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若小说网

第16章谁是背后的棋手?

  南江州。
  南江府。
  禁军战区机场。
  一架本部专机从南华府而来,抵达首府位置,停机坪上部分高级指挥官再此等候。
  根据本部下达的通知,北境天策战神将于今日抵达该机场,具体的事宜将交于他们战区负责配合。
  下午四点钟,航行两个小时的专机抵达战区机场。
  专机落地的第一时间,他们这群高级指挥官便主动上前,迎接这位战神。
  “天策战神南下京都大部分权贵都是知道的,但是他们都不知道这位大人南下所谓何事。”
  “京都的那些人也都在猜测他的目的,我们虽然是南境统御的指挥官。
  “只是传闻这儿北境天策战神素来不喜排场,我们今日这种做法,不一定能够得到这位大人的认同。”
  “谁说不是呢,来时我们就应该做好这样的准备。”
  在他们南江州战区的指挥官心目中,对于能否见到天策战神一面还算是未知数,毕竟那位可是至高无上的正一品大员。
  但是,人家是北境战神,地位至高无上,跟咱们玄真战神一个层次。
  无论如何,礼数上都要尽到位。”
  “吴将军此话有理,四大战神本就是立国根本,礼数方面一点也不能落下。”
  以往的事迹和评价,他们都认为这位天策战神并不是那么容易见到的。
  “到了。”
  不知是谁的声音,打断了这群高级指挥官的讨论声,专机已经落地。
  任何人都不能冒犯他的威严。
  要知天华神国仅仅只有四位正一品。
  此人就是其中一位,因此与他们见面与否,全凭这位大人的一念。
  此人应该就是天策战神的左护卫!
  唯有战神身边的两大护卫方可在军服上绣上猛虎或者雷豹的纹络。
  一般左护卫都纹猛虎,右护卫为雷豹。
  在他们的注视下,机舱门打开,从飞机里面走出来一位年轻人。
  站在那里的所有人皆是神色肃穆,他们认得此人身上的衣服,这是一种崇高的象征。
  军绿色的军服上面绣着一只猛虎,锃亮的军靴,一尘不染,此人身躯亦是挺拔威武,眸光锐利透着淡淡煞气。
  “感谢诸位大人前来见礼,天策战神有请诸位!”淡漠的声音自整个机场响彻起来。
  当说出这句话的时刻,站在下面的这群高级指挥官皆是一愣。
  他们没想到天策战神会主动邀请他们觐见,跟以往的传闻太过不同,多少有点声音出来。
  威严的眸光透着压力,此人好歹不济也是正二品官员,比他们都要高出一等。
  尊卑有别,自然是要表现出恭敬的态度。
  更多应该敬畏的,当属他背后的那位才是。
  “既然战神让我们上去,自然是要去的,抓紧时间吧。”
  站在最前面的一名少将军突然开口,他是此行中军职最高的,正三品大员,南江府禁军最高指挥官。
  本来州战区的高级指挥官应该前来,不知为何,他们全部不能到来,最后只能是他带队。
  “天策战神今日为何……”
  “不知,总感觉战神此次南下目的不纯。”
  “别说了,这种事情可不是我们能够议论的。”
  “战神,他们到底是什么意思?”左护卫苍穹传完话已经回到飞机里面,此刻正在叶天策旁边。
  “本部的人不敢这样,州战区的人也不敢如此,但是白玄衣就不一样了。”叶天策坐在那里轻笑一声,并不在意。
  当时南下的时候,他是直接飞往南华府,本部的人都不知道,但是这次飞南华府不一样。
  他总感觉这里面有事儿,只是具体不知在哪里,毕竟有些事情不是他能够知道的。
  “是,吴将军!”旁边的人也不敢掉以轻心,直接跟着他走上专机。
  ————————
  仅仅是南华刑部的事情,已经算是一次重大牵扯。
  白玄衣定然有所行动,南江府的这场接机就是下马威中的一个。
  但是,叶天策可有将放在心上吗?
  他大费周章的调动孙九命南下,搞得本部人尽数皆知。
  南华刑部被督察院直接翻了个底朝天,白玄衣如何不知?
  叶天策南下,和他的恩怨亦是有所堆积。
  ————————
  还是那辆独特的红旗车,只不过这次是行驶在南江府的街道。
  车中,坐在后座上的叶天策神色平静,眸光中流露着怀念。
  飞机上发生了什么事情,无人知道,但是参加过今天这场接机事件的高级指挥官,对于此事闭口不提。
  至于具体原因,恐怕只有寥寥数人清楚。
  只有一点可以猜测到,这件事情,牵扯到两大战神。
  放心大哥,我一定守护好你留下来的江氏唯一血脉。
  他在心中喃喃自语,下定的决心。
  姜家,若是姜晓雯和江念雯出事,本战神屠尽你九族!
  记得第一次来南江府的时候,还是十四面前,那个时候自己整十岁。
  义父义母以及大哥一同陪同而来,但是十四年后,大哥他们却已经……
  想到这里,心中不免有些伤感……
  其实战神心存愧疚,对于整个江氏的愧疚。
  内务府的奏章延迟一日,这背后定然有所猫腻,而江氏,知道跟自己有关系的人,应该只有寥寥数人。
  越是进行深究,越是发现事情不简单。
  “苍穹,通知一下孙九命吧。”叶天策望着车窗外的行人和车流,轻声说道。
  “是。”苍穹点头。
  他知道战神此行目的应该是姜晓雯母女,这几日来,战神为了整个江氏所做的事情,他都一一看在眼里。
  或许……战神此行就不应该入京述职。
  那车辆经过两个小时行驶,停在南江府幼儿园前面。
  红旗车后座上的玻璃慢悠悠的下来,那张脸庞深邃的眼神落在这栋建筑里面。
  其中牵扯到的,可能与四大皇族也有所关系。
  江氏破灭,不仅仅是简单的地方势力吞并那么简单,背后肯定另有主谋。
  主谋是何人现在还没有调查清楚,但是有一点,肯定跟水深似海的京都有关。
  一个真正的上位者!
  注定孤独的存在!
  “我已经不是当年的热血少年了。”叶天策再次开口,呢喃中透着别样的意味。
  “这孩子就是在这里上学吗?”叶天策低声喃喃自语,有种说不出的感情。
  苍穹不敢加以猜测,这是一代战神,自然不会流露出真实感情,即便是他,跟随这么久,有时候也要畏惧的。
  这就是上位者!
  也或许会懦弱无能,远远的观望!
  战神……一个至高无上的存在!
  他能做的,只有守护!
  苍穹眼神闪烁,他不懂,真的不懂这句话。
  战神这句话里面到底是有什么意思在里面。
  热血少年或许会冲进去,将大哥的血脉带走……
  这就是天策战神!
  他把所有的部下都当做兄弟!
  可是,他从来没有说出来过!
  守护该守护的人!
  “战神,我马上派天策亲卫前来。”苍穹认真的开口。
  “不必了,今天……我是江念雯的伯父,而你,是我过命的兄弟,我们来看她们了。”叶天策突然说出这样的话,驾驶座上的苍穹肩膀抖动,手指紧紧握住方向盘。
  我认准的事情!
  这是他话中的潜台词,苍穹不敢相信,有朝一日,天策战神会说出这样的话语。
  这是对他的承认!
  但是今天却表达出来,这样的情绪,是多么热烈的。
  你……苍穹!
  是我叶天策的过命兄弟!
  比一切都高贵,那是所有禁军的骄傲!
  车门打开,细雨蒙蒙,雾气缭绕。
  一身军绿色风衣的叶天策站在那里,手里抽着特供熊猫香烟,一顶黑伞,苍穹立足于身旁。
  被苍穹认为一种至高无上的荣誉,甚至比自己的性命还重要的东西!
  东、南、西、北四境,所属禁军各自尊他们的境主,为信仰!
  那是所有禁军心头的信仰和生命!
  “是啊,现在错和不错已经不重要了,大哥留在这儿世上的东西已经不多了,我能做的,就是为他守护好剩下的一切,竭尽所能。”捏着香烟的手指不知何时已经用力,声音也是低沉。
  他在等!
  等这个只有照片上见过的小女孩儿。
  “苍穹,你说大哥有错吗?”叶天策昂着头,深吸一口,吐出烟雾道。
  被问这句话的时候,他微微一愣,有点疑惑,他完全不知道叶天策这话的意思。
  “大哥……或许有错,或许没错。”沉吟片刻,他说出一个含糊不清的回答。
  此刻,一辆红色的法拉利出现在幼儿园门口,吸引不少眼球。
  诸多的家长搭着雨伞等着孩子出现,那法拉利里面走出来的那位年轻貌美的女人也不例外。
  手里撑着一把粉色雨伞,端庄优雅,魅力四射,让人忍不住多看几眼,叶天策自人群一眼便能看到她。
  那是大哥留下来的唯一子嗣!
  下午四点半,幼儿园开始放学。
  大量的萝卜头鱼贯而出,每一个脸上都洋溢着青春的笑脸,纯真的天性。
  清秀的女老师和那姜晓雯说了些许话,才送她们母女离开,等到那辆法拉利消失在他们视野中时,叶天策收回眸光。
  “嗯,看着吧。”叶天策点头。
  等了许久以后,人群基本散尽,一个瓷娃娃一般的小姑娘,乖巧巧的跟在一名清秀女老师后面,牵着小手,手里拿着一把小粉红的雨伞。
  身后的苍穹小声道:“战神,这位就是姜晓雯。”
  “走吧,今晚去姜家……”
  红旗车再此启动……