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若小说网

第17章总会人不喜欢听话

  月光幽静,夜色黯淡,细雨蒙蒙。
  南江府城中心东立路,怡园别墅。
  一辆红色法拉利疾驰而来,最后开进此地,门口的保安非常认真恭敬的打开栏杆,放行通过。
  透着夜色和细雨,寒风拂面。
  “哎,你说这姜家闹哪样,竟然要把自己女儿卖给一个吃人血馒头的恶魔。”
  “谁知道呢,反正这姜晓雯在姜家不受待见。
  据说四年前,姜家长子未婚先孕,不顾家里反对,生下了这江念雯。
  导致姜家联姻失败,当时那在南江府是闹得沸沸扬扬。”
  “这事我也知道,这姜晓雯也是个厉害女人,一个把孩子生出来,又拉扯到大,更是创立一家美容机构。”
  纳兰家族这些年来,通过各种方法来满足纳兰觉,每年都有无辜性命死亡,但是府君不过问,这也让人没有办法。”
  留在路上的,只有那保安室里面不停传来的讨论声。
  正如他们所说的那般,姜晓雯四年前丧失掉利用价值,被家族抛弃以后,现在她又被别的目标所盯上。
  “听说纳兰家提亲,就是看中了姜晓雯的女儿。”
  “我丢,这是什么情况?”
  “兄弟,你竟然有所不知,这纳兰家的那位大公子纳兰觉可是出了名的变态,据说有恋童癖。
  在一些人看来可能光鲜亮丽,但是豪门世家圈子里面,有哪一个不知道纳兰觉的性子。
  出名的怪癖,暴虐无道的性格,这也导致姜家异常畏惧,亦是选择将自家这个没有价值的女儿推出去。
  用来换取纳兰家族为他们许诺的东西,姜晓雯母女在他们看来,仅仅是为了利益最大化,当年庇护她的老爷子已经逝世。
  这一次更加的棘手,这可是纳兰家族的长子要娶她为妻。
  纳兰家族乃是南华府第一世家,云鼎商会的理事,他们的家主更是云鼎商会的副会长。
  因而,对于整个南华州来说,纳兰家族也是首屈一指的。
  南江州独有的江南风格,细雨蒙蒙,如今夜色照耀之下亦是充满着烟雨朦胧的感觉。
  那辆红色的法拉利停在怡园别墅区的1号别墅前,这正是姜家所居住的地方,蒙蒙细雨落在车上,车里面的人似乎非常纠结。
  她在做决定,姜家现在就是恶魔之所,冷血的母亲告知她,纳兰家族今夜来人,已经前往姜家商讨婚事。
  姜家已经没有定海神针,姜晓雯也丧失了主心骨。
  做出这样的决定,也是他们姜家经过思量以后得结果。
  怡园别墅乃是当年姜家开发的地产项目之一,所以姜家为他们留了最好的地段,地处怡园的中心位置,非常具有代表性。
  姜晓雯为整个姜家创造不出来任何有用的价值,只有这样,才能不让姜家的资源白白浪费。
  “妈妈,为什么不进去啊,姥姥都等我们很久了。”有点懊恼的姜晓雯趴在方向盘上,情绪极度不稳定。
  她那张漂亮的脸颊上有泪痕留下,漂亮的大眼睛通红,明显是哭过,不过在自己女儿面前,掩盖的非常好。
  不日就会下聘礼,将自己迎娶过纳兰家族,姜晓雯心中哪里不清楚,纳兰家族那些人的鬼主意,好歹她也是南江府的世家嫡女。
  第一世家怎么会娶一个未婚先孕的女人过门,他们的目的仅仅是为了满足纳兰觉的**,个中缘由,路人皆知。
  唯独姜家却一副视而不见,听而不闻的模样,为了家族的兴盛,他们愿意做出割舍。
  盯着女儿如此纯洁的眼神,现在的姜晓雯只有一个念头,无论如何也要保护好女儿,不让她受到任何微笑。
  做了诸多的假想,最后她做出决定,自己一个人去赴约,无论如何也不会嫁给纳兰觉,对于孩子父亲的事情,她也不愿意在追查起来。
  当年离开江峰,其实她的内心也是非常痛苦的,那可是她最深爱的人,离开或许在她看来,是对她的一种保护。
  深吸一口气,尽量控制自己的情绪,不让女儿发现自己的异状,见女儿问话,她没有转身,轻声道:“今天你就不去见姥姥了,妈妈有事和姥姥说,你先待在车里面,乖一点呦。”
  姜晓雯有自己的打算,无论如何,她也不会让自己的女儿落入他人之手,更何况对方还是这样的变态。
  “啊,妈妈,我也想进去。”小念雯小脸蛋红扑扑的,小眼睛里面满是纯净的眼神。
  江念雯那纯净的眼神中满是天真,她忍不住心中苦涩,如果连自己的女儿都保护不了的话,在这儿时间应该没有什么能值得她留念。
  为了女儿的未来,她必须做出选择!
  见妈妈沉默不语,小念雯心中疑惑不已,她总感觉妈妈今天怪怪的。
  生下江念雯的时候,也是为了对自己的那段感情有所交代,为了让女儿和自己生活的好,每日起早贪黑,含辛菇苦将孩子拉扯到。
  更是将自己名下的企业真正做大,还没有享受到安逸生活,怎么就会有这样的事情上门,说实在的,她内心极度不甘。
  屈服命运,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小念雯听得出来,那是母亲非常认真的话,她也是乖巧的点头,对答应妈妈的事情,她可不会进行违背,这是一个非常可爱乖巧的孩子。
  但是命运似乎在捉弄着他们母女两个,现实充满了太多的戏剧性。
  对小念雯交代很多的事情以后,姜晓雯终于是鼓起勇气,决定面对这一场厄难,打开车门,那顶粉红色的雨伞似乎不能印证今天她的心情。
  古灵精怪的丫头自然是看得出来母亲有所心事。
  “妈妈,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见女儿一直不停的追问,作为母亲的姜晓雯没有办法回答,她只能露出牵强的笑容,道:“没事,妈妈没事儿,听妈妈的话,乖乖的待在这里不要乱动。”
  或许这就是人生!
  “叮咚————”
  整个人显得有点呆愣和木然,鼓起勇气按下门铃。
  打着伞,心情低沉的姜晓雯走进这栋别墅里面。
  现在看来这栋别墅就好像是一处牢笼,束缚了她最后的所有希望。
  她只能去努力的抗争面临的危险!
  门已经给打开,前面的道路无论如何也要走完。
  脸上露出一丝牵强的笑容,跟随着云渺,她走进姜家别墅的会客厅。
  此刻会客厅内全部是姜家和纳兰家族的人,可以说是高朋满座,姜家现任家主姜健坐在最中心的位置。
  “小姐回来了。”从门里探出一张枯瘦的脸庞,眼神浑浊,身上却有股莫名的气势。
  “云伯。”此人正是姜家的管家,云渺。
  自姜晓雯生下来的时候,这位就一直在姜家做事,据说这是姜家老爷子当年的至交好友,不知为什么一直留在姜家。
  尽量让自己冷静下来,她的目光发冷,没有说任何的话,只是冷冷的盯着那位纳兰家族的人。
  “临二爷,您看,小女如何?”姜健仿佛在推销产品一样,将女儿摆在台面上,供纳兰家族挑选。
  “定然是好的,明日准备,后天婚事吧。”纳兰临直接拍板,自家侄儿可不能拖久,还等着用童女的血呢。
  他右手边坐着一位中年男人,红光满面,眼神中满是阴霾,头发梳的一丝不苟,眯着眼睛,打量着姜家的一切。
  那种倨傲是发自肺腑,改变不了的状态,姜家这等家族,能够与他们攀上关系,可以说是他们的荣幸。
  “姜家主,这位应该就是家女了吧。”当姜晓雯刚进来的时候,她便注意到所有人将眸光落在自己身上。
  姜家的人暗地里都在发笑,利用最小的损失换来最大的回报,也算是物超所值,可以为之接受。
  “我不愿意嫁!”姜晓雯低沉的声音响彻全场。
  “什么?”
  “是是是。”姜健喜笑颜开,满脸的开心。
  心中也算是松了一口气,终于和纳兰家族攀上关系,这件事情也算是稳定下来,姜家,一定可以再上一层楼。
  姜健如此的表现的,让纳兰家族的那群小辈亦是露出玩味的神情,看向姜晓雯的眼神也是不善,仿佛在打量一件货物。
  姜家人首先沸腾了,倒是纳兰家族的人,显得非常平静,似乎对于这样的事情习以为常。
  此刻,纳兰临脸上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站起身来。
  一旁的姜健觉得纳兰觉要走,立马跟上来,唯唯诺诺,一副卑谦的模样,道:“临二爷,您别生气,我一定会管教好她的。”
  “她刚才说什么?不愿意嫁?”
  “怎么可能不愿意嫁,姜家就指望着她呢,现在倒好,竟然不愿意嫁。”
  “简直就是可笑至极,当年她未婚先孕到现在,已经在姜家白吃这么多年,难道还指望着姜家养她们母女一辈子吗?”
  “谁敢动她,我杀谁!”
  冰冷的声音自别墅外面传来,两道身影出现在姜家别墅外面,黑色的雨伞带着沉重的压迫感。
  “嗖————”
  纳兰觉停下脚步,俯瞰着姜健,声音平淡:“你这女儿不听话,我来替你管教管教吧,要不然过了门,岂不是,对纳兰家族的颜面是一种侮辱。”
  “您请……您请!”听到这话的姜健瞬间乐开了花,仿佛这女儿根本不是他的一般。
  那一刻,姜晓雯心如死灰,脸色瞬间变得煞白。
  “哼————”
  纳兰临冷笑一声,手下的动作并未因为这声音而停滞下来,但就是这个时候,一声破空声传来,紧接着纳兰临发出一声闷哼,一根小木棍刺穿他的手掌心。
  “我说了,谁动她,我杀谁!”
  那道声音再次传来,冰冷中不带丝毫感情,令人心头一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