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若小说网

第29章苍穹遇袭

  声声震人心。
  无人敢大声喘气。
  执法司司长大人尹鸿博满头大汗跪在地上。
  若是地上有条缝的话,那脑袋早就钻进去了。
  畏惧的眼神落在地板上,一动不动。
  执法司司长如何?!
  随时可能会被一怒之下的天策战神活活劈死!
  “尹鸿博,你好大的胆子,陷害一位正一品官员,你那九族可够杀的?!”
  当这话一出的瞬间,跪在地上的尹鸿博身躯颤抖,脸色煞白到极致。
  他明白,若是这样的罪名坐实,即便背后有玄真战神的身影,也没有任何办法。
  可以说现在的他进退两老,不能泄露是关玄真战神,那就要直面天策战神。
  “大人,下官知罪,还请宽恕下官九族,我愿意承担责任。”颤抖的声音中满是无奈。
  “呵呵。”一声冷笑,叶天策点头。
  总之他不可能轻易的从这摊浑水趟出来。
  只怪他当时功利心太重,上面交代下来的时候,他不假思索就直接应承下来,不然就不会有今年的这种局面。
  但是现在身处京都的白玄衣动手,绝对是轻而易举,所以他不敢。
  即便是承担罪名,也是独揽一身,他不敢拿九族性命开玩笑,生死攸关的性命大事。
  尹鸿博愿意一人承担罪责,在他的预料之中。
  背后的人无人敢泄露出来,或许自己动手诛九族略显困难。
  哪一个不是朝堂老臣,那般小计谋怎么可能逃得过他们眼睛。
  “下官知罪,还请战神饶恕下官九族啊。”尹鸿博叩头,一声接着一声,额头上的鲜血流在地上。
  眯着眼睛的叶天策没有说话,这番斗争,算是自己胜利,玄真终究是棋差一招。
  尹鸿博的罪名坐实,他定然会被牵连,即便是无人能够查到有力证据,但是京都的那群人,眼睛透亮。
  “带你们司长离开吧,报告我希望如实禀报君主。”未曾转身看其一眼,叶天策不会心软。
  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这句话,从古至今都不曾有过错误。
  这是他向白玄衣的示威和警告!
  若是想针对自己,正大光明,堂而皇之的来,这般卑劣手段让人不耻至极。
  铁血无情律法就在他头顶摆着,他们怎么可能逃脱出去。
  除非有人出手,白玄衣作为背后的主使者,自然不会坐视不管。
  白玄衣会出手救助此人的,这一点,他非常肯定,不然他的九族可就没了。
  按照天华神国律令,危害正一品大员者,皆以死罪论处,其九族不得存活!
  将司长尹鸿博搀扶起来,他们赶忙离开此地,所谓的调查报告将会延迟,需要重新审核,以确保司长改动的地方。
  这则报告已经被天策战神审阅过,那么极有可能会出现问题,当时,司长的那种态度,已经从侧面承认动手改过报告。
  刑部执法司的那些执法员,各个身躯发颤,那股强烈的威势几乎压垮他们。
  腰都没有办法挺直,根本不敢与这位天策战神对视,害怕其怒火中烧牵连自身。
  原本直接通往内务府的奏章以及报告被扣押下来,重新改动,刑部执法司司长被督察院逮捕。
  理由充足而又令人重视,陷害天华神国正一品大员!
  那么他们若是执意递交上去,受困难的不会是别人,只有他们这么一群人。
  此一点,根本是没有办法避免的事情,绝对不能拿自己的生命安危开玩笑。
  月色幽静,弦月当空。
  南华府战区禁军机场。
  这则消息,在京都传起大风大浪,所有人都在猜测。
  ————————
  车中,坐在后排的叶天策平静,司机苍穹神色亦是冷冽。
  灯红酒绿的道路照亮他冷峻脸庞,看不见一丝一毫的表情,眼睛中毫无情绪波澜。
  一架北境专机抵达降落在跑道上面,相关单位对于道路封锁。
  最后一辆神秘红旗车离开机场,向着南江府最为豪华的别墅群驶去。
  西山别墅的钥匙他记得交给了一个陌生女人。
  至于是谁,最近有点繁忙,倒是遗忘掉了。
  “战神,我们是去江氏老宅还是西山别墅?”苍穹突然道。
  眺望着这座城市风景的叶天策回过神来,淡声:“江氏老宅吧。”
  于是苍穹便驾车将叶天策送回江氏祖宅之中。
  车辆驶入江氏祖宅所在的胡同处,那里身影闪动,有淡淡的身影趁着夜色飘动。
  明天回去看一下应该就可以拿到钥匙。
  心中猜想。
  肖家别墅。
  那是道背负双手的身影,她身着一袭紫色睡衣,站在那里,似乎在等待着什么,此人正是肖静。
  夜色的眸光中皆是冷冽,消失在夜色当中。
  ————————
  “禀家主,叶天策于今日返回江氏祖宅!”
  门外传来恭敬的汇报声。
  如今的她已经继承肖家家主之位,其地位不言而喻,手中的资源更上一层楼,轻轻的将眸光落在群星璀璨的天空。
  这南华府的天地都在她的掌控之中,那种掌握生死命运的感觉,令她从骨子里面贪婪。
  望向江氏老宅的方向,露出明显煞气。
  是叶天策让她弟弟死亡,更是让她的计划落空,好在肖家家主之位如愿以偿,不然的话,她恨不得将之千刀万剐。
  “知道了,下去吧。”淡淡的点头,嘴角露出诡异的笑容。
  “叶天策,你终于出现了,不管你消失的这两日去向何方,都无法改变你走向灭亡的事实。” 那阴狠的声音不见得能够从一个妙龄女子口中吐出,但是现在俏脸怨毒的肖静,完全说的出口。
  她绝对不会那么轻易的饶恕叶天策!
  在她看来,叶天策离开,就是表明示弱,正是趁胜追击的时间。
  可这依旧改变不了肖静要杀叶天策的决心。
  只怪当时他把肖静心中的骄傲踩在地上,而且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踩得粉碎。
  但是她的命运不好!
  真的不好!
  “云鼎商会的人已经在等你了,叶天策,你就准备好受死吧。”嘴角阴冷的肖静盯着天空,呢喃细语。
  这女人睚眦必报,乃是标准的蛇蝎女人,心肠狠辣,的确是能成为个人物。
  改天换地的手段让京都的多少人物忌惮,小小的南华府,还能逃出他的手掌心?
  肖静终究是一个蝼蚁!
  遇到了身为天策战神的叶天策!
  一个凭借自身力量横推北境的人物!
  “让我们拭目以待吧,你拿什么跟我斗?!”
  那别墅中,只有阴冷的声音。
  随时会被捏死!
  光南江州能够捏死她的人,不计其数,她心中畏惧和忌惮的亦是不在少数。
  肖家……就是这般霸道!
  ————————
  怨恨和狠辣充斥。
  门外的护卫神色中满是凝重和冰冷。
  鸟鸣声不经绝耳,清晨的露水沾满枝叶。
  连续两天的雨落致使南华府的空气清新,甚是怡人。
  “叽叽叽————”
  “吱吱吱————”
  现在只是为了更加的让筋骨活跃,保证身体的健康程度。
  早饭还没有做好,这北境的早餐吃习惯了,导致他在南华府吃起来略显不习惯。
  打开红门的叶天策已经泡上一壶龙井茶,落在摇椅上,眯着眼睛,进行休息。
  晨练已经结束,他的力量短暂停留,想要有所精尽,略显困难,只差最后一步,就可以入神境。
  毕竟这里是个伤心之地。
  抿茶,闭眼……
  所以早饭都是苍穹去安排的,现在他倒是可以安静的品茶。
  下午过去一趟西山别墅,把钥匙找回来,那样自己就不用来江氏祖宅住着了。
  可就在这个时候,有一群黑衣人瞬间簇拥而出,直接堵住他的去路,每一位都戴着黑色墨镜。
  “你就是那个叶天策身边的保镖?也不怎么样嘛,呵呵。”
  ————————
  “战神的口味还是贴近北境饮食,幸好在这小小的南华府中有北境的油条豆浆,不然可就为难我咯。”提着一杯豆浆和些许油条的苍穹向着黑色红旗车走去。
  对方的来意绝对不是那么简单,携带着管制器械出现。
  一个印象,来者不善。
  黑衣人中一位身形彪悍,五大三粗的男人慢悠悠出来,看样子应该是他们带头人,眼神中满是冷笑。
  “你们是?”苍穹的眼神中满是平静,那种杀气没有任何掩盖。
  “嘭!”
  “噗!”
  “杀你的人!”那带头人冷笑一声,道。
  闻言,苍穹倒是露出一丝微笑,他轻轻将买好的早餐护住,这可是买给战神的,不能有任何闪失。
  如此举动让周围的黑衣人全部有点错愕,何曾见过这么生猛的男人,一言不合便出手。
  被拍了一掌的男人已经倒在地上,完全丧失了生机,没有任何站起来的希望,那一刻,对方所有人的第一个念头,就是杀了苍穹。
  黑衣男子话语落下的刹那间,苍穹毫不留情的出手,一掌拍落,那男子的脑袋开发。
  “赶紧动手,动手杀!”
  “嘭!”
  “啪啪啪————”
  手中的管制器械冲着苍穹身上而来。
  千钧一发之际,连续的枪响声响彻在南华府的街头之上。
  血流不止,落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