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若小说网

第24章这是你们南境外的事,我没义务

  战神一言落地,苍穹收回枪支。
  吴俊达如释重负,不敢信心,对方当着这么多的禁军。
  一言不合就是掏枪,那种在鬼门关游走的感觉真的不好受。
  “给他们权限,查这辆车。”淡淡的声音听不出喜怒。
  那名一星将军感受到强烈的压迫感,对方的主事者始终不愿意走下车。
  显然他们自身的不配与之见面。
  “捡起我们的证件。”残战却是不打算就这么放过吴俊达。
  “你……不可能……”吴俊达的脸直接变成猪肝色,对方根本不愿意放过羞辱自己的机会。
  “证件捡起来。”还是那句话,残战重复。
  他拿不准车里那人的身份,只能让秘书这般做。
  这是为了不进一步得罪一个不知来历的人。
  “将军……”吴俊达将救助的眸光落在那位禁军教头。
  禁军教头沉吟片刻,道:“捡起来吧。”
  能够走到今天这一步,自然不是什么蠢货。
  自己最大的依仗都同意,即便是自己有多么不情愿,也要做出取舍。
  此话让吴俊达心中的不悦全部消失。
  他是个阿谀奉承的人,熟练掌握着溜须拍马的诀窍。
  那一刻,直接楞在原地,头上的冷汗扑簌簌往下流。
  秋风也不能阻止他心头的那抹恐惧。
  做出决定的他便去低头捡拾那两本证件。
  指挥官证件!
  职务和等级直接惊掉他的眼球。
  楞在原地的时间太长,那禁军教头蹙眉:“俊达,有什么不对吗?”
  天策左护卫,一星将军苍穹!
  天策右护卫,一星将军残战!
  “两位……两位……您的证……证件……件”
  秘书的异状让禁军教头意识到事情不对劲。
  吞咽自己的口水,眼睛瞪得巨大,手指颤抖到极致。
  手中的证件完全没有办法拿稳。
  他倒要看看,这狗眼看人低的吴俊达,得知车里人的身份后,会是什么表情!
  尉官明显一愣,能够动用本部内网的情报,都是有一定权限限制,而且机密高度有一定层次的。
  残战一把从吴俊达手中夺过自己的证件,神色中满是不屑。
  “你可以进入本部内网,查这辆车的车牌号。”见拿回证件,苍穹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
  掏出随时配置的军务通,熟练的进入军部内网当中,找到查询一栏。
  输入车牌号的瞬间,页面弹出来的东西直接让他心头一跳,感觉自己血压升高,似乎要爆发出心脏病一般。
  这么一来,尉官的心情变得更加忐忑,对于这些人的来历更加好奇和疑惑。
  恐怕是有真正大来头的人物,不然不会这般强势。
  南境战区本部才可以真正走进去的情报。
  也就是这则信息跟四大战神有关!
  页面上标注的保密等级乃是绝密!
  也就是说整个南江州战区都没有办法获知这辆车的信息。
  吴俊达冷汗直流!
  那位一星将军直接懵逼!
  “滴,您现在调阅的是绝密档案,请输入相关信息,以及采取视网膜信息,获得相关权限。”那是军务通中传来的信息。
  那一刻,尉官愣住!
  绝密!
  整个南江州的情报能够称得上绝密信息档案的,也不过那么几个,竟然眼前的这辆车信息,完全是属于绝密。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声音传来,那声刺耳的电子声不停的在所有人的耳畔回响起来。
  他们不敢相信,自己的耳畔竟然有朝一日会响起这般声音。
  他的小腿肚子已经不争气的打转,根本没有办法站稳脚步。
  眼前的这两个年轻人可是真正得禁军主官!
  至少是天华神国等级信息保密级别中最高的!
  吴俊达已经猜测到车里面的主人是谁!
  “给我吧。”苍穹看了一眼尉官,道。
  以他们南江州战区的能力,根本权限不足,这则信息的调阅权限,极个别人会有,其他人根本查不出来。
  一星级将军,其背后的主人更可能是那位传奇人物!
  他不敢在想象下去,怕自己的小心脏根本没有办法承受这样的打击。
  输入相关的身份信息,那名尉官亲眼目睹这位年轻人输入相关信息。
  直到军务通需要采取视网膜信息的时候,他才在电子声音下回过神。
  即便是掌握着诸多户籍信息的刑部组织亦是如此,他们也是没有足够的权限。
  唯有军部的内网可以查询,但是需要的查询等级权限却是有点高。
  “信息分析,分析成功!”
  “调阅人信息,北境天策战神一星将军左护卫苍穹!”
  “请采集视网膜信息。”
  “正在采集,采集成功。”
  他们内心颤抖,情绪复杂。
  他们今天碰上的是北境天策战神的左护卫!
  一声接着一声的电子音不断响彻起来。
  那声音宛如惊雷一般,不停的击打他们的内心。
  “国宾红旗4号车,车牌号2例,如下……”
  军务通的信息让尉官心头最后的侥幸都是消失。
  那么……
  他们不管想象下去!
  后座上的人没有动作,只是一瞬间。
  南江州禁军教头心头猛跳,事情大条了,脸上满是惶恐。
  “胡君拜见左护卫将军……”尉官不敢在看下,那是属于绝密的信息,他本来就没有资格查阅,今天算是独一份。
  车里的人……可以确定是天策战神!
  吴俊达早已经是瘫软在地,他心中恨透自己的那张嘴。
  若不是这张嘴的话,自己也不能会牵扯到今天的事故中。
  那是南境境主一般的人物,玄真战神见面也不敢如此。
  自己竟然会犯下如此愚蠢的罪行!
  “让我们进去吧。”车里的叶天策始终未曾下车,只是淡淡的说出这句话。
  “请战神恕罪!”
  瑟瑟发抖的尉官一动不动,他手下的那群禁军懵逼,只得跟着领导跪下。
  这是阻拦战神驾临,若是论罪,当以处分决定。
  无人知道他的情绪和打算,只能进行等待。
  “苍穹。”淡淡的声音中有不可置疑的威严,那是最神秘的战神,北境天策战神。
  高呼一声,那禁军教头跑到旁边。
  惶恐至极,车里格外沉默,不言不语。
  来的太过突然!
  刹那间,他们主动低眉。
  红旗车车门打开了!
  毫无征兆!
  千军万马的气息在他们身上能够体现出来,仅仅是脚步声就给他们极为强烈的压迫感。
  走下车的叶天策,脚步声清晰,停留在此地。
  战神威压不可亵渎!
  他们不敢和这样的存在对视!
  忐忑的尉官心中大惊。
  那种感受唯有他自己清楚,身躯都在颤抖。
  瞥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吴俊达和尉级主官。
  “你起来吧,哨位是你的职责。”叶天策走到尉官面前,将之扶起来。
  抬头的瞬间和叶天策四目相对,那是一双极具威严而又深邃的眼睛。
  嘴角挂着温润的笑容,丝毫看不出,他是掌管北境百万禁军的天策战神。
  激动所造成的结果,北境战神一位铁血战神就在他面前,那可是他们最为崇敬的人物之一。
  向往的情绪自然是难以言喻。
  轻笑一声,他知道自己能够产生多么强悍的影响。
  做完这一切以后,他将眸光落到那位禁军教头身上。
  只是一眼,吓得他急忙低头避开视野。
  心中始终牢记一句话,战神无上威严无人能触碰。
  “不必了,退不退,那是你们南境的事情。
  本境主可不想背上一个嚣张跋扈的名声。”叶天策意有所指,一星将军随意退出现役,这般罪名还不够资格。
  “给我个解释。”只是一句简单的话语,却是惊雷般落在他的心头,让其心灵崩溃。
  “战神恕罪,我明日便请求退役。”一星将军低头,神色惶恐,眼神中满是无奈。
  “适可而止便行,我没有替白玄衣管教手下的习惯,我们走吧。”冷冷的一句话充斥着无尽的冰冷,让他心中不停发寒。
  那是对于天策战神威严的畏惧!
  想要顺理成章还需要更大的罪名。
  但是一名一星校级主官,完全是因为这件事情被迫离开的。
  心中早已把此人恨透。
  吴俊达的心情可想而知,他现在估计有想死的心。
  此话中的敲打意味非常明显,他必须做出割舍。
  望着驶进医院的红旗,他冷冷看一眼吴俊达。
  “将军我会做出选择,不会牵连你的。”此话算是最后的回答。
  “嗯,我们进去吧。”禁军教头点头,心中终于算是送了一口气。
  战神那些话已经成功的宣读了自身命运。
  基本上没有任何的反抗机会。
  此人,果真是名不虚传!
  南江州禁军战车已经踏进医院。
  他至今都在心跳加速,天策身上的气势太强。
  刚才只是一瞬间,便让自己忍不住跪倒在地。
  “你说什么?!北境境主天策战神?!我的天呐……”
  “你马上组织院里班子,列队,一刻也不能耽误!”
  那个时候尉官急忙抓起电话,将,门口发生的一切,向自己的上级报告。
  战区医院院长霍思文也是得知这一信息。
  霍思文紧紧握住手中的机要电话,脸上因激动而变得通红。
  那可是天策战神,北境境主!
  天华神国至高无上的存在!
  能与他相见,乃是极大的荣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