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若小说网

第三章 论正确的解药方式(二)

  可惜他刚刚翻身而起,就发现因为媚药的关系,自己的内力乱成了一锅粥,完全用不了。
  月离影刚苏醒过来的时候,叶沉鱼就感觉到了。她回过神来,看着月离影愤怒的表情,觉得自己应该说点什么。她没有做这种类型任务的经验,让反派改邪归正……
  总之不让反派做坏事就行了吧?
  叶沉鱼敲了一下手掌心,有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她看着月离影,认真说道:“从今天起,你要做一个好人。”
  月离影:“……”他终于知道了,这个女人脑子不太正常。不然怎么会拒绝他,还敢把他踹到水里?神剑山庄会把她关进这么一个偏僻的院子也可以理解了,神剑山庄的嫡长女是个傻子啊!
  月离影身子一侧,一掌拍向了叶沉鱼肩头。他虽然不能用内力,但是以他的力气把人拍开还是没问题的。
  然而掌风落下,却宛如拍在了一尊石像上。叶沉鱼纹丝未动,牢牢地抓住了他的手腕,平静地劝告:“药性还没解,你最好别乱动。”
  被抓住脉门,月离影心惊不已,他现在还不敢说能在江湖上纵横,却也是一流的高手,纵使失了内力,也不是普通人这么轻易的制住他。他顿时把玩闹轻视的心思去了,盯着叶沉鱼,厉声问道:“你不是叶沉鱼,你是谁?”
  他虽然没见过神剑山庄的长女叶沉鱼,却见过她的母亲飞雪女侠,从叶沉鱼的容貌和这个独立的院子就能推测出来她的身份。
  “你在说什么鬼话,傻女人。”月离影冷笑,“你知道爷是谁吗?爷就从来没过好事。你把我踹下水的事儿,爷还没把你算账呢!”
  没做过好事很值得自豪吗?叶沉鱼花了一秒时间想了想这个问题无果,自己下了决定:“我会帮你的。”她走到月离影身边,俯身去抓月离影的手腕。
  “恩?”
  “知道得越多,死得越快。”
  月离影:“……”他咬牙切齿地挤出几个字来:“当我没问。”等他内力理顺了,一定要让这个女人知道什么人可以死得有多痛苦。
  “我是。”叶沉鱼淡淡说,顺手从月离影身上摸出了几个暗器来,哗啦啦堆在一边。
  那都是他用来做底牌的暗器,月离影脸色微变,瞄着那堆暗器一阵肉疼,却仍旧强装镇定:“叶沉鱼因为体弱不能习武,你分明会武功。”而且武功很高,细想下来,她从屋子里出来的时候,他连一点脚步声都没听到。
  叶沉鱼盯着他,缓声说道:“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
  系统:【你这么对他,很难完成任务。攻略类型的任务和其他任务不一样,你要温和地对待他,让他把你当成最特别的那个人,让他愿意为你而改变。要不要我帮你搜两个案例看看?】
  叶沉鱼:【我已经知道怎么做了,只要让他当个好人就行了吧?】
  不祥的预感在系统心底犹然而生:【你知道怎么做好人吗?】
  在月离影看不到的角度,叶沉鱼眼底浮现出些微的愉快。
  【这样就不用花时间跟他解释我为什么会武功了。】
  系统:【……你可真是个小机灵鬼呢。】
  系统:【……】你居然还认真考虑了一下可行性!
  【不用让他成为多有道德的人,你让他不要做坏事就行了,别随便杀人,别损人利己,最重要的是别让他成为三年之后那个杀人如麻的大魔头。】系统长叹了一声,语重心长地教导,【改变一个人是很难得,尤其这个人的性格已经长成了。所以最有效的办法是让他爱上你,愿意为你舍弃一切。你可以试着对他好,也可以对他表白……】
  系统滔滔不绝地讲着攻略方法,月离影则自己从地上爬了起来,坐在离窗户最近的角落里,警惕地看着叶沉鱼。没摸清叶沉鱼的真正实力,他没敢立刻逃跑,只好选了个最容易离开的地方,等自己的内力恢复。
  叶沉鱼沉思了片刻,语气带上了那么一点茫然:【讲文明,守诚信,懂礼貌?】
  系统:【……你怎么不让他扶老太太过马路呢?】
  叶沉鱼有些迟疑:【古代世界……做不到吧?】
  叶沉鱼:【可以。】
  系统的声音消失,叶沉鱼耳边瞬间就静了下来。系统很少对她完成任务的方式指手画脚,除了在关键时候提醒她。只要她不对支柱人物动手,系统还是挺有运筹帷幄的架势的。
  此时离天亮还早,见月离影安安静静地坐着,叶沉鱼便盘腿而坐,闭目养神。她很少睡觉,多数时候都以冥想代替。月离影的心神全放在了叶沉鱼身上,等着她接下来的动作,却见叶沉鱼坐在床上,双目紧闭,开始修炼了?
  叶沉鱼看着他动作,觉得他看起来不太聪明,但很识时务,应该会听话,说道:【我觉得我可以自己试试。】
  系统的长篇大论被打断,它无所谓地说:【好吧,随你。】
  【但是失败了你要听我的。】它强调道。
  然而他掌中蓄力了许久,最终什么都没做,从窗户离开了屋子。
  一滴水从月离影的额头上滑落,模糊了他的视线,也彻底激起了月离影的怒火,他这么惨,她凭什么这么悠哉?月离影心中暗恨,奈何内力乱成了一锅粥,只能把火气压下去。
  月过中天,月离影总算把媚药的药性熬了过去,混乱的内力总算平静了下去。床上的女人仍旧在闭目养神,仿佛已经睡了过去。月离影悄声无息地走到床边,冷冷地注视着叶沉鱼,眼底杀意浮现。
  他蹲在屋子角落里,浑身是水,冷的不行,就等着这个女人跟他谈判,套出她真正的身份,结果她开始修炼了?
  窗户大开着,落了一地的月光。蓝色的帐子在床榻边垂下,刀尖折射出冰冷的光芒,又隐于床幔之间。
  叶沉鱼遗憾地轻叹了一声,居然没动手,她还想给他上第一课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