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若小说网

第六章 论解药的正确方式(五)

  这套路叶沉鱼太熟了,要么是为了称霸武林,要么就是什么什么宝物。这两家称霸武林不太现实,而宝物叶沉鱼只知道一个。
  “剑意残卷?”她说。
  “没错。”月离影笑起来,“叶姑娘是聪明人,肯定能猜到我来这里的用意。”自从那日看见叶沉鱼杀人之后,他就客客气气地叫叶沉鱼“叶姑娘”,绝口不提她究竟是什么来历,只把人当做神剑山庄的大小姐来对待。
  谁知道他是什么用意……叶沉鱼喝了口茶,她是瞎猜的。
  “知道剑意残卷的可不止我一个。传闻得到剑仙孟云所悟,必能成为天下第一。这些人但凡听到一点风声,都想去争去夺。”他神色似乎冷了一瞬,随后又恢复了笑意吟吟:“但这毕竟是神剑山庄的东西,我知道了消息,就赶紧带叶姑娘过来了。”
  读些武学感悟就能成为天下第一,这世界天下第一也太容易了吧。叶沉鱼崇尚武学要稳扎稳打,觉得这传闻很扯,但是更扯的她也见过。世界会偏爱某一个人,给予他十分的偏爱,也就是系统口中的支柱人物。说不定这剑意残卷就是为了支柱人物准备的。
  叶沉鱼抬眸,对上月离影暗藏期待的眼神,说:“进来了。”
  叶沉鱼果然皱了皱眉:“得了剑意残卷,就能成为天下第一?”
  月离影心中一动,果然这人根本不知道剑意残卷代表着什么,之前才表现得那般无所谓。他瞧着叶沉鱼的脸色,说:“孟云碎破虚空前,是当之无愧的天下第一。”
  地面中间是木雕的一幅画,精致漂亮,布满了花纹。月离影动过之后,其中几处花纹隐晦地变了位置,透进了光亮。与此同时,下面说话的声音也传了进来。
  前边的对话是一阵寒暄,两拨人互相吹捧了一番,然后才进入了正题。如月离影所说,的确跟剑意残卷有关系。极乐教和衡山派密谋在剑意残卷在神剑山庄这一消息传开前,把剑意残卷抢夺过来。
  她指的是楼下的雅间。
  月离影试探的话被堵在喉咙里,他站起身,走到屋子中间摆弄了一阵,随后屈膝坐了下来,盯着下边看。
  “哼,老夫省得……”
  月离影听得入神,叶沉鱼也走了过去,单膝跪地往下面看了一眼。这地面不知是什么构造,从缝隙望下去,能将下面的情形看得一清二楚。
  如何攻入神剑山庄,逼问出剑意残卷的下落和毁尸灭迹都有雏形,其中年老的一道声音问道:“神剑山庄势弱久矣,从其手中夺得残卷不难,只不过少教主是如何知道残卷在神剑山庄的?”
  “林长老放心,残卷一定在神剑山庄。至于如何我是如何知道的,这是极乐教的秘密,就不方便告诉林长老了。”另一道年轻的男声说道,“虽说神剑山庄声名不显,但雪影剑余威尚在。叶寻和沈飞雪都不是好相与的,否则我也不会找上林长老。长老还是小心为上,不要轻敌。”
  月离影有点惊奇:“叶姑娘不在乎吗?也是,姑娘如此厉害,叶庄主却厚此薄彼,偏爱叶沉香。不过到底是神剑山庄的东西,就算叶姑娘不在乎妹妹,给神剑山庄传讯一封,也算尽了情分。”
  叶沉鱼终于抬起了头,慢吞吞地说了一句:“你太吵了。”
  月离影笑着抬头,束音成线:“他们要血洗神剑山庄,用叶姑娘的妹妹威胁叶庄主交出剑意残卷。”
  叶沉鱼哦了一声,没什么反应。
  迎宾楼的雅间装饰得很好,桌椅是上好的檀木,香炉花瓶等雅物一应俱全,此时所有的东西上面都蒙了一层木屑。极乐教的少教主和衡山派的林长老在木屑掉落的瞬间后退,警惕地看着叶沉鱼。
  “你是何人?”少教主喝道。
  月离影一愣,还未接话就听少女接着说道:“我为什么要给神剑山庄传讯?明明有更好的办法。”
  叶沉鱼后退半步,仍旧单膝跪地,在月离影错愕的目光中对着地面中间的雕花就是一掌。雕花瞬间碎裂,叶沉鱼也不向后躲避,扯着月离影跳了下去。
  叶沉鱼在两人的夹击之中按住了刀柄,打劫这种事她还是比较拿手的。
  不到半柱香的工夫,雅间里除了叶沉鱼和月离影,所有人都是躺着的。叶沉鱼坐在木桌旁边数着银票,她左手边还堆了不少银锭,右手边则堆放了几样武器,
  叶沉鱼动了动唇,回答到嘴边换了个词:“打劫。”
  少教主和林长老俱是一愣,随后意识到叶沉鱼在胡扯。两人对视了一眼,杀意毕现,一左一右攻了过去。这两人肯定听到了他们的对话,绝对不能留。
  叶沉鱼刚数完银票,反问:“还怎样?”这些人已经不能去神剑山庄抢剑意残卷,她在这个世界也不缺花销了。
  月离影余光瞟到少教主和林长老的尸体,神色有几分扭曲。这跟他想的完全不一样,他本想叶沉鱼多少顾忌神剑山庄,听到极乐教和衡山派的谈话肯定会告知神剑山庄。就算她不在乎神剑山庄,她之前说要让他做个好人也不该对这种杀人夺宝的事情坐视不理。他正好利用这次机会跟叶沉鱼回神剑山庄,借机探知剑意残卷的下落。
  月离影蹲在一个人旁边找他身上的暗器和银子,神情有几分恍惚:合着那天摸他身上的暗器是打劫习惯了?
  把所有人身上都翻了一遍,月离影回到桌子旁边,忍不住问:“你就这样?”
  他万万没想到的是,叶沉鱼居然二话不说地跳了下去,把极乐教的少教主和衡山派的林长老杀了。他的计划还没来得及实施,就彻底胎死腹中。
  “你这样就把人杀了……”月离影想说你不怕极乐教和衡山派吗,又想到这人的武功改口道:“你不说要做个好人吗?这样随便杀人,算得上是好人?”
  叶沉鱼奇怪地看了他一眼:“我让你做好人,没说我也要做个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