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若小说网

第19章你们有什么手段,尽管来

  南江府。
  纳兰家族。
  威严红门,护卫站立两旁。
  院中灯光明亮,宛如白昼一般。
  议事厅中灯火通明,诸多的身影在其中晃动,里面传来凝重的声音。
  “老二在姜家遭遇危险,我纳兰家族二十多名武者被杀。”议事厅中坐在主位上的男人,神色阴沉,脸上却没有任何表情。
  周围坐着的全部是白发苍苍的老人,其中有几名中年男人,不过只是坐在下方的位置,显得不上台面,身份低微。
  “到底是怎么回事,老二前往姜家的事情乃是你安排的,为何会出事?
  纳兰临此行的目的就是为其子提亲,所受的指示正是来自于大哥口中。
  指责纳兰空的二位人物也是不简单,乃是纳兰家族八大族老之一,排名靠前,拥有众多资源,让他这位纳兰家族的家主也是非常忌惮的。
  一言不发的纳兰空扫视在场的众人,此刻的话语权此刻被两位族老尽数掌握,责任在他,应该有他付出代价。
  而且有二十多名武者死亡,这对于我纳兰家族损失严重。”
  “纳兰家族的威严受到这般损失,家主纳兰空难辞其咎。”
  中年男人正是纳兰家族的家主,纳兰空。
  “三哥此话有理,既然纳兰临已经出事,我们先把行刺之人杀掉,再责罚家主也是不迟。”后面亦是有其他族老附和,表示同意这样的意见。
  “老三说的在理,我们纳兰家族的威严绝对不能让一个无名之辈侮辱。”之前的那两位族老中的一人,经过深思以后也是同意此话。
  “那就派人吧。”八位族老一致决定派人前往。
  “派人去吧。”就在两位族老还要批评的时候,又有一名族老说话。
  此话中倒有维护纳兰空的意思,让那两位族老脸色微微阴沉,极为不满。
  像他们这种大家族,家族中的争斗令人防不胜防,其中的尔虞我诈不是一般人能够理解的。
  “此行由我带队前往吧。”就在纳兰空准备发号施令的时候,一位俊美而又阴柔的年轻人出现,他嘴角露出玩味的笑容,整个人看起来充满着一种诡异的美。
  “你怎么要去?”纳兰空眼睛微眯。声音下意识的低沉下来。
  八位族老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神色都是各不相同,那几名中年男人更是露出恐惧和畏惧的眼神。
  目光重新聚焦在纳兰空的身上,作为纳兰家族的家主,他手中掌握着太多的资源,一般行事的命令也是由他下达。
  但是都必须在这儿议事厅上,经过诸位族老同意,方可下达命令!
  可见纳兰家族族老的地位!
  被认为是南江州最深不可测的年轻一辈!
  南江府豪门世家圈子中的二十多年里,年轻一代全部笼罩在这个男人的邪威之下。
  就连他们纳兰家族的族老都忌惮这个后辈,他父亲那一辈的人更是觉得此人可怕,宛如人间恶魔一般的存在。
  站在他们面前的人不是别人,正是纳兰空的长子,纳兰家族下代继承人,纳兰临。
  那位名满南江府的妖异男人!
  外界常常传言,纳兰临喜欢女童,乃是权谋惊世之才!
  种种正是出自此子之手。
  那种恐惧是流淌在骨子里面的。
  “你不能去,姜家的婚约完成以后,方可上门。
  性格诡异,喜好处子与童女。
  近几年来,嫁入纳兰家族的二婚女人不少,但都离奇死亡。
  母女二人无一幸免,死状诡异,唯有他们纳兰家族内部人清楚。
  所以这件事情他必须站在家族的立场上去考虑。
  八大族老无一开口,脸色阴沉,沉默到底。
  他们心中这是一条毒蛇,随时都能把他们推入死亡的边缘。
  否则就是坏了规矩,请杜师前往姜家。”纳兰空皱着眉头,直接命令下面的人前往。
  如果让纳兰临出纳兰家族,以他的性格,姜家极大可能会被灭门。
  到时候,州君追查下来,纳兰家族的处境会有些被动。
  “呵呵,你们这群老不死的阻挡不了我的!”
  纳兰家族那位杜师离家时,纳兰临却直接杀出去,无人能挡,宛如魔神出世,直奔姜家而去。
  八大族老和纳兰空脸色巨变,心中一沉,生出不详预感。
  在不必要的前提下,他们不会得罪这样一个诡异的人。
  纳兰家族请供奉在家族中的门客前往,斩杀此次行刺自家二爷之人。
  这是一位武学大师,在南江府成名已久,算的是一方枭雄,手下更是培养了诸多的死侍。
  怡园姜家。
  细雨蒙蒙落窗边,滴滴答答惊心魄。
  会客厅中气氛凝重,地面上沾满血迹,已经干枯的血液散发出刺鼻的血腥味,纳兰觉身受重伤,被苍穹废掉一半。
  南江府又有风云重起,他们纳兰家族首当其冲。
  此刻远在姜家的纳兰觉处境堪忧,一度陷入危机当中。
  ————————
  安排在姜家的力量根本无法对抗,在加上家主和家族高层都在此人手中,他们也不敢轻举妄动。
  现场所有人都不知道,这两个人到底如何才能善罢甘休。
  但是他们大致知道,姜家姜晓雯被其称作大嫂,此举应该是寻仇。
  姜家的人也没有逃脱叶天策的制裁,所有对自己大嫂有过敌意的存在,没有一个可以逃脱应有的惩罚,那种冰冷而又锐利的眼神令人胆寒。
  姜家无一人敢轻举妄动,他们害怕丧失性命,眼前的人就是刽子手,冷血无情到极致。
  滴答滴答的雨声仿佛是死亡计时器,他们木然的盯着远处的两道身影。
  “姜家,从此没有姜晓雯此人,还请你们带着她离开我姜家。”姜健语气冰冷,现在横竖都是死,还不如早做打算。
  闻言,听到这句话的姜晓雯娇躯颤抖,眼中有泪痕流下。
  她等父亲说这句话已经有四年之久,迟迟未曾有所答案。
  “你们要如何才肯善罢甘休?”姜家家主姜健坐不住了,他不能再继续等待下去,若是让纳兰家族知道姜家和这两个人有所牵连,肯定覆灭姜家。
  他不能拿姜家的存亡开玩笑,不然他无颜面对九泉之下的列祖列宗!
  “不急,纳兰家族还没来人呢。”椅子上的叶天策闭着眼睛缓缓吐出这句话。
  那一刻,心头具备太强悍的压力,让他整个人差点崩溃。
  这仅仅是一眼所形成的威慑,其效果简直太过匪夷所思,让人难以置信。
  “我大嫂四年时间所受委屈还未讨回。”只是简单的话语便透露出他们的目的。
  但是当自己没有任何利用价值的时候,他就能顺其自然的说出来,那种心痛,宛如刀割。
  话音刚落,叶天策睁开双眸,紧紧死盯着姜健。
  那眸光让他汗毛倒竖,仿佛有千军万马奔腾一般,死亡的气息直接笼罩着他。
  家族亦是破灭,被人联合诸多势力算计,但是他们曾经派人追查过一个女人。
  我很奇怪,江氏破灭,那些势力却在追查一个南江府的女人,似乎这里面另有隐情。
  我想知道为什么,于是派人去查,结果却让人惊喜万分。
  清算纳兰家族只是第一步,姜家亦是没有办法逃脱。
  “你们两个人却是厉害,但是南江府刑部已经收到我们的电话,到时候你们一样也逃不掉。”刑部似乎是他们手中唯一的救命稻草。
  “一年前,我大哥死了,死在南江江氏总部大厦,那原本是他一展宏图的地方。
  父母太冷血,家族排挤她,但是好歹也是小念雯陪伴她,其实你们应该如此,就算有朝一日我找上门来的时候,也不会为难你们。
  念在你们是大嫂的亲人份上,曾经养育她二十载岁月,但是你们千不该万不该,就是不应该为了搭上纳兰家族这条线,去出卖她们。”
  叶天策坐再那里,声音平淡,没有丝毫的感情波澜,一一叙述着自己所知道的一切,也就是姜家和纳兰家族一个都别想逃过应有的惩罚。
  刚刚得到消息的时候,我很高兴,心想江氏的血脉没有断绝,天无绝人之路。
  我见过那孩子,大嫂今天去南江幼儿园接孩子,我看到她们母女了,我很欣慰,也很钦佩大嫂。
  但是大嫂这四年来,过得很不开心,她没有依靠,自从这南江州上任州君姜无涯过世以后,她就没有过过一天安稳日子。
  霸气至极!
  倨傲的语气中全是对纳兰家族的蔑视!
  丝毫不曾将之放在眼中!
  此时,话语还是没有停下来。
  “纳兰临,一个可以被随时捏死的臭虫,犯下累累罪行,这些还要等待我来一一叙述吗?你们姜家人不清楚,你姜健还不清楚?
  你把大嫂嫁给他们,无异于送她们去死,所以此事,姜家也脱不了干系,小小纳兰家族,也敢在这儿南江州称霸称雄?”
  “你们有什么底牌,靠山,尽管来,我一并接着。”
  似乎是在嘲讽。
  叶天策并不把他放在心上,跟一个死人没有什么好计较的。
  躺在地上,宛如死狗的纳兰觉每听完一句话都会发出阴冷而又诡异的笑声。
  话音刚落,沙哑的声音自背后传来。
  “好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