依旧如同凡人一般,落地会留印,就忍不住问道:“辰廉公子,你还没有练气成功吗?”
  陈涛神色复杂,这都三个月了吧,就算是资质最差的人,在这么多资源的堆砌之下,也应该达到练气三层了吧。
  辰廉没有说话,继续往前走。
  此人不喜他,他自然也不会和这人多费唇舌。
  陈涛眼神一沉,突然手上凝出了一支冰箭,直接朝着辰廉射去。
  辰廉感受到身后的动静,没有回头。
  冰箭在快要碰到辰廉的时候,碎了。
  紧接着,一个带着雷霆之怒的声音裹挟着惊人之势响了起来,“孽障!”
  陈涛直接被镇压,像狗一样趴在了地上。
  “师父!师父!弟子错了!弟子错了!还请师父饶过弟子!”
  陈涛没想到道寺会这么在乎辰廉,竟还在他的身上留下了灵魂碎片。
  一想到这里,他就觉得自己实在是愚蠢。
  道寺都能把《道气神诀》交给辰廉,怎么会让他在自己的地盘受到威胁?
  道寺凭空出现在陈涛面前,把他拎起来,一巴掌就扇了过去:“你个孽障,我竟不知你竟是个连同门都要残害的畜牲!”
  陈涛被这巴掌扇得吐出了好几颗牙齿,也不知怎的,道寺出现后他胆子反而肥了。
  “师父,你让我称呼他为辰廉公子,他没有序齿,便不是我道门中人。师父,你为何如此维护他!你自己看,这都几个月了,他还是凡人,练气都没有达到呀!”
  道寺反手又是一个巴掌,这下好了,陈涛两边脸对称了。
  “辰廉是你能够说的,给我滚回你的洞府思过,没有我的允许,你就别出洞府了。”
  说完,道寺随便一扔,没多久,辰廉就听到了一声“轰”的巨响,这声巨响之后,整个道门都热闹了起来。
  辰廉难得觉得这陈涛也是可怜,恐怕他那洞府都被自己砸坏了。
  不过他还没来得及多想,肩膀就被道寺给握住了,下一瞬,周围环境就变了个样——他已经到了后山了。
  不得不说,这种瞬间移动的大神通,还是挺令人神往的。
  “辰廉,你可有认真修炼。”道寺严肃的问道。
  辰廉眸光微闪,垂眸道:“可能我天资愚钝……”
  “不可能!”道寺皱眉,“你拥有道骨,是修仙界最具天赋的人。怎么可能和资质愚钝扯上关系?”
  辰廉眨眼:“那是因为什么原因?”
  道寺叹了一口气:“是我想的太简单了,应该是《道气神诀》不适合你。这样,我这里还有其他功法,你试试?”
  辰廉接过道寺给的功法,道:“我能回去试吗?”
  “成。”
  又是一个月,辰廉找到道寺,表明这些功法不行。
  道寺咬牙:“最近有一个远古遗迹被发现,据推测,那遗迹已经超过万年,在里面可能能找到适合你的功法,我会去闯上一闯。”
  辰廉仿佛动容了一般:“很危险吧?”
  道寺笑容和蔼了许多:“只要你能踏上修炼之路,又有什么关系?”
  道寺在去遗迹之前,给了辰廉一块令牌:“有这块令牌,道门之中,你哪儿都能去。我会让风筝看着你的。”
  他的话一落,就从空中踏步走出一女子。
  女子一身白衣,皮肤胜雪,气质冷淡到仿佛冰霜一般。
  偏偏她的长相是哪种浓烟的,像一副着色完整的天下图,夺目炫彩的很。
  赵风筝,道门太上长老之女,辈分和道寺平级,道门比叶为还赫赫有名的天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