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若小说网

第28章京都若有不满,尽可来找我

  南江州。
  秋风瑟瑟,阴雨连绵。
  今年不同往年,天气更加寒冷了些许。
  繁华南江,尽显天华灿烂。
  烟雨南江风味涌入眼帘,此番美景唯有这南江独见。
  西苑别墅。
  下榻京都太医院院长孙九命之地。
  今日京都刑部大人派人前来。
  坊间已有传闻,言这位太医院院长,与某位大人物相见之时,遇刺身亡。
  刑部正在调查具体原因。
  涉及到的人物太过高贵,此案处于保密状态之中。
  不知有多少眸光瞬间集中在南江州。
  不论是明里的,还是暗里的,都想要他的命!
  站在窗前的叶天策,眸光悠远,眺望着天空。
  苍穹立身于不远处,静静地跟着。
  只怪他行事专断,动了京都某些人的蛋糕!
  细雨绵绵,不绝天地。
  太医院院长遇刺身亡,此事于朝堂内引起巨大轰动。
  不论其实权如何,仅仅是品级,已不是那般小事。
  身后大量身着统一制服的执法员正在检查。
  对于整个现场和房间勘察,最后汇总专家审议,结成报告汇报京都君主面前。
  当时,刺杀发生的时候,天策战神就在现场。
  那么……
  全部的检查过程都在天策战神的陪同下。
  那些天华刑部的人可想而知,压力巨大。
  愈发冷冽的叶天策并不着急,京都的风险何曾有过畏惧。
  他要的是最终结果!
  这件事中充满的蹊跷……不禁令人浮想联翩。
  一切,都在等待结果出来。
  笃定此事绝不简单。
  孙九命尸体已经离开南江州,他亲自派人送到京都孙家。
  检查报告会在一天之内得出结论,京都的君主没有其他消息传来。
  叶天策的心中自然镇定。
  出手之时,那种神境力量,直接破碎了孙九命的内脏!
  孙九命本身就是有修为傍身之人,能够被那种力量瞬间击毁内脏,足见其中力量的恐怖。
  尸体临行前他检查过,发现凶器一种独门暗器。
  一击毙命!
  本来按照相关规定,要求封锁此地。
  可天策战神执意阻拦,无人敢违抗他的命令。
  当天下午三点钟。
  天华刑部的人离开西苑别墅,叶天策和苍穹仍旧留在这个地方。
  侧一品大员之死,必定在朝堂之上引起轩然大波。
  必定会有人抓住机会,趁机弹劾天策战神!
  最后还是没有封锁西苑别墅。
  “战神,此事,怕是有点棘手。”苍穹略显担忧。
  不经意触碰到他们利益点,在这个时候,怎么可能不会再背后捅一刀子。
  如此,苍穹怎么可能会不担心?!
  虽然战神久居北境之地,可是得罪的京都之员,可不见得在少数。
  京都,不知有多少世家和官宦子弟在北境任职或者经商。
  凭借他们还想弹劾自己?
  痴心妄想!
  “孙九命的尸体运回京都了吗?”叶天策不答反问。
  他对此事自有主张!
  叶天策有这般底气,他胸有成竹。
  内心杀意涌动,他细细想来,感觉有一张网在抛向自己。
  其他三大战神绑在一起弹劾自己,都不见得能成功!
  一群儒臣,凭借一番口舌,还想杀他不成?!
  眸光中满是平静。
  叫天策战神如此,苍穹亦是知道,有些事情,不是自己有资格过问的。
  神境杀手!
  恐怕仅仅是开端!
  那可能要面临软禁的危险,君主或者皇室以此来制衡君主的最有效方式。
  种种情况皆是说明,有这般的情况会出现。
  “战神,已经让亲卫启程,搭乘您的专机,与大嫂他们一块前往京都。”话语中满是凝重。
  苍穹心中亦是隐隐不安,他认定战神此举不妥,将自己的亲人送往京都。
  “你是不是觉得我不应该将大嫂还有小妹一块送进京都,让别人有制约我的条件。”轻笑一声,叶天策一眼便看穿了苍穹的想法。
  唉……
  有人连侧一品大员都敢暗杀,何况是家眷之类的!
  此事一出,君主或者皇族也可能会猜测天策战神的心思。
  北境的医疗设施和技术,相对南境和东境来说,还是略显落后,某些方面更是不成熟。
  医疗条件,他最为清楚,因此而不放心,所以安晓文必定入京。
  其实他心中有诸多的无奈之举。
  安晓文必定会在京都进行治疗。
  自古以来便是如此,若不是叶天策此前家眷并未出现,他们早已被册封。
  此行孙九命之死,必定牵扯到京都那群人的眸光,他在南江州所行之人,无一不会暴露在这些的眼皮底下。
  至于大嫂母女,亦是要踏进京都那块地域,接受君主的认可。
  四大战神的家眷,无一都会得到皇族或者君主的赏赐。
  他赌没人敢在这个时候触碰自己的威严,即便是君主,也是不愿意这么做,软禁叶天策的亲属。
  君主应当清楚叶天策的冷血无情,能到那个位置的,哪一个不是枭雄人精?!
  姜晓雯不想入京也难啊!
  叶天策虽然霸道,但是规则还是会遵守,当然这是没有触碰到自身底线的情况之下。
  这一切,都需要看君主的智慧以及他是否能压的下手中的那些儒臣。
  “命令天策禁军,派出五千人马,立刻潜伏回京,暗中保护孙家,不得有任何闪失。”叶天策眯着眼睛,道。
  狗急跳墙,到时候他手里的人质根本没有用!
  所以,相反他会保住叶天策的家属。
  “战神,孙神医之死,京都可有定论?”苍穹忍不住多嘴。
  到了这个关键时刻,他不敢掉以轻心,要将所有威胁到天策战神的危险全部铲除掉。
  走出北境,第一次调兵遣将,竟然是派往京都!
  恐怕这一点,君主也不会想到,自己会如此肆意妄为。
  “是否,末将要回北境调兵前来?”苍穹话语中自然是迫切的,他担忧若是在迟一点的话,京都就会发难。
  “你呀,还是改不了急性子的风格,遇事要冷静,多思考,这才到哪里啊。”叶天策摇了摇头,转身颇为无奈的看着苍穹,道。
  “不无定论,孙九命之死,存在蹊跷,牵扯某些事物,恐怕只有他们京都人知晓了。”叶天策轻语,话语中透露出一丝凝重。
  此事出现的太过突然,就连他也没有想到。
  “战神批评的是,哈哈,我只是想……”苍穹下意识的摸了摸后脑勺,多少有点不好意思。
  自己遇事不能做到战神那般的细腻,虽然有所成长,但是京都的压力,认为他们必须先下手为强。
  被批评的苍穹,像极了犯了错的孩子,心中想要帮助战神的心情是迫切的,但是却用错了方式。
  大军压境,无论是南境和京都都会有所行动,那对于的自己行动,岂不是影响更加巨大。
  “那为什么要调五千精兵入京?这般做,君主定然会不满意的。”他关注到这一点,说的话倒也不假。
  “呵呵,这五千精兵,君主肯定会允许我调的,我也是有借口这般做的,无论是家眷还是要保护孙家,他们都不能阻拦我。”叶天策自信,他心中有所衡量。
  但现在看来,事实却并非如此,暗中的人始终不曾露面,天策战神不愿意落人口舌。
  尤其是在这样的事情上面,天策战神更加慎重,毕竟他考虑的人和事太多。
  不会让外部势力介入其中,这一点都是情理之中,非常有可能发生的事情。
  “那么现在要做什么?”苍穹,道。
  对方肯定不会明显出手针对孙家,害怕被他隐藏在京都的情报人员识破,到最后泄露信息。
  在孙九命守护的那个秘密没有被人得到时,孙家不会有任何危险,甚至说,对方极有可能会出手保护孙家人。
  但是他们南华府的那群人,一个人也没有逃掉!
  那些给江氏带来毁灭的人,清算还没有结束!
  “回南华府,等消息。”叶天策转身,眺望着细雨绵绵的天空,嘴角露出冷酷的笑容。
  虽然京都或者其他有人针对自己,一场风暴正在席卷而来。
  他们的汇报尤为重要,只是白玄衣是否会从中作梗,这一切任何人都不能说准,即便是他也是如此。
  毕竟前两日的时候,自己就上奏折弹劾了白玄衣一笔,若是对方在这个时候下手,也是在预料当中。
  “那好,战神,我马上安排专机,您马上返回南华府。”苍穹恭敬的回答。
  “不急,天华刑部的人不是在做汇总报告吗?看了再走也不迟。”语气非常平静,带着一丝笑容。
  西苑别墅。
  当天傍晚六点钟。
  这件事情牵扯巨大,他不能掉以轻心,必须亲自过问。
  “您是说,玄真战神他……”苍穹瞳孔紧缩,显然他也猜测到这种可能性,只是心存忌讳没有讲出来。
  有意阻拦天策战神查阅报告,引起天策战神勃然大怒。
  战神传天华神国刑部执法司所有人前来,见面就怒斥,惊呆众人!
  天华刑部的调查报告已经汇总结束,却遇到新的麻烦,那就是报告必须经受北境境主的审查。
  负责此次行动的是一名尹鸿博的中年男子,任天华刑部执法司一职,此人乃南境玄真战神嫡系。
  是你们?!还是你们背后的主子!”
  现场的天华刑部执法司执法员,全部被吓得跪在地上。
  “京都若有不满,尽可来找我!
  但是暗中给我下绊子,我倒是看看天华神国谁有如此胆子?!
  那股威严,压倒众人!
  显然天策战神猜测到这种情况!
  执法司尹鸿博额头冷汗扑簌簌的往下掉,落在地面,清晰可见,他不敢抬头直视天策战神。
  只因他心中有鬼,确实曾经动过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