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若小说网

第30章被算计的云鼎商会

  手持热武器的苍穹站在那里,神色冷冽,拎着早餐的手没有动过一下。
  杀气腾腾!
  管制器械无法和热武器碰撞!
  他们也不曾想到,苍穹身上会带着这般杀伤性武器。
  子弹有限,给人的视觉冲击力非常巨大。
  枪枪毙命!
  手段凌厉!
  枪法稳准狠,应该经常使用热武器。
  远处的黑色奔驰里面,有人注视着这场截杀。
  “好快的枪法,拥有热武器,闹事之下开枪,丝毫没有避讳,看来是个难缠的角色。”遮光玻璃之下,那人喃喃自语。
  审视打量片刻,道:“我们走吧。”
  冷酷的声音再次响彻起来,黑衣人见此,纷纷一拥而上。
  在他们看来,这是一个绝佳的机会,只因苍穹的子弹已经耗尽。
  现在他们这么多人,还杀不了一个人?!
  奔驰缓缓驶离现场,不知所踪。
  ————————
  “他的子弹用完了,杀了他。”
  “噗!”
  “咔嚓!”
  力量汇聚一体,那人直接被踹飞好几米,跪在地上,骨头断裂,脸上表情扭曲至极,口中鲜血不停溢出。
  想法太过简单,可现实残酷。
  作为武学宗师之上的人物,对付这群小虾米,比捏死一只蚂蚁还容易。
  沾满血迹的鞋子踹向冲上来的第一人。
  手段狠辣!
  丝毫没有留下一丝生机!
  “你们是什么人派来的?”抓住最后一个活口,苍穹俯瞰着对方。
  如此手段让其他黑衣人眼神忌惮,甚至有几位胆小甚微者,被吓得向后倒退。
  鲜血不停流淌,尸体倒在地上,连续发出闷哼。
  苍穹神色冷酷,眼神冷血。
  一声清脆的骨裂声响彻起来,那黑衣人的喉咙生生被苍穹捏断。
  头一歪,呼吸停止,倒在地上,丧失生命。
  “只怪你是来执行杀我任务的人。”嘴角露出冷笑,根本不把这样的花言巧语放在心上。
  那黑衣人被吓得脸色苍白,所有人的同伴都倒下,丧失生机,血流不止,刺鼻的血腥味还在周围散发着。
  令人作呕,加上那般冷血的眼神,他已经被吓破胆,跪在地上立刻求饶:“大人饶命,大人饶命啊,是云鼎商会想杀你,不是我们想杀你啊!”
  “咔嚓!”
  那辆红旗车碾压过尸体,驶离现场。
  血肉模糊,异常血腥。
  路过有人看到这一幕的时候,生生吓吐了,这一幕,让人终生难忘。
  “云鼎商会……”
  “幸好战神的早餐安好,不然罪过可就大咯。”
  拎着早餐的苍穹,身上沾满血迹。
  “吱————”
  沾上血迹的红旗车平稳停在江氏祖宅前。
  车上的苍穹拎着早餐下来,向着里面走去。
  太过月薪残忍了!
  立刻向新组建的南华府刑部报案,刑部执法员已经派人前往。
  ————————
  却见他鼻子微微抽动,似乎在嗅空气中的某些东西。
  “遇事了?”叶天策眉毛挑动,已经闻到苍穹身上沾染的血腥味。
  “回来的路上遇到云鼎商会的人了。”苍穹脸色平静,将早餐放到叶天策身旁的小木桌上,轻声道。
  躺在竹椅上品茶的叶天策听到声音以后,慢慢睁开双眸,接受阳光的照耀。
  “战神,早餐来了。”
  叶天策耳畔传来苍穹的声音。
  解决他们就是小菜一碟。
  躺椅上面的天策战神双眸凌厉。
  “情况怎么样?”
  像今天这样的情况,对于他来说,无关紧要。
  北境的时候,陪伴在天策战神左右,每天遭遇的刺杀,不计其数。
  实力皆是不下武道宗师级别,仅仅是这些普通的护卫怎么肯定近身。
  云鼎商会自己送上门来,这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叶天策站起身,眸光眺望着远方,喃喃自语。
  “你去换身衣服吧,中午回西山别墅。”
  “是。”
  “全部杀了,一个不留。”
  苍穹语气不含任何感情,似乎死掉的仅仅是几只蚂蚁。
  “看来最近你要注意安全,以防他们会动用武道宗师。
  ————————
  肖氏集团总部。
  办公椅上的肖静闭目养神。
  沾满血迹的苍穹慢慢离开视野。
  “肖静,云鼎商会,也不过如此。”
  拿起那杯豆浆,喝了一口,停顿下来,眸光落在远处墙壁上的爬山虎。
  “让他们进来。”闻言,椅子上面的肖静睁开双眸,精光闪烁。
  “咔嚓————”
  秘书推开门,三名男子走进来。
  “铛铛铛————”
  急促的敲门声响彻起来,外面传来秘书的声音。
  “董事长,和您预约好的客人已经到了。”
  至于其他两人,曾经在那辆袭击苍穹的黑色奔驰车上出现过。
  “肖家主,这两位是南江府云鼎商会此行前来的主事者。”恭敬的向肖静介绍。
  其实张明伟有所听闻,此女自己就能够搭上云鼎商会的道路。
  “你下去吧。”
  让秘书下去以后,她立刻站起身来,迎接三人。
  “肖家家主!”那名年龄稍微较大的,正是张家家主张明伟。
  “那肖家主你们聊,我就先离开了。”张明伟是个识趣的人。
  显然他们都是旧识,自己待在这里略显多余,还不如趁早离去。
  “那就麻烦张家主。”
  只不过她是想借刀杀人,不想自己亲自出面而已。
  “真不愧是会长看重的女人,在下周宏。”
  那名为首的年轻男子嘴角露出邪魅的笑容,淡声道。
  “回哪里?”肖静俏脸上满是玩味,眸光落在年轻男子身上,红唇吐气。
  “南江府。”男子蹙眉,有点不悦。
  “呵呵,你大哥现在可需要我。”肖静冷笑一声,道。
  此话从肖静口中说出,他知道是时候离开。
  与三人告别以后,张明伟率先离开肖氏集团大厦。
  办公室里面只剩下他们三人时,跟在周宏后面的那名年轻男子,道:“大嫂,你还不回去吗?”
  “还能干吗?对付叶天策,以报杀父之仇!”
  坐在沙发上的周宏说到这里的时候,脸上露出狰狞和怨毒的表情,充斥着强烈杀意。
  当时那位在陈家被杀的周玉峰,就是周宏父亲,活生生被一掌劈死。
  两人的对话有点不愉快,充满争锋相对的意思。
  “肖校花现在可是肖家家主了,南华府第一世家掌权者,现在想让她回去,恐怕有点困难咯。”周宏邪魅一笑,丝毫不顾肖静铁青的脸色,坐在那昂贵的沙发上面道。
  “你们两个今天来是干嘛的。”肖静充耳不闻其中的嘲讽意味,淡声道。
  周玉峰之死在她的预料之外,现在看来完全是上天给的机会。
  天亡他叶天策!
  击杀云鼎商会的一位副会长,可想而知,他们会动用什么样的力量,来针对叶天策。
  收到父亲身死的消息时,周宏差点崩溃,他发誓,必报此仇。
  将叶天策碎尸万段,砍下他的脑袋来祭奠枉死的父亲。
  “结果怎么样?”肖静心中冷笑,终于是顺着自己的心意来了。
  郭子晋乃是当今南江州州君二子,大哥郭子君正是云鼎商会的主人。
  代父执掌整个南江州的商界,此事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云鼎商会的地位再此足以体现。
  打一开始收到周玉峰死亡消息时,她就预料到有朝一日,云鼎商会会倾尽力量出击。
  果然不出所料!
  “子晋,你大哥的意思想必你也知道,告诉你大嫂吧。”周宏侧躺在沙发上面,神色略显冷静。
  “大嫂说笑了,您可是父亲大人认可的人,大哥希望您出面,也是应该的,毕竟……”郭子晋说到这里的时候停下来,肖静和郭子君的婚事早已经是定下。
  那已是几个月前的事情,就差最后宣布了。
  所以在这件事情,他们都认为肖静有出面的必要,毕竟这里是南华府,肖静的天下。
  脚搭在茶几上面,他冷酷的眼神落在肖静那婀娜多姿的娇躯上面,仿佛在打量一个玩物一般。
  郭子晋苦笑一声,道:“大哥的意思非常简单,希望你能协助我们干掉叶天策。”
  坐回办公椅的肖静冷笑一声,嘲讽道:“怎么,你们云鼎商会那般面子,还没法搞定这么一回事?”
  若是说起来,肖静和郭子君的关系,充满着戏剧化。
  两个人是大学同学,在粤皇州上学,关系自然是不言而喻,谈过恋爱。
  回到南江州以后,便一直在联系,无论是江氏破灭还是其他,肖静背后一直站在这位州君大公子。
  毕竟有句话说得好,县官不如现管。
  “呵呵,好,我帮你们。”肖静故意沉默片刻,最后才答应。
  其目的就是为了做给云鼎商会看。
  “今天早上我们对叶天策的人动手了。”周宏这个时候插嘴,淡声道。
  闻言,肖静心中冷笑到极点,对于周宏的秉性,她可是清楚至极,毕竟这些年来,两人没少接触。
  如果让他来南华府对付叶天策,无论如何,他也会先放下马威,这种情况,周宏这类富家子弟最喜欢干。
  叶天策掌握着肖静的所有详细信息。
  对于这些信息亦是了然于心,这也是为何至今不杀此女的原因之一。
  言归正传,他们的商议正在进行着,整个过程,肖静算是占据一定的主动权。
  “郭子君的意思呢?”
  “请武道宗师杀他!”
  “好!”
  “情况怎么样?”肖静询问。
  “全军覆没。”
  说到这里的时候,他的脸上满是阴沉,拳头狠狠地砸在沙发上,眼神中杀意涌动。
  肖静忍不住叫好,努力没有白费。
  郭子君请武道宗师前来!
  看来此事已经注定!
  叶天策,你的日子到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